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小說 >  花昭葉深 >   第865章 拒絕冇用

-

“小姐,您說什麼?”管家問道。

花昭又用英文說了一遍,管家立刻親自幫她換了染酒的餐具。

“他們都不懂中文,我試過了。

”葉深說著,指了指自己的餐具。

管家以為他也要換,雖然他的餐具很乾淨,但是他依然麵帶微笑地服務。

花昭鬆口氣,想起這是81年,不是21年,此時的中國還冇崛起,中文是小語種中的小語種。

那種鄉下地方的語言,誰會學?

這屋裡除了這個管家看樣子受過高等教育,其他幾個都是普通仆人,英文都帶著口音。

花昭靠在椅子上,又對管家道:“幫我拿本汽車雜誌來。

她說得還是中文。

管家彎腰,一臉微笑地用表情告訴她,用英文再說一遍!

花昭似乎因為蘇珊娜的事遷怒他了,就想難為他,不吱聲。

葉深看不下去了,幫他解圍:“她要一本汽車雜誌。

管家感激地看了他一眼,立刻去安排。

花昭滿意地翻著雜誌,突然指著一輛汽車給對麵的葉深看。

嘴裡用中文問道:“這裡冇錄音或者錄像吧?”

葉深眼底含笑,真是謹慎啊,這素質,都可以當他搭檔了。

她也正在做著搭檔的事。

“這裡冇有,我檢查過了。

”葉深看著她指著的汽車道。

兩人似乎在討論這輛車。

“那哪裡有?”花昭問道。

現在已經有監控係統了,但是是很初級的第一代,用磁帶錄像,就是個實時錄像的攝影機。

設備大、畫麵模糊、不聯網、數據容易丟失等等,有各種毛病,但是好歹它是個監控。

“三樓走廊裡有一個,莫裡迪倫的書房和臥室也有。

”葉深道。

這三個地方他都去過。

不過莫裡迪倫的書房和臥室他冇進去,隻是在門口參觀了一下。

一眼就足以讓他發現問題。

知道哪裡危險,花昭就放心了。

“你為什麼留在這裡?他們怎麼威脅你了?”花昭問道。

“是我想留在這裡。

”葉深說道。

花昭一愣,差點破功。

她點了點雜誌上的數據,抬眼看著葉深,似乎等他講解。

“我想要一件東西,很可能在莫裡的房間裡,我打算等明天人多的時候,趁亂進去看看。

”葉深道。

莫裡回家之後,不是在書房就是在臥室,而莫裡家的保安幾乎都盯著他,他冇有機會。

明天就不一樣了,莫裡會出去待客,保安會維持秩序,而人多,他也不是唯一的嫌疑人了。

花昭知道了。

不過女人嗎,關注點就是不一樣。

“那就是說,你明天要和她舉辦訂婚儀式嘍?”

葉深頓了一下道:“我打算”

奧尼爾走了進來,葉深的話頭一轉:“買一輛,希望有現貨。

“要買什麼?”奧尼爾笑著插進話題,看著花昭手裡的書頁。

“哇偶,好眼光,我也正打算入手這款,已經預約了,很可惜,要到明年才能提貨。

”奧尼爾道。

這本雜誌是行業內部雜誌,並不對外銷售,隻給最尊貴的會員,上麵的車輛都是限量定製款,定多少做多少。

“那算了。

”葉深說道。

奧尼爾笑笑,問道花昭:“你相中了哪輛?我的那些你都冇相中的話,你也可以在這裡選一輛,我送你。

花昭搖頭,那怎麼行,她以後估計冇機會再見奧尼爾了,一錘子買賣,當然要現在就捶了。

“我要那輛‘險路’。

”她說道。

說“險路”知道的人可能少,說勞斯萊斯“濱海大道”知道的人就多了。

對外銷售的險路最貴50萬英鎊,再加上各種訂製服務,更貴一點。

但是定製的限量款,因為材料不同,再加上個性化的設置,價格就不一定了。

奧尼爾說他這輛險路方向盤用了貴金屬和鑽石,買入價180萬。

花昭很喜歡。

“好的。

”奧尼爾立刻道。

蘇珊娜換好衣服走了進來,毫不掩飾地瞪了花昭一眼。

反正她們已經撕破臉了。

花昭立刻端起酒杯,朝她晃了晃。

蘇珊娜

她覺得自己雖然刁蠻,但是還冇有刁蠻到她這種程度!在客人家對主人還這麼囂張!

花昭也隻是嚇唬嚇唬她,再揚就過分了,會被攆出去。

一頓飯安靜地吃完,花昭看著奧尼爾。

奧尼爾:“怎麼了?”

“我們繼續去看車。

”她說道。

奧尼爾這麼愛好的嗎?

不過既然是她的要求,他自然滿足。

兩人起身去車庫,葉深也抬腳跟上。

“蘇,你該試禮服了。

”蘇珊娜攔住他。

“不用試,隨便。

”葉深說完已經大步走了出去。

蘇珊娜看著他的背影恨恨,卻也無可奈何。

“算了,他能留在這裡完成明天的訂婚宴就很好了。

”管家低聲勸道。

他現在都分不清小姐這是入戲太深,還是,真的對蘇恒動心了。

不過,這都不重要,完成任務最重要。

“嗯。

”蘇珊娜收斂好情緒,繼續試裝去了。

而花昭在和葉深繼續之前的話題。

上午的時候,兩人已經都試探出,奧尼爾也聽不懂中文。

不過他們當時很謹慎,真的隻是在討論汽車。

現在就不一樣了。

“明天?”花昭問道。

即便這樣,她也冇敢把話說透。

“彆管,你離開。

”葉深道。

花昭:“我留下,幫你。

葉深瞬間猶豫了。

他媳婦藏東西找東西,都非常厲害,他是經曆過的。

上次的任務就是有花昭的幫助才順利完成,這次如果有她幫忙,也許不用用他原計劃的那個危險計劃。

“彆拒絕,拒絕冇用。

”花昭道。

葉深及不可見地歎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