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卿一噎,她突然想起好像之前確實說過不想公開的話來。

司穆言眉梢輕挑,“冇話說了?”

她略顯尷尬,當初說不讓公開的是她,現在想公開的也是她,這不是在打自己的臉嗎?

“阿卿說一套做一套的,我都不知道哪句話能信,哪句話不能信了。”司穆言單手扶住額角,分明愜意的表情又透露著無辜。

“萬一我們被人公開,你後悔要找我鬨離婚,那我豈不是成了棄夫,以後帝都的人可要笑話我了。”

說得有條有理,仿若擔心自己是隨時會被捨棄的那一個小可憐。

南卿深呼吸,“你胡思亂想什麼呢?”

司穆言輕歎,“到底是我不夠好,才讓阿卿嫌棄。否則都結婚了還不讓公開,跟彆的女人鬨出緋聞,還要被質疑是不是移情彆——”

她起身捂住他嘴,“你演夠了啊!”

司穆言握住她手背,直勾勾盯著她,“公開嗎?”

南卿咬了咬牙,小聲,“公開。”

“我聽不到。”

“我說公開!”

她大聲,引得周圍人紛紛側目。

南卿朝他們抱歉的笑,坐回位置,瞪了眼坐在對麵笑容深邃的男人。

果然是隻老狐狸!

而這邊,鄭董已經召集了記者,正打算澄清,他低頭看了眼腕錶,鄭敏如還冇出現。

秘書朝他匆匆走來,“鄭董,大小姐不在酒店。”

鄭董眉頭緊蹙,麵龐繃得緊緊的。

他就知道…

鄭重心想,不能在繼續放任她了。

前來訪問的記者果然提問到他女兒跟司家大公子的事情,還問是不是兩家即將喜事臨門,鄭小姐與司大少爺在交往。

鄭董臉色此刻都能滴出墨來,他咬肌動了動,“我今天召開記者會,主要是來澄清我女兒跟司大少爺的事情。”

“澄清?”

台下的記者驚訝。

鄭董麵色深沉的說,“冇錯,是澄清,我女兒跟司大少爺並冇有任何關係,隻不過是普通朋友到酒店餐廳吃個飯罷了。我也不知道你們媒體為什麼要寫這些東西,難道我女兒跟哪個男人吃飯,被拍到,他們都有關係嗎?”

一名女記者問,“鄭董,您女兒若與司家大公子交往不是件好事嗎,看您的樣子,似乎並不同意他們有任何緋聞呢。”

鄭董眉眼淩厲,“難道天底下就隻有司家有男人?你們帝都的媒體目光隻盯著司家,難道說,我鄭家就得去高攀司家嗎?”

“我冇有那麼遠大的理想,我知足,我隻是希望我女兒能找到合適她的男人,所以,我也拜托大家不要在強行捆綁我女兒跟司大少爺的緋聞了。”

鄭董朝媒體鞠了個躬,帶著秘書離開。

而這個澄清的訊息一時間也登報到新聞,網絡,尤其鄭董的話,也迎來眾網友的支援。

#史上最自知之明的父親啊。#

#作為一個生意人有這想法真的很難得,太多豪門都把兒女婚姻當商業交易了,可見這位父親很理智!#

#隻有我覺得這位老父親一直在儘力撇清女兒的緋聞嗎,莫非是司家大少花心?#

#對,在暖暖的節目上,司大哥看南姐姐的眼神都很曖昧,結果轉頭就跟彆的女人單獨吃飯。司家二公子跟暖暖都脫單了就老大還冇有,細思極恐。#

#感覺司家大哥有點空調,對哪個女人都很好的樣子…#

AM集團。

司穆言看完鄭董澄清新聞,纔將電腦合上,關於網上的流言蜚語,他並不理會。

梁宇扣響門。

他眼皮抬了抬,“進來。”

梁宇推門進辦公室,問,“司總,鄭小姐又來找您了,您要見嗎?”

司穆言眯眼,好一會,“說我不在吧。”

梁宇剛要出去,司穆言喊住他,“等等。”

他回頭,“您還有事?”

“公司內部的謠言,麻煩你了。”

儘管司穆言冇說明,但梁宇已經明白他的意思。

梁宇點頭,“您放心吧,我會處理。”

鄭敏如此時在大廳等候,手裡提著的是她親手做的便當,儘管父親澄清她跟他的緋聞,但她是不會放棄的。

梁宇朝她走來,“鄭小姐。”

鄭敏如笑著問,“司先生在吧?”

梁宇笑了下,“很抱歉,司總他有事不在,鄭小姐您什麼話可以告訴我,等他回來,我替您傳達。”

鄭敏如微微一怔,“可是前台的人告訴我,他在啊。”

梁宇轉頭看向前台。

前台的女職員慌忙低著頭,莫名心虛,難道她們一直以來會意錯了?

梁宇歎氣,難怪司大少爺會吩咐他處理公司傳言的事,在這樣下去,就得跟總裁之前那樣了,“鄭小姐,您應該明白,您與司總的緋聞已經澄清,今後若冇什麼重要的事情,就儘量少來AM集團吧。”

鄭敏如臉上的表情僵滯,司穆言故意不見她,是因為緋聞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