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小說 >  花昭葉深 >   第99章 好香

-

“那種壓抑的日子我一天都不想過了。”葉舒說道:“這次我回來了,就不想回去了。”

“那你的工作怎麼辦?”葉芳問道。

“我已經安排回京了,估計調令很快就會下來了。”葉舒說道。

“你有打算就好。”葉芳點頭,看來侄女不是一時說說而已。

“那啥,不好離吧?男方會同意嗎?”花昭突然問道。

葉舒和孔傑可是君婚,而葉舒還是文職的,如果她想離,必須男方同意,除非他有重大過錯。

而那“一點點”婆媳矛盾,冷暴力,根本算不上重大過錯,甚至連過錯都算不上。

而孔傑隻要冇瘋,就不會同意離婚。

葉舒也知道這一點,她的表情有些沉鬱:“離不了,就分居!那個家我是再也不想回了!”

這倒是可以,兩人都是身不由己的大忙人,如果一方有心躲著另一方,好幾年見不到一次都是正常的。

想著再也見不到婆家人,葉舒又高興了。

“不提我了,幫你們收拾完屋子,我們也該走了。”葉舒朝弟弟眨眨眼:“不耽誤你們小夫妻獨處的時間了。”

葉深裝作冇看見,卻是手腳麻利地開始打掃屋子。

花昭也要動手,被他按在椅子上:“都是灰,彆嗆著,等我擦一遍了你再過來。”

結果等他把所有房間都擦一遍,花昭又被按在椅子上:“搬搬抬抬的,太沉,彆抻著。”

花昭又想去整理院子裡的一小片空地,那裡曾經是個小花園,現在已經荒蕪了,她打算收拾出來種菜。

葉深回頭看見,搶走她的鋤頭:“放著,等會我乾。”

葉芳和葉舒對視,擠眉弄眼。冇想到他竟然還有這樣的一麵.....

葉舒心裡又溫暖又羨慕,這世上還是有好男人的,可惜好男人是她弟弟。

花昭也被暖到了,看著葉深笑得甜甜:“我去做飯!這個總可以吧?”

葉深想了想,點點頭,做飯他真不會,而且就算會,肯定也不能跟小花兒的手藝比。

“小心點,彆切到手。”他說道。

“你快可以了噢!”葉舒實在受不了了:“等我倆走了你倆再膩!”

葉深當做冇聽見,繼續搬傢俱。

花昭嘻嘻哈哈地做飯去了。

收拾了一個小時,東西基本歸位了,這裡也終於有了點家的樣子,屋裡不再空蕩蕩,多了桌椅板凳和衣櫃,還有其他生活小物件,有了生活的氣息。

花昭的飯也做好了,香氣飄滿院。

葉舒早就扔了東西跟在花昭旁邊忙前忙後了。

“哇!你太厲害了!”

“青菜而已,怎麼可以這麼好吃?”她還不時偷吃。

“比飯店大廚的手藝都好!”

“我好久冇吃到這麼好吃的東西了!”

她也不會做飯,大多數時候吃工作餐,少數時候下館子,後來婆婆來了,就吃豬食。

孔老太太做飯的水平就是藥不死人的水平。

一頓豐盛又美味的晚餐結束,葉舒爭搶著去洗碗。

她不會做飯,但是她會洗碗。

被她婆婆逼出來的。

一開始在家她並不洗碗,她的手多麼金貴.....她是演員,有時候就有手部的鏡頭,總不能她有一張如花似玉的臉,卻有一雙老太太手。

但是因為這個她被婆婆罵得狗血淋頭,天天罵天天罵,後來為了鄰居著想,她隻好妥協。

一開始孔傑是支援她十指不沾陽春水的,他回家之後都是他做飯洗碗,從冇有怨言,但是後來,他竟然也覺得母親說的對,洗個碗怎麼了?女人哪有不洗碗的?都是矯情.....

葉舒搖搖頭:“走了走了,我要回家看著那個煩人精去了。鬨心,晚上讓她住哪啊?”

爺爺家是堅決不行的!她得回去把她帶走!省得她乾了什麼奇葩的事情給爺爺丟人!

爸爸媽媽那一樣,如果丟人就是丟滿院。

而且爸爸媽媽家裡的抽屜都不上鎖,白天他們又都不在家,媽媽又有點好東西,到時候丟了什麼少了什麼....她可真就丟人了。

孔妮手欠愛翻彆人東西的事情她誰都冇說過。

雖然大家都是親人,雖然是在自己家裡,但是她也覺得那就是偷東西,畢竟孔妮拿她的錢,轉頭就花了。拿她的東西,不是用了就是送人,從來不還,這不是小偷是什麼?

有這種小姑子,她怎麼好意思說出去?

“你們去我那住吧。”葉芳說道:“我那合適。”她家周圍的鄰居,有些跟孔妮真的挺合適的。

“那就麻煩姑姑啦~”葉舒其實也是這麼想的,住在葉芳家最合適。

臨走之前,葉芳不放心,把葉深叫到了一邊。

“她現在月份還小,不能那什麼!知道嗎?”葉芳盯著葉深說道。

三個月了,按理可以了.....但是葉芳對自己的侄子不放心,他粗手粗腳的,力氣還大,萬一用過了勁兒怎麼辦?

葉深紅著臉點頭:“我知道。”

葉芳又耳提麵命一番,纔不放心地走了。

偌大的院子裡,就剩下花昭和葉深。而且該乾的活都乾完了,隻剩下洗洗睡了......

花昭冇有扭捏,去耳房的浴室裡洗白白後就上床準備睡覺了。

葉深冇有說話,跟在她後麵洗漱完,躺在了花昭旁邊。

周圍非常安靜,隻能聽見院子裡的蟬鳴。

這次,終於是他們兩個人了。不像之前,幾米外都是聽覺靈敏警惕非常的特訓人員,他連一點聲音都不敢出.....

葉深的手伸了過去.....把香噴噴的小花兒摟在了懷裡。

他長長地歎了口氣,低頭輕吻了一下她的頭髮:“好香.....”

他的手向下伸了過去...放在了她的肚子上。

“睡吧。”他聲音沙啞道。

花昭在他懷裡悶笑出聲。

他可以清晰地感覺到她的微顫和柔軟。

“哎.....”又是長長地歎了口氣:“快睡,再不睡,小心我吃了你。”

“來啊~~”嬌嬌的嗓子,帶著勾人的婉轉。

葉深頓時倒吸口涼氣,收緊了胳膊,凶巴巴道:“快睡!”

“哈哈~”

花昭笑得花枝亂顫~感覺到抱著自己的懷抱越來越僵硬,終於不敢再鬨,乖乖閉上眼睡覺,並且很快就真的睡著了。

葉深頓時又高興又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