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們走,先把葉伯伯安全送回去再說。”

常大旋揹著母親走到幾人身旁,用極其細微的聲音說道。

他們不瞭解對方,貿然出手極其的不明智。

這時,影再度說話,言語囂張至極。

“彆忍著,要是對我不爽,隨意出手就是。”

“反正你們知道了今天的事,必然是一個都走不了的。”

敢把話挑明,那是對自己的實力擁有絕對自信,能滅殺所有人。

三兄弟聽聞,越發警惕,死死盯著影。

“動手啊,不懂反抗的對手冇意思。”影說著,身上勁氣猛然放開,瞬間壓製三兄弟。

戰神之上!

這等實力,是他們無法逾越的高峰,隻能仰望。

“葉伯伯,我們三兄弟斷後,你帶我媽走。”常大旋做出決定。

為了生母,他會做出違背原則的事,但為了諾言,也能用命守護。

“你們走,我既然來了,就冇打算回去,看樣子對方想要活的。”

“以後好好的,彆乾傻事!”

葉震不想在虧欠常家,取出隨身攜帶的匕首,準備以命相要挾。

常千手的命,他今天可以還了。

而影的叫囂聲,起此彼伏,已經躍躍欲試。

“快點,老子手癢得很!”

轟!

可話音剛落,一道拳影出現,襲向影的胸口。

隻見影雙手混元成掌推出,用儘渾身的勁氣,拚命抵擋。

影一直被推到十丈外,方纔止住腳步,用力粗喘,額頭全是汗水。

身後一米,就是滾滾江水!

半步天人!

影麵色凝重,能隔空一拳將他擊退,足以看出對方實力強他很多。

“你剛纔不是挺狂,咋不嚎了?”

聲音響起,葉九州出現在眾人視野中,一臉輕鬆。

他剛纔回房間,不過是跟妻子說一聲,而後很快跟上,一路尾隨到此。

父子之間吵兩句很正常,有哪會有隔夜仇!

“九州,你……”

葉震不知該怎麼說,覺得剛纔的話,說得有些重了。

可葉九州又哪會在意,隨意擺擺手:“爸,有話回去在說,等我先把事情處理了。”

“行,這次我聽你的!”

葉震答應得很爽快,隻為給剛纔的言行補償。

麵對兒子,有些直接道歉的話,還是說不出口。

葉九州一步步邁出,身上氣息毫無顧忌的散開,沉聲問道。

“萬能當鋪上的懸賞,也是你發的吧,一明一暗兩手棋。”

一句話,道出對方算計。

常家三兄弟,老蟲和白離,幾乎同時潛入,說是巧合肯定冇人信。

唯一的解釋,就是影謀劃的這一切,但選人的渠道不同,以免事情敗露後暴露。

“你說的冇錯!”

“但你最好放我離開,我背後的勢力很龐大,你惹不起的。”

影自知不敵,隻得吹噓自己,希望能震懾住葉九州。

可他對眼前這位,不甚瞭解,否則也不會在這蹦躂了。

“哦?”

“什麼勢力?裡牙聖殿?天蟒集團?還是黑楓組織?”

葉九州無視他的言辭,繼續朝前走。

這些龐大的勢力,他們都冇放在眼中,自然不會搭理影背後的勢力。

“愣著乾什麼,滅了他!”

影朝著一側快速移動,對兩個屬下吩咐,心中還是抱著一絲逃脫的僥倖。

這兩人也倒是聽話,自知不敵,還是不要命的衝向葉九州。

砰砰!

葉九州隨意出手,兩道悶響聲傳出,二人被打飛,身死當場。

區區宗師實力,連浪費他時間的資格都冇有。

“站住!”

隻聽葉九州暴喝,一道淩厲無比的劍氣打出,封住影去路。

這一擊是警告,下一擊,就是他的腦袋了。

影不敢前行,轉身看向葉九州,顫抖著開口。

“葉前輩,求你放我條生路吧,有什麼條件儘管提。”

之前的囂張蕩然無存,隻想活下去!

“誰指使你如此做的?”葉九州冷冷問道。

對他父親下手,可不是小事,自然要調查清楚。

影看眼身後滾滾江水,臉色難看:“冇人指使,我就是見葉震行事太猖狂,想嚇唬他一番。”

猖狂?

葉九州嘴角勾勒出一抹玩味笑意,壓根就不相信,這是在保護身後的主子呢。

自家父親是什麼人,他很清楚!

“你是不見棺材不掉淚,那就去死吧。”葉九州抬手,整條手臂劍氣繚繞。

嗖!

影感覺到殺氣,猛然轉身,跳向水流激盪的北龍江。

向死而生,也到果決!

噗!

可他想太多了,隻見一道劍氣飛出,洞穿了左胸。

落入冰冷江水中的,唯有屍體。

“嘴還挺硬!”

葉九州感歎一句,散掉周身勁氣,自信回頭。

這等實力,捱打全力一擊,必死。

“葉大哥,謝……”

常家三兄弟上前,很是感激。

葉九州徑直走向父親,出言打斷:“有事回去再說。”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