“既然硬體已是初有小成,是時候練碎石掌了。然後就找個機會去試煉場練練手!順便讓粘球去吸點精血,這樣修煉也可以快一點。”說完,周凡就找了棵粗壯的樹木,周凡將體內那一點點靈力按照功法所講運轉一週,然後凝聚在雙掌猛的轟出,打在那樹木之上,隻是這個威力真的是有點尷尬,僅僅隻是在樹上留下一個淺淺的掌印。周凡看著自己的成果自言自語道:“哎!真想快點到修靈者,到那時開辟了丹田儲存靈力,這碎石掌威力肯定更加巨大。”隨後周凡也不想太多,一掌接一掌的打在樹乾上。汗水也漸漸浸透了周凡的衣衫。他筋脈裡那點靈力也是不斷減少,然後枯竭。這時周凡就會休息一下,恢複靈力,等靈力差不多充裕了又開始練習,這樣日複一日地不知疲倦地練習。

皇天不負有心人,半月之後碎石掌也掌握得差不多了。周凡一掌發力,轟擊在前麵一塊石頭上,隻聽得“轟”,石塊應聲炸裂。威力已是不小。

經曆了一個半月的苦修,這兩項功法已是小成。當週凡把這些告訴周初薇時,周初薇也是嚇了一跳,當初她有一位師兄最開始也是練的這兩項功法,練整整四個月才小成,現在周凡竟把時間縮短了一半不止。但是周初薇也知道這種速度的背後周凡到底付出了多少。練硬體時看著周凡渾身是傷,天天泡在藥水裡。練碎石掌時,那手掌已經是血肉模糊。看得周初薇心裡一陣陣疼痛。周初薇是個孤兒,由於天賦不錯,在很小的時候被一位長老帶入宗門,可以說周初薇是冇有一個親人的,而周凡的出現,真的讓她感覺自己多了個弟弟,她將自己所有的感情全部投給了周凡。周凡是周初薇看到過修煉最努力的,心無旁騖,一心修煉。

“初薇姐姐,現在我能不能去試煉場去練習一下,也好將這兩種功法融彙貫通。”周凡有點緊張的看著周初薇,他知道因為之前的事情,周初薇對他去試煉場的問題比較敏感。

“哎,阿凡成長得如此之快,那姐姐我也冇道理限製你,去吧。但是要保護好自己,遇到危險就捏碎這玉符。還有就是不要去試煉場核心區域,裡麵有些二階三階靈獸十分危險!”周初薇一邊說一邊將那玉符塞給了周凡,這也算是一道預防措施,讓她第一時間得到周凡危險的訊息。之後她又說了不少注意事項,包括那些靈獸的基本資訊。這些周凡自然是牢記在心。

得到周初薇的允許和準備了點乾糧後,周凡朝試煉場走去。他準備先在外圍遊蕩,拿那些普通野獸練練手,然後再深入到內部與一階靈獸對決。但是核心部位就會去了,因為那是在找死,要是遇到二階靈獸,周凡基本就死翹翹了。

周凡進入了這茂密的叢林之中,周凡一直在尋找野獸的存在。可現在這些野獸就好像在和周凡捉迷藏,就是不出來。就這樣周凡找了近三個小時,終於在前方的一條小溪中看到了一隻棕熊。“哈哈!不錯,棕熊可是防禦力和攻擊力都十分強悍的存在!”此時的周凡死死地看著棕熊,極為興奮。然後周凡就繞到一個棕熊的視覺死角全速飛奔過去,雙手凝聚靈力,“啊!碎石掌!”周凡大吼一聲,雙手呈掌形,靈力十分凝實,一看威力就不小。就在眼看就要轟擊在棕熊背部時,棕熊竟然也是迅速轉身抬起了爪子。但是周凡由於用出了全力,現在收手已是不可能的了。“冇辦法,硬抗這一下吧!”周凡心想。在周凡的碎石掌落在棕熊身上時,那巨大的棕熊掌也落在了周凡後背之上。周凡被這巨大的力量一下轟在小溪裡,他身體裡一片翻騰,但也冇什麼大事,隻是後背出現了一個紅色掌印。當週凡從水裡站起來看向那棕熊時發現那棕熊已經倒在血泊隻中。走進纔看清楚,那棕熊口裡不斷冒著血液,但是還冇有死透,還可以聽到棕熊在發出一絲哀嚎。“我來!彆浪費了!”嗜血魔獸的聲音在腦海中響起。然後就從周凡的手臂裡滲出一些血液與那棕熊鏈接起來,那棕熊瞬間就乾癟下去。周凡頓時又感受到了那澎湃的力量。“小主,我的這噬血的力量你可以自己使用,但缺點是,這種力量必須在我冇有休眠時纔可以頻繁使用,因為隻有我纔可以徹底地清理那血液中的垃圾和怨氣並且煉化成精血化為己用。而如果小主大量吸收外界大量血液那小主極有可能會中血毒,還可能會被血液中的怨氣操控,走火入魔。”嗜血魔獸用嚴肅的語氣說道。“隨著小主實力的提升,我的大部分能力小主都將掌握。但是都不能頻繁使用!”嗜血魔獸緊接著說道。

“哦!知道了!粘球,我會牢記的。”周凡認真地說道,他可不會拿自己的身體開玩笑。隨後,嗜血魔獸也就把使用方法告訴了周凡。

從粘球也就是嗜血魔獸的話可以得出,它的能力隻要有靈力支撐而且是在嗜血魔獸未處於休眠狀態下使用,那麼,這些能力是不限次數的,但如果是周凡是在嗜血魔獸休眠的情況下使用,次數自然是越少越好。

“硬體功防禦力居然這麼強!碎石掌差不多一掌打死防禦力強悍的棕熊!我感覺對戰一階靈獸我肯定可以贏啊!”這時的周凡也是十分高興的!“少主還不要這麼高興,一階靈獸實力堪比修靈者境界的強者,以小主現在這煉體四階的實力恐怕還是有難度啊!”嗜血魔獸此時提醒道。

得到了嗜血魔獸粘球的提醒,周凡也不在那麼興奮了,因為剛剛也冇有多少消耗,就朝著試煉場更深處走去。

不一會就找到一隻岩鼠,雖說是鼠類但卻有與狼一般大小的體形,獨居靈獸,而且以攻擊與速度著稱,因為長期生活在岩石下或者石縫中所以叫岩鼠。這靈獸食肉,所以極具攻擊性,而且現在周凡也算是在它領地範圍內。周凡也不做停留,立馬就是一個碎石掌碎石掌打過去。而那岩鼠輕輕一閃就躲過去了,周凡一掌擊空,隨後變幻手形,單手撐地,將腿踢向那岩鼠。岩鼠也不躲不避,一口咬在周凡腳上。“嘰嘰嘰”岩鼠頓時叫了幾聲,由於周凡的硬體防禦力在那岩鼠的咬合力之上,岩鼠一口竟然冇有咬進周凡的皮肉之內。岩鼠硬抗一腳,被甩在遠處,而周凡站穩之後馬上就一個箭步逼近那倒地的岩鼠。岩鼠馬上翻身躲開,與周凡打消耗戰。之後周凡也是屢次發動攻擊不中,靈力也已經消耗殆儘了。就在此時,那岩鼠趁周凡疲憊之際猛然起跳,直逼周凡的脖子。此時如果給那岩鼠咬中了,那必死無疑。周凡也算是反應快,一隻手擋在脖子處,一手凝結那體內最後的靈力。當岩鼠咬中周凡的左手,周凡竟然不顧疼痛,用力抓著那岩鼠下顎。然後右手對岩鼠腹部打出碎石掌。一掌擊飛岩鼠。此時的岩鼠已經死了,而周凡的左手斷了兩根指骨。也算是有驚無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