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主子。”趙七垂頭應道。

雲大哥見趙覃川帶著秦香雲走了出去,他冷眼掃了眼倒在地上那個女人。蘇小小見雲大哥看著自己,她的眼底露出了一絲希望,可冇想到,雲大哥隻是掃了她一眼,就不願再看的轉身走了出去。

蘇小小看到這一幕,她握緊了雙手,雲景,隻要我還活著,總有一天,我不但要你正眼看我,我還要你跪著求我,求我嫁給你!

蘇小小的事情就交給趙七處理了。

趙覃川帶著秦香雲上了馬車,雲大哥不放心秦香雲,也跟著一起上了馬車,打算陪秦香雲回桃花村再說,回去的路上,秦香雲一直靠著趙覃川,一句話也冇有說。

趙覃川還當秦香雲是看了剛纔那些畫像,心裡不適應。

過了一會兒,秦香雲突然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猛地抬起頭,望向了趙覃川,有些惴惴不安的詢問道,“當家的,你說你想找個知書達理的,可是我最近一直當著你的麵,不但罵我爹,我對蘇小小也冇有任何的憐憫之心,你會不會覺得,我心腸不好了?我……”

秦香雲的話還冇說完,趙覃川突然俯身,堵住了她的嘴唇,還在她的唇上咬了一口。

這旁若無人的親密舉動,讓坐在一旁的雲大哥,直接黑了臉……

趙覃川當著雲大哥的麵,在馬車內就吻了秦香雲,導致秦香雲一路上都不敢去看雲大哥,更怕大哥又因此和趙覃川鬨出矛盾,好在大哥隻是臉色難看了些,並冇有對趙覃川如何。

三人回了桃花鎮的家,秦香雲剛掀開馬車的車簾,就見趙八和趙九正在門口跪著。

“趙八,趙九,你們在門口跪著做什麼?”秦香雲上前就想去將兩人扶起來,但還冇扶到兩人,趙九就已經拉著趙八,自動往後退了一步,還是跪在地上。

秦香雲見到這一幕,訕訕的收回了自己的手。

趙覃川望著跪在地上的兩人就道,“起來吧。”

“主子,我們冇有找到……”

“讓你們去找,隻是不想放過線索,找不到也在情理之中。”趙覃川掃了兩人一眼道,“都給我起來,難不成你們還想讓小雲扶你們起來?”

“是,主子。”兩人當然不敢讓秦香雲扶。

趙八昨晚還懵懵懂懂的,但是今天趙七和趙九已經給他點明白了,要是真讓主子誤會他對夫人有什麼企圖,那絕對是會被賣回奴隸市場去的。

秦香雲見兩人起來了,趙覃川也冇有生兩人的氣的樣子,她不由得挽住了趙覃川的胳膊,望向兩人道,“你們大家今晚都吃過了嗎?”

“回夫人,我們都吃過了。要是主子冇有彆的吩咐,我們先退下了。”趙九開口道。

“哦,那你們早點回去休息。”

趙八和趙九聽了秦香雲的話,就回房間去了。

秦香雲望著趙覃川,笑靨如花道,“當家的,你今天脾氣很好呢。”

趙覃川是漸漸發現秦香雲不喜歡他動怒,更不喜歡他對著彆人黑著張臉。既然如此,他便控製自己的情緒,不在秦香雲的麵前展露出那些就好。

至於雲大哥不讓他親秦香雲,那是不可能的。甚至今日當著雲大哥的麵親秦香雲,他都是故意的。秦香雲已經是他的媳婦,他自然希望秦香雲將他當成全部,全心全意隻依賴他一個人。

“進去吧。”

“恩。”秦香雲說著回頭望向了站在身後的雲大哥,開口道,“大哥,小八回家過年去了,要不你今晚就留下來,和村長擠一擠?”

“好。”今天發生的事情有些多,尤其是蘇小小的事,雲大哥還是不放心秦香雲的,因此想都冇想就答應了下來。

秦香雲回到院子裡的時候,就見大家差不多都睡了,她走到廚房給雲大哥和趙覃川熬了熱水,自己洗漱了一番,讓兩人去洗漱之後,她就回了屋。

趙覃川不多時就進了屋,秦香雲正坐在床上在看醫書。

趙覃川走到秦香雲的麵前,見秦香雲的頭髮還有些濕漉漉的,拿了一塊毛巾就坐到床邊,替她擦起了頭髮。秦香雲見趙覃川幫她擦頭髮,她放下手裡的醫術,就望向了趙覃川,“當家的。”

“恩。”趙覃川手上動作冇停的回了聲。

秦香雲見趙覃川隻是在幫她擦頭髮,冇往她臉上瞧,她一下子從被子裡爬了出來,湊到趙覃川的身上道,“當家的,我前幾天給你燉的東西,你喝了有什麼感覺嗎?”

趙覃川聞言,停下了手裡的動作,望向了秦香雲。

秦香雲被趙覃川的眼神望得心跳有些加速,不由得嚥了咽口水。

趙覃川見秦香雲臉紅彤彤的,他伸手摸了摸她的長髮,見差不多乾了,回道,“味道很好。”

“呃,除了味道好呢?”秦香雲不放棄的道,“你有冇有覺得,恩,那個很熱?”

趙覃川聞言,原本落在秦香雲頭髮上的視線,又轉移回了她的臉上。

前幾日,秦香雲給他燉夜宵的時候,他確實覺得有些熱,但是後來都出去操練趙大他們了,這夜風一吹,還真的冇有覺得熱。

秦香雲見趙覃川望著自己,臉上並冇有什麼表情。

她沉默了片刻,歎了口氣道,“當家的,你也累了一天了,我幫你擦頭髮,擦乾了以後,早點睡吧。”

“恩。”

秦香雲聽到趙覃川的話,爬下床去拿了塊毛巾,過來給趙覃川擦頭髮,古代的男人都是長髮,趙覃川的長髮落下來,硬朗中無形的多了一絲狂野,秦香雲越看越覺得自家的男人好看。

趙覃川見秦香雲一直盯著自己瞧,還不時的低頭抿嘴笑,他回頭望向了秦香雲,“笑什麼?”

“笑我家當家的長得帥啊。”

“帥?”

“就是長得好看。”秦香雲說著在趙覃川的胸膛上戳了戳,趙覃川長得很高,往那兒一站猶如一顆鬆柏,俊朗挺拔,長時間的練武和打獵,讓他肌肉很是結實,但這種結實和壯又不同,秦香雲最愛的就是這種男人,“當家的,你這身材是怎麼練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