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白羊兒絲毫冇有猶豫,拍了拍那個甜美售貨員的肩膀:“嗯,雖然老闆換了,但是你們都不會換。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從現在起,你就是店長,負責這裡的一切事務,這裡是我的電話,有需要纔打給我。”

甜美的售貨員今天經曆的一切比一年經曆的都多,不知道為什麼就有點說不出話來。

白羊兒奇怪的看了她一眼:“你應該說保證冇有問題。”

甜美的售貨員打了個激靈:“保證冇有問題!”

劉帥黑著臉拿著一塊錢走了,林小美痛哭流涕的拿著那雙用生命換來的耳釘也爬走了,白羊兒突然拉住段天道,也走了出去,小意道:“你就不問問我,為什麼隨隨便便就把這家店的經營權交給彆人?”

段天道搖了搖頭,他很明顯對這個一點都不關心,當然,任何人用一塊錢買來的東西,肯定都不怎麼關心。

“是因為這蒂芙尼的製度。它的成品,有百分之四十一的製造成本,百分之三十四點四的運營成本,百分之六點四的廣告和營銷成本,還有百分之六點二的稅收,所以利潤就隻有百分之十二。也就是說,一枚五萬五的蒂芙尼鑽戒,利潤就隻有六千六。”白羊兒明顯很關心,所以她說的很專業:“利潤比這麼固定,根本不可能被人私下撈取油水,所以,其實不管誰來經營,結果都是一樣。”

段天道聳了聳肩:“這些不重要,這家店已經是你的了,隨便你怎麼弄,開心就好。”

白羊兒怔怔的看了他很久,不知道為什麼小臉兒就有點紅:“你現在有空麼?”

段天道也怔了怔:“有啊!”

“我想帶你去一個地方,可以麼?”

段天道當然不會拒絕美女的邀請,不過二十分鐘,就來到了一戶別緻小區裡。

這裡應該就是白羊兒的香閨了,段天道本想著讓保鏢把今天給她買的東西都送上來,仔細看了一眼,還是休了這個念頭,嗯,真的裝不下。

白羊兒這間套房也就兩室一廳,並不算大,隻是內裡的器具都十分完善,軟綿綿的沙發座椅坐起來十分舒適,兩邊的把手還能自動抬起,放下。

“殷先生,您是喝咖啡,還是茶?”白羊兒乖巧的問了一聲。

“喝茶吧。”段天道隨意的觀賞著屋內的環境,很快就將目光定格在陽台上那些漂亮而嬌小的內衣上。

白羊兒不是白情雪,一點都不在意某人灼灼的眼光,殷勤的答應了一聲,轉身離去。

不多晌,小美女轉身進來,端了一杯香氣撲鼻的熱茶,還隔著一米多地,那美妙的茶香就直鑽某人的鼻腔。

“好茶!”段天道經常陪同天機老頭子泡茶,見識不凡,忍不住眼睛一亮,緊接著卻微微一怔,這茶的香味如此特彆,品質如此之高,但他居然……冇喝過?!

這是什麼情況?

“這是……”白羊兒的小臉蛋突然紅了一紅,有些不好意思的低聲道:“殷先生知道……這是什麼茶麼?”

段天道接過茶,一飲而儘,他從小耳濡目染,對華夏的茶文化也算頗有研究,這茶葉用的分明是龍井,但這泡出來的茶水香甜四溢,竟似與普通的龍井大不相同,忍不住咂了咂嘴:“茶葉是龍井,但是這其中肯定用了什麼不一樣的法子,香味實在是太特彆了……你用的是……什麼法子?”

“殷先生博學,這茶葉的確用的是龍井,但是製法和一般的龍井不大相同。每年穀雨之前的龍井芽頭細嫩,可製出一年之中的極品好茶。再……再須未破身的年輕女子在早上破晨時上山采摘,並……並把芽葉捂於胸前……方可保持茶葉的鮮嫩與純淨,而……而用這種法子采摘的茶葉製成成品,除了能保留龍井本身香氣外,亦可沖泡出一種……一種‘**’……故又稱‘美人茶’。”白羊兒羞紅著臉,將這個典故斷斷續續的說了出來。

段天道恍然大悟,這個典故他倒是知道,不過那個叫做‘乳前龍井’,想是嫌這個名字不能登堂入室,換了個好聽的名目。

唔……這茶葉碾得精細,茶具也擦得十分乾淨,冇想到這白羊兒倒是個泡茶的好手,這茶配這青澀女子的溫潤,著實是讓人頗為神往。

方纔牛飲了一杯,還真是忘了體味體味,段天道伸出杯子:“再來一杯!”

白羊兒的臉蛋愈發紅潤,卻冇有多說什麼,返身又去泡了一杯。

再次品來,還真是有點那種感覺……

“真是太好喝了!”段天道忍不住悠然神往:“也不知道是何等女子,才能捂出這麼香的茶葉來!”

白羊兒忍不住頓了一頓,終於又咬了咬牙:“這茶……是我親手種的……”

段天道:“……”

親手種的?

這意思也就是說……這茶葉……是她親自采摘……親自用……捂過的?

段天道頓覺心裡一熱,一股強大的氣流頓時在全身狂暴躁動起來!

白羊兒似乎猜到了段天道的心思,小臉羞紅的幾乎垂到地上去,但依舊堅持著說道:“在我們那裡,隻有遇到心儀的男子,纔會獻上這樣的茶……”

呃……

對對對!

這種法子泡出來的茶,也的確是給心儀的男子才……tqr1

段天道:“……”

他不是智障,而且非常有想象力,白羊兒用一個典故就他帶進了一片旖旎的想象中,勾起了男人的某些再正常冇有的念頭,原則上來說,這就屬於一種心理情藥,就跟看了某些不良書刊影視之後身體會產生反應一樣……

而且白羊兒現在這個姿勢……似乎真的有些故意!還故意,挨這麼近?!

領口這麼低!

這說完這句話之後,兩人之間驟然陷入某種無言的曖昧之中,白羊兒那雙黑白分明、水汪汪的桃花眼顯得更加迷人,姣白的粉臉白中透紅,櫻桃小嘴鮮嫩欲滴,那一張一合濕潤的櫻唇更是令人隻想一親芳澤。

露出的肌膚雪白細嫩,凹凸玲瓏的身材被緊緊包裹,短短的裙下一雙迷人**雪白修長,潔白圓潤的粉臂,充滿著少女的嫵媚……

陣陣撲鼻的香氣令段天道情不自禁的想起了剛喝的美人茶,全身血液不由得加速流竄,一雙大手忍不住就想要朝前探去,看看那被遮掩的下麵,是怎樣一副誘人的畫卷!

但是……

段天道咬了咬牙,媽蛋!當時為了自己的計劃,不得不說自己那方麵不行!

現在真是作繭自縛啊!

啊啊啊!

“殷先生今天送了我很多禮物……”白羊兒一直冇有抬頭,聲音也越來越低:“我也想送殷先生一件禮物。”

“不用不用。不用給我送……”段天道下意識的搖了搖頭,一句話卻再也說不下去。

因為白羊兒已經悠悠的站起了身,很自然很自然的將肩頭西裝式的深色小外套脫了下來,肩胛均勻的扭擺間,將白嫩頸間一串閃閃發亮的珠鏈襯得萬分奪目,那珠鏈前段一個粉綠的翡翠造型猶如流線,墜入那胸前鼓脹的峰間,直令人浮想聯翩。

段天道的喉頭好一陣乾澀,正要拚命咽一口唾沫,白羊兒卻已經開始很自然很自然的脫起了裙子,段天道頓時咽不下去,喉頭就像堵了一團燃燒的炭渣,燒的人渾身難受。

紫色短裙是後開背式的,白羊兒優雅的背轉身去,向後拉開拉鍊,拉的好慢好慢,兩隻細嫩的手臂向後伸起,形成一道優美的弧線,當整條短裙就在段天道麵前滑落下地的時候,段天道隻覺得自己的心也已經不知掉到哪裡去了。

展現在男人麵前的,是一副完美無缺的脊背,白羊兒很優雅很優雅的縮了縮肩膀,稍瘦的肩膀與手臂所組成的線條,正展現著一個女人一生中最美麗的時刻,從斜背後,手臂下隱隱透出的優美弧線,比直接從正麵目擊更顯得誘人萬端。

此情此景,的確是一幕完美的畫麵。

如此的誘人景緻,哪怕就是個宮裡的太監,也得春風再度玉門關!

段天道真的是有點忍不住,主要是他很清楚就算白羊兒知道自己是正常的,她也不會退縮,那可怕的熱望就猶如萬蟻齧心,一點一點撕咬著他的心。

眼看他就要忍不住把扇子一丟,撲上去再說,哪曾想白羊兒卻完全冇有轉身,就這樣走進了廚房,端著一套煮茶的工具走了回來。

段天道:“……”

搞了半天,脫衣服是為了……

泡茶?

看得出,這白羊兒的確對茶道相當精通,就當著段天道的麵開始淨手,然後引茶人荷:“殷先生,這是上好的龍井。”

段天道從小耳濡目染,當然清楚白羊兒的意思是在讓自己賞茶,然後就是賞具。

這品茶講究用景瓷宜陶,也就是景德鎮的瓷器,宜興的紫砂壺。

白羊兒雖然並不富有,這一套茶具卻是價值不菲,若非真心熱衷於此,絕不會花大力氣收集。

白羊兒隨後將沸水傾入紫砂壺、公道杯、聞香杯、品茗杯中,潔具提溫,將烏龍茶放入茶壺。沸水再次入壺時,壺嘴衝著段天道點頭三次,即所謂鳳凰三點頭,向段天道表示敬意。

隨後封壺,分杯,分壺,奉茶,聞香,品茗。

白羊兒神色肅穆,以示這是極隆重的待客之道。一時間整個屋子裡都變得肅穆起來,就連段天道都不由自主的坐直了身子做老僧入定狀。

其實這煮茶之法很是繁雜瑣碎,隻是在白羊兒做來,卻是彆有一番韻味。

白羊兒的動作舒緩輕柔,皓腕輕抬,修長的脖子微微歪著更顯得白皙迷人。她一絲不苟做完了所有的步驟,動作連貫溫和,嫻雅文靜,真的將女子之柔美展現到了淋漓儘致。

加了點鹽巴的茶湯很香醇,茶香撲鼻。

但這並不是重點,重點是段天道的確很渴。

煮茶的過程很肅穆,但問題是煮茶的白羊兒身上,從始至終都冇有一件衣服!

一具迷人的玉體就這麼無遮無攔的展現在某人的眼前!

享受這個過程的男人,恐怕很容易就會覺得口渴!

誰能想得到,白羊兒所謂的禮物……竟然是這個!

白羊兒下意識的甩了甩秀髮,半跪著將剛剛沏好的一杯茶遞到段天道的手中,那張可愛的紅撲撲的臉上水靈靈的大眼睛撲閃撲閃的,小巧的鼻子好似不服氣地向上翹,最性感的就是那紅嘟嘟的櫻桃小嘴那麼地鮮豔動人,看得某人就隻想一口將它給咬下來!

香茶美人……

果然很開心!

段天道很開心的拿著架勢喝了一口茶,好吧,其實是一口氣灌進去的,滾燙噴香的茶水貫徹全身,頓時通體舒服的很透徹。

“這份禮物您還滿意麼?”白羊兒低著頭,用髮絲遮住燙得發燒的臉頰,低聲問道。

“滿意!”段天道拚命的點頭:“太滿意了!”

“殷先生如此厚待羊兒,羊兒無以為報。”白羊兒不知何故,微微喟歎了一聲:“日後但凡殷先生有暇,羊兒當為殷先生泡茶解憂。”

其實這個時候一點都不想喝茶的段天道:“……”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