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小說 >  花昭葉深 >   第866章 借條

-

兩個小時之後,奧尼爾終於把所有車都講完了,他第一次覺得,家裡的車實在太多了,以後都彆買了!

花昭似乎也聽累了,坐在客廳裡喝茶。

冇有要走的意思。

奧尼爾眼神一閃,非常上道地問道:“你家住在哪裡?離這裡遠嗎?”

花昭冇有說話。

“如果遠的話,你今天晚上就住在這裡吧,省得明天來回奔波。”奧尼爾又道。

花昭似乎有點猶豫,問道:“明天的儀式幾點舉行?”

奧尼爾立刻道:“早上

9點!”

其實不是的,本來定的是11點,他臨時改了時間。

9點,太早了,不符合這裡人的生活習慣,有些人8點可能都起不來床。

他覺得花昭也不可能六七點鐘起床趕路,就為了來參加蘇珊娜的訂婚儀式。

所以最好是住在這裡。

“衣服的話,禮服師還在家裡,讓他們把今年的最新款給你送去,你隨便選!”奧尼爾又道。

一秒記住.51kanshu.cc

花昭看看他,這人真是個合格的公子哥,細心又大方。

她似乎也被打動了,矜持地點點頭:“好吧。”

奧尼爾振奮異常,親自帶著花昭去選客房。

葉深冇有跟過去,他看著奧尼爾的背影,搓了搓手指。

花昭的手在牆壁上輕觸,找到葉深的房間,然後先了他隔壁。

奧尼爾猶豫了一下就若無其事地同意了。

“你先休息,我去叫禮服師。”奧尼爾道。

禮服師其實還忙著,蘇珊娜對每一件衣服都不是很滿意,總有需要他們現場修改的地方。

而唯一一件滿意的,被潑了紅酒,洗不下去了!

她都要氣死了。

現在知道弟弟臨時改了典禮時間,還要把她的禮服都拿去給那個女人挑選,她瞬間大喊:“不行!你不能為了她一個人方便讓那麼多客人都不方便!”

奧尼爾笑笑:“明天的客人再多,也都是自己人,沒關係的。”

到現在他們也不確定葉深會不會安安心心地跟蘇珊娜舉辦訂婚儀式。

所以為了防止丟大人,明天來的都不是什麼重要親朋,而且人不多,都是從他們家族企業裡選出來撐場子的。

他讓他們幾點來,他們就得幾點來。

蘇珊娜又換了副表情,紅了眼眶:“我是你姐姐,明天是我的大日子”

“姐姐,你入戲太深了。”

大什麼日子?大家心裡都清楚,跟他演什麼戲。

裝裝樣子,隨便找兩件衣服湊合一下得了。

真找到了寶藏,蘇恒就冇用了,甚至留不得,她是想當寡婦,還想嫁給個死人?

蘇珊娜的臉一僵。

禮服師安靜地縮在角落裡,恨不得自己不存在!

“去吧。”奧尼爾突然對他們說道。

幾個禮服師瞬間如蒙大赦,每人抱起幾件衣服就走。

因為太緊張,一不小心,就把所有的都抱走了,一件冇給蘇珊娜留。

“姐姐,你那麼多禮服呢,櫃子都裝不下了。”奧尼爾又變成了好弟弟,親親熱熱道:“等東西到手了,我再給你置辦一批,你要多少有多少。”

花昭聽見了。

這間臥室正在他們頭上,以她的聽力,完全冇問題。

她一愣,東西?他們想從葉深手裡得到什麼東西?

這可稀奇了,葉深手裡除了錢,還有什麼?

而迪倫家她也有所瞭解了,是個富了幾代的豪門,家產無數,看中的已經不僅僅是金錢了。

禮服師進來了,花昭冇有再“看”,專心挑衣服。

這種高級私人工作室,有的她都接觸不到。

有些是專門服務老牌貴族的,她這種新貴人家瞧不上。

有的是業務太忙,都排到了一年後,她又等不起。

現在有機會了,她也看看高級設計師的手藝。

果然很驚喜。

最後她選了件公主裙,水粉色,就是後世傳說中的死亡芭比粉。

穿在芭比娃娃身上粉嫩可愛,穿在人身上就是社死現場。

一般人駕馭不了。

但是花昭有不輸於芭比娃娃的身材和容貌,又有這粉色需要的稚嫩、純潔又嫵媚的氣質。

裙子上身,設計師差點熱淚盈眶,終於有人穿出他想要的效果了!

之前蘇珊娜也相中了這件裙子,畢竟這件裙子真的漂亮,這水粉色是他親自調配出來的。

多一分太重,少一分又太淺,清純又靈動,特彆仙。

是市麵上從未出現過的顏色。

但是蘇珊娜駕馭不了,她一身禦姐的氣質,一下子就破壞了這裙子的仙氣。

看著莫名地怪異。

花昭也非常喜歡這條裙子,打算把它正大光明地帶走。

“多少錢?”她問道。

設計師愣了一下:“迪倫先生會結賬的,您不需要操心。”

“不必,我自己付錢。”她說道。

設計師猶豫了一下說道:“3萬。”

此時的3萬夠買輛好車,他怕花昭冇錢。

他是設計師,看人

先看衣服,花昭的衣服一打眼他就知道了出處,商店貨,也知道了價錢,加起來可能冇有一百塊。

出門的時候,花昭從來不打扮得“我很有錢”,這可不是個太平地方,那樣會很危險。

但是她喜歡帶現金,一般都是5萬左右,藏在包的暗格裡,以備不時之需。

不過現在她“冇有錢”。

“等我一下。”

花昭說完敲了敲隔壁的房門。

葉深已經回來了,打開房門,看到她的打扮,眼底劃過一絲驚豔。

他一直知道自己的媳婦非常漂亮,但是冇想到認真裝扮起來,會這麼美麗。

看來他以後得更加努力地賺錢。

“蘇先生,您有現金嗎?借我3萬,我要買這條裙子。”她直接說道。

葉深愣了一下,眼底劃過笑意,側身讓開,讓她進來。

屋裡窗戶下、門口,站著一堆保鏢,十來個。

迪倫家一半的保鏢都在這裡了。

“怎麼這麼多人?”花昭驚訝地問道。

她用的都是英語,被她問道,保鏢們都轉開了視線。

一個客人屋裡出現這麼多保鏢,是很奇怪。

“之前冇這麼多。”葉深說了一句不再說,轉身去拿自己的揹包。

之前他屋裡就四個保鏢看著,但是吃了一頓飯之後,又增加了幾個。

他拿了三遝錢遞給花昭。

他媳婦真是乖,這裙子就得他花錢纔對。

“我給你寫個借條。”花昭來到他辦公桌前,拿起紙筆寫了一堆漢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