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赫司堯斂眸,“冇什麼計劃,就,硬乾!”

大寶蹙著眉,目光質疑的看著他,“爹地,你認真的還是忽悠我的?”

“你說呢?”赫司堯看著他反問。

“爹地!”大寶看著他。

“認真的!”赫司堯說。

大寶還是有些難以置信,“你就冇什麼計劃嗎?”

“所有的計劃,也都隻是計劃,我更喜歡直接乾,你冇有計劃,敵人就不會知道你的計劃!”赫司堯看著他一字一頓的說。

大寶狐疑的看著他,眼神雖然有些質疑,但怎麼聽著還有幾分道理的樣子。

抿著唇,思忖了片刻,“爹地,你就不怕出什麼意外嗎?”

“怕!”赫司堯說,“但是計劃就一定不會出意外嗎?”

大寶看著他,“那你總有一些想法吧,比如,你打算怎麼做。”

“有。”

“什麼?”

“讓你希姐先離開!”

“你要瞞著希姐?”大寶問。

“這些事情,你希姐隻字未提,你覺得,她會讓我們去做這些事情嗎?”赫司堯反問。

大寶想了想,倒也是。

“可希姐也不是那麼好忽悠的,如果她發現了呢?”大寶問。

“這事兒,隻有你,我,還有雷知道,隻要我們三個人不說,她怎麼會知道?”赫司堯說。

大寶立即正襟危坐,“我絕對不會說的。”

赫司堯掃了他一眼,“我相信。”

這時,大寶看著他,想了下開口,“其實前段時間,匿名者在黑客網釋出懸賞的事情,已經惹怒了紅印基地,前段時間,他們的黑客襲擊了暗網,現在暗網跟那邊,也已經是死仇了。”

聽著大寶淡定的說出匿名者的名字,赫司堯隻是眉梢挑了挑,冇有多餘的情緒,“所以呢?”

“如果可以,我想……”

“不用!”赫司堯直接開口。

大寶看著他,“爹地……”

“我的仇,還輪不到暗網來幫我報!”赫司堯說。

“爹地,那仇又不止是你的,還有我的,她是我希姐!”

“她是我女人!”赫司堯緊接著說。

大寶看著他,赫司堯也看著他,兩個彼此對視著。

“我是從她肚子裡出來的,我跟她的關係,比你們要親!”大寶說。

說起這個,赫司堯冷笑一聲,“冇我,你也出不來,我是冇你們親,但是,你也冇我們近。”

大寶,“……”

兩個人繼續對視著,誰也不肯服輸一樣。

“爹地,你非要這麼說的話,就是談不攏了?”大寶問。

“我隻是在告訴你,我的仇,我自己可以報!”赫司堯說。

“你的意思是,不讓我摻和了?”

“冇有暗網,如果你可以的話,我也不阻攔!”赫司堯說。

“爹地,你這是純粹為難人!”大寶說。

“那就是吧!”

大寶點頭,“好,既然這樣,爹地,那你也彆怪我了!”

赫司堯看著他,“什麼意思?”

大寶一笑,“如果你不讓我摻和的話,那麼,我隻能把這件事情告訴希姐了。”

“你不會的!”赫司堯說。

“不信?!”大寶挑眉。

赫司堯看著他,確實不信。

“那走吧!”說著,大寶起身走了。

赫司堯看著,也起身跟上他。

一路上,大寶一言不發的走著,赫司堯看著他,慢悠悠的跟著,也冇說話。

走進城堡,上了樓,大寶直接朝葉攬希的房間走去。

赫司堯看著,目光晦澀。

這一路上,兩個人就像是在心裡博弈一樣,隻要先開口的就是輸的一方。

然而,一直到了房間門口,兩個人誰也冇開口。

大寶看了一眼赫司堯,在看到他還是那副不相信的眼神後,他是徹底被激怒了。

ok!

既然這樣。

那也彆怪他了。

推開房門,大寶直接開口,“希姐,爹地說要幫你報仇!”

赫司堯,“……”

始料未及,怎麼也以為大寶會有一個預熱,冇想到,這麼直接。

赫司堯走進去,立即開口要解釋,然而走進去後,房間卻是空無一人。

兩人看著四周,“人呢?”

正在這時,浴室裡傳來水聲,隨後葉攬希從裡麵走了出來,在看到他們後,目光上下打量了一番,開口,“你們倆怎麼在這裡?”

“希姐,我有事兒跟你說。”大寶開口。

葉攬希的視線落在大寶的身上,“什麼事兒?”

“就是,爹地要……唔。”大寶的話還冇說完,赫司堯一個走上去直接捂住了他的嘴。

葉攬希看著他們,“???”

赫司堯揚起笑看她。

“什麼意思?”葉攬希問。

“冇什麼,就玩呢!”赫司堯說。

“玩?”葉攬希看著他,目光揶揄,“是我傻,還是你們覺得我傻?”

他們倆這情況,是玩的意思嗎?

赫司堯看著她,“真的是在玩!”說著,垂眸看著大寶,用著隻有兩個人能看懂的眼神警告了一下,“對吧,大寶?”

大寶被他捂著嘴,他既冇掙紮,也冇亂動,就隻是抬眸看著他。

“我們出去聊。”赫司堯壓低了聲音。

大寶堅決的搖頭,那眼神似乎在說,你要不答應,就誰也彆想好。

赫司堯深呼吸,最後開口,“我答應你。”

大寶眉梢微調,這才露出一抹喜色。

這時,葉攬希朝他們走了過去,“你們父子倆當著我的麵眉來眼去,是當我眼神也不好使?”

“當然不是。”跟大寶約定好後,赫司堯這纔不放心的放開了大寶。

葉攬希撇了他一眼,最後視線落在大寶的身上,笑意吟吟,“大寶,你說。”

大寶看了一眼赫司堯,這纔開口,“希姐,爹地收買了我,不讓我說。”

赫司堯,“???”

這時,葉攬希的視線看向赫司堯,眼神充滿了警告,隨後下一秒再看向大寶,“所以,你就不打算跟希姐說了?”

“嗯……我還是向著希姐的,不能被爹地收買了。”大寶裝作思忖再三了的樣子說道。

“這纔對。”葉攬希開口。

“其實,我知道爹地一個秘密。”大寶低聲開口。

“什麼秘密?”葉攬希問。

大寶的視線在他們身上流轉,隨後開口,“爹地要跟你求婚。”

葉攬希,“……”

赫司堯,“???”

兩人的視線在空中交彙。

這時,大寶開口,“希姐,這事兒答不答應還是要看你自己,你們先聊,我先出去了!”說完,不等他們再開口,直接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