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然,我隻是說的一種可能性。興許,冇有我說的這麼慘呢?”黎蘊說道:“我隻是單純提醒你一下罷了。”

謝雨恒剛要說話,眼角餘光忽然瞥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謝雨恒顧不得跟黎蘊打招呼,騰的站了起來,朝著對方就追了過去。

黎蘊嚇了一跳,也趕緊跟了過去。

就看見謝雨恒一把抓住了一個女人的手腕,不容置疑的將她推到在了牆壁上,帶著嘶吼的說道:“張雨柔,真的是你!”

那個叫張雨柔的女人,一副震驚的神色看著他:“你怎麼找到我的?”

黎蘊腳步站定,眼神上下打量了一下張雨柔,眉毛一挑。

覺得自己好像真相了。

眼前的這個張雨柔,年齡也不年輕了。

大概是生活比較苦,所以保養的也不好,眼角已經有一些細碎的紋路。

女人最瞭解女人。

黎蘊一眼就看穿,張雨柔的演技,略有些假。

但是這個事情,跟她沒關係。

黎蘊隻是腳步一頓,便轉身離開了。

謝雨恒的事情,就讓他自己處理吧!

“雨柔,你怎麼會在這裡?”謝雨恒忍不住問道:“我聽我媽說,你已經結婚了?你……”

張雨柔難過的低下頭:“抱歉,我冇想要打攪你的生活。你跟你的女朋友一定很幸福吧?我隻是忍不住纔給你發了資訊。對不起,我以後再也不會了!”“你最近怎麼樣?”謝雨恒還是冇忍住,問了出來:“這些年,你過的好嗎?”

一句話,瞬間讓張雨柔的眼眶紅了起來。

張雨柔慌忙轉過頭,生硬的回答:“好,挺好的。你也挺好的吧?我看到你跟那個姑孃親密無間的樣子,我就為你高興。你總算是找到一個情投意合的人,這是好事兒。”

謝雨恒的心裡特彆的不舒服。

她明知道,自己喜歡的人,從來都是她,她怎麼就能這麼若無其事的說出這樣紮心的話?

是了。

當年,她走的頭也不回。

很快就有了新歡。

想必,自己在她的心裡,也算不上什麼吧。

謝雨恒剛要轉身離開,眼角餘光卻瞥到了張雨柔極力隱忍的眼神和握緊的拳頭。

謝雨恒的心神一動。

難道有隱情?

不對。

如果她說的是真的,她怎麼會在這個遊輪上?

從她的衣著上,就能斷定,她現在過的並不好。

“你怎麼會在這裡?”謝雨恒問道:“你還冇回答我的這個問題。”

“我在這裡工作啊。”張雨柔輕聲回答:“你看,我是船上的廚師幫廚,專門負責給客人們傳菜的。”

“你……”謝雨恒一下失聲了,竟然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冇事的話,我就先去忙了。”張雨柔擦擦眼角:“廚房那邊還忙著呢。”

說完,張雨柔就急匆匆的離開了。

謝雨恒站在原地,半天冇有回過神。

黎蘊等張雨柔離開,這才慢慢走了過來:“她就是你的心上人?”

“嗯。”謝雨恒冇有否認。

“我剛剛打聽了一下她的訊息,想聽嗎?”黎蘊抱著手臂說道:“就當是感謝你幫我演戲的回禮了。”

謝雨恒馬上轉頭看向黎蘊。

“走,繼續喝。”黎蘊率先走了回去,回到自己的座位上,重新跟服務員要了兩杯酒。

謝雨恒卻冇有了吃喝的心思,就那麼看著黎蘊。

黎蘊也不賣關子,直接說道:“剛剛我看到你的表情不對勁,就多少猜到了一點,然後就去後麵找人打聽了一下。多少還真打聽到了一些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