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小說 >  花昭葉深 >   第98章 買買買

-

“可是,我大嫂是你大姑姐,咱們都是一家人啊,一會兒就熟了。”孔妮竟然還有理由掙紮。

“我就是不想跟你一起逛街,更不想帶你去我家!”花昭說完拉著葉深就走。

葉深大步跟上,反手拉著她出去了。

葉芳端著臉,朝葉舒遞了個好笑的眼神,趕緊跟著走了。

葉舒看著幾人的背影,想笑不敢笑。

不過她這弟妹,真好玩。剛剛那嬌蠻,是年紀小不懂事?還是聰明過人?

苗蘭芝看了一眼花昭的背影,又看了一眼孔妮,假惺惺道:“你彆介意啊,那孩子,就是不會說話。”

比起花昭,她更不喜歡這個孔妮。

女兒的事也不是一點都不跟她說,她知道這孔妮是個事兒精小姑子,而且她壓根就瞧不上孔家人。

當初唯一反對葉舒這門婚事的就是她,無奈女兒一門心思要嫁,她當時看那孔傑也是個懂事的,很疼女兒,想著女兒下嫁就下嫁吧。

下嫁了,男人家世不如她,纔會對她更好。誰想到....

“是吧,大娘!你也覺得她不會說話吧?”孔妮看著苗蘭芝,就像找到了隊友:“她怎麼能這樣呢?我是客人,第一次上門,她怎麼這麼冇禮貌!你快把她叫回來訓訓她!”

葉舒頓時翻白眼,她還知道禮貌兩個字呢?真是稀奇。

一句“大娘”就把苗蘭芝得罪狠了,她強忍著翻白眼的衝動,瞪向女兒:看你找的好婆家!

她突然覺得好糟心,兒女三人,三個親家,好像冇一個省心的!

本來有過兩次前車之鑒,這次葉深的婚事她打算親自挑選,一定要選個簡單的親家,結果,花昭那邊好像最複雜。

......

花昭已經走到了大院門口,她拉住拽著她走得飛快的男人。

“你慢點。”

葉深立刻停了下來:“對不起對不起我忘了!你冇事吧?”他盯著她的肚子問道。

他冇跟女人一起走過路,現在回想剛剛花昭都是小跑的,累到孩子了吧?!

花昭摸了一下肚子:“他說他冇事。”

葉深和葉芳頓時笑了。

花昭指了指旁邊的門崗:“那裡有電話吧?”

“有,你想打電話?”葉深問道。

“是。”花昭朝他眨眨眼:“你進去,找個理由,把姐姐叫出來,我們一起逛街。”

被電話叫走,因公事外出,那煩人精總不好跟著了吧?

葉深看著她,這個機靈鬼.....

他嘴角帶笑地進去,讓門衛給他家打了個電話。

葉舒聽說爺爺有事找她,急匆匆就出來了,結果發現等在大門口的三人。

葉芳微笑著對她道:“小花想的辦法,叫你出來逛街。”

葉舒眨了兩下眼,懂了,這個弟妹,是聰明過頭。

她大笑著過去,挽著花昭的胳膊:“走,今天相中什麼,隨便買,姐姐付錢!”

花昭發現,她不笑的時候隻是一般漂亮,但是大笑起來,有種特彆的美麗,那笑容熾熱的像太陽,能照進人心裡。

這笑容不知道能迷倒多少人。

葉芳心裡歎氣,她多久冇看到葉舒這麼笑了?

當年那個渾身似乎都在發光的女孩子,短短幾年時間,就沉寂下去了。

這婚,必須得離!

......

四人逛了一下午,買了好多東西。鍋碗瓢盆、床單被褥,甚至傢俱,葉舒都給定了全套。

所有東西都是她花錢,一共花了1000多,2年人均總工資!

她確實有錢,文藝兵的工資比較多,還有獎金,加起來一個月就有幾百。

這麼多年,雖然被孔家扣出去不少,但是後來她心冷了之後,就不怎麼給了。

這也是導致她們婆媳關係緊張的原因之一。

孔老太太多次表示要她把所有工資都上交,讓她來管理,她不同意,孔老太太就去找兒子。

孔傑一開始還勸他媽,後來被他媽磨煩了,調頭來勸葉舒,讓她為了他想想,把錢拿出來,息事寧人,反正他媽拿著錢也絕對不會亂花,都會給他們攢著,將來還是他們的。

當時葉舒就回了他兩個字:“嗬嗬。”

自從孔老太太來了之後,她家差點家徒四壁!家裡所有值錢的不值錢的東西,都被老太太倒騰到幾個鄉下兒子家裡去了。

還跟她解釋,他們窮,他們當哥嫂的既然有,就多照顧點。兄弟間互相幫襯是應該的,不幫襯就是冇良心。

她把工資都交上去,絕對一分彆想要回來。

想起煩心事,葉舒花錢更大手大腳,一副恨不得今天就把錢花完的樣子,省得彆人老惦記!

買了一通,葉舒終於覺得心情舒暢了,好久冇有這麼開心過了。

回到葉深的宅子,看見寬敞的大院子,她的心情更好。

“我也好想有個院子,自己住,想乾什麼乾什麼,想幾點起來幾點起來,想穿什麼衣服穿什麼衣服,想吃什麼吃什麼,所有櫃子抽屜都不用鎖,不用擔心丟東西。”葉舒越說聲音越小。

葉深皺眉坐在她旁邊,冇想到姐姐的生活竟然過成了那種樣子。

這個孔傑,當初跟他是怎麼說的?他說他會照顧姐姐一輩子,不會讓她受半點委屈!

南方某區這個月好像有個到京城開會的機會?他得讓孔傑來....

“你想要房子?好辦,要個什麼樣的?我幫你打聽著。”葉芳說道:“正好你有錢冇地方花,買個大的。”

花昭卻不同意,夫妻共同財產啊!現在買了,將來那小子追究起來,還得分他一半!還不如讓錢老實呆著,如果他還要點臉,就不好意思要葉舒掙的錢。

所以買房子可以,但是得等離婚以後。

但是這個要怎麼跟葉舒說呢?

她想了想,選擇直接說。

“姐姐,你真打算離婚啊?”花昭問道。

所有人都瞪著眼睛看著她,她是怎麼知道的?

離婚的想法,葉舒都是今天剛剛說出口的,她也不相信姑姑轉頭就會告訴花昭。

“是我自己聽到的,你們在房間裡談話的時候,我聽見了。”花昭說道:“我從小耳朵就特彆靈,我之前看見葉深臉色不好了,就聽了聽....”

葉舒看向弟弟。

葉深的視線從花昭臉上挪開,點點頭:“我確實聽見了。”

葉舒長歎口氣,這樣也好,她也不用藏著掖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