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嗯。有關,有很大關聯,懂了嗎?全都給我上點心。”蕭千羽伸手戳了戳飛哥的太陽穴。

“放心,W組織也是我們最大的敵人。蕭少,有任何動靜我馬上聯絡您。”飛哥保證道。

“我先走了。保持聯絡。”

蕭千羽在兩排黑衣人恭敬的目送之下離開。

蕭家在幫派組織上的地位形同鼻祖,無人可以替代。

離開後,蕭千羽驅車來到一處偏僻的公寓。

他已經找到了秦九最近租住的地點。

雖然花費了一些時間,但他也不是省油的燈,總算還是找到了她的蹤跡。

以前秦九不需要在外麵租房子,因為她總是住在夜色酒吧。他曾經想送她無數套房子,彆墅,度假村,鑰匙都親手放到她的手裡,可惜她都不要。

身無長物,來去無蹤,是秦九最大的特點。

所以,纔會讓他有種根本抓不住她的感覺。

生怕某一天,下一刻,她就會突然失去聯絡。再也找不到。

這幾天秦九離開夜色酒吧不知所蹤,肯定下決心要單獨處理某些事情,或者她租住的地點,是為了秘密監控某處,或者某人,否則她不會這樣。

蕭千羽來到秦九的公寓前,敲了敲門。

少刻,秦九出來開門。

她穿著黑色絲質長裙,長髮披散未曾梳理。

整個人看起來性感至極。

蕭千羽一陣子見不到她,想得都快渾身炸裂,他一天都不能冇有她。

此刻看到她,他屏住呼吸,驚豔的眸光一直在她身上流連。

秦九後退一步,讓蕭千羽進屋,然後她反手關上門。

“你怎麼找到這裡?不是說好了,近期不要聯絡,等我覺得安全的時候,我會主動聯絡你。”秦九不悅地皺眉。

蕭千羽本想直接問她,到底捲入了什麼事。

可看到日思夜想的人兒站在眼前,再多的話,隻化作一句,“我想你。都快想瘋了。”

秦九皺了皺眉。

她看了看手腕上的表,“你有四十分鐘時間,四十分鐘後,我有事要出去。”

說完,她當著蕭千羽的麵,脫下自己黑絲長裙。

完美性感的身軀,赤果果暴露在蕭千羽的麵前。

令蕭千羽倒吸一口冷氣,雖然見過無數次,可每次見到,他都會為她迷醉,太美了,太魅惑,根本無法抵擋她的魅力。

可是,他醒了醒神。

她什麼意思?

他不可置信地看著她,“你什麼意思?你知道我花了多少功夫才找到你?就是為了找你睡覺?在你心裡,我就是這樣的人?”

他簡直氣瘋了。

她難道覺得,他除了精蟲上腦,想要睡她,就冇有彆的重要事情?!

秦九淡淡瞥了他一眼,用腳尖勾起長裙,“哦,你不要?”

她撿起衣服準備穿回去。

蕭千羽氣得直咬牙,“要!”

下一秒,他已經將她壓上門板,火熱的吻上她。他哪裡能夠抵擋她的魅力,看到她脫衣的那一刻,他的理智已經消失。連他來的目的,想要說什麼都忘了。

隻剩下瘋狂地想要她。

他被她拿捏得死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