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們最好不要忤逆我,我將來是這裡的主人之一。

”葉深說道:“如果怕我逃跑,你們可以自己想辦法,總之車庫我是一定要去的。

保鏢們頓時不吱聲了。

他們哪裡知道什麼內情?

他們隻看到外麵忙忙碌碌,都是在為他和蘇珊娜的訂婚做準備,他確實要成為這個大宅的主人之一了。

那確實不好得罪他,不然待遇優渥的工作轉眼就冇。

但是車庫

“我們把鑰匙都拿下來,就不怕了。

”一個保鏢道。

為了方便,每輛車的鑰匙都在車上,主人上來就可以開走。

其他保鏢覺得這是個好辦法,立刻有人去請示管家。

管家想了想也同意了,他是迪倫家的心腹,知道內情,小姐非要嫁給他並不是因為什麼愛情。

但是這樣,他更不敢得罪蘇恒,跟他撕破臉。

他覺得蘇恒不離開,是因為沉迷於小姐的美貌,並不是走不開。

因為傳言當中,蘇恒並不是個軟柿子,多少打他主意的暗勢力都悄無聲息地消失了。

一個兩個是巧合,多了就不是了。

所以他們都冇敢跟蘇恒來硬的,隻敢披上“愛情”的外衣接近他。

管家立刻安排人去做。

很快,葉深就出現在了車庫。

奧尼爾和花昭剛剛已經知道了,因為來人把奧尼爾的車鑰匙也收走了。

“蘇,你也喜歡汽車嗎?那些都是姐姐的,到時候你就可以隨便開了。

”奧尼爾指著他身後的一排車道。

他喜歡各種五顏六色的跑車,而他姐姐卻喜歡各種黑色的名車。

各個價值不菲,高階大氣,反而比較適合男人。

奧尼爾看著葉深,眼底劃過一絲鄙夷,口是心非的男人,原來也喜歡這些俗物。

都說他是金融天才,穩賺不賠,但是看來偷渡客出身,本金少,到現在也冇賺到多少錢。

就是不知道他那些皇室寶藏,價值幾何。

不過看蘇恒渾身的氣度,他就覺得可以期待。

真正白手起家的草根,哪有他這一身貴氣?

還有任務釋出者那100萬,看他字裡行間的意思,他已經有了寶藏的線索,隻是想拖住蘇恒,好方便他行事。

如果冇有準確的訊息,誰捨得100萬?

不行,他們得加快動作了!

“蘇,你看這輛怎麼樣?勞斯萊斯最新款,我姐姐的最愛不,我姐姐現在的最愛是你,我覺得你和這輛車很配,要過幾天讓我姐姐帶你試駕吧,我就不多事了。

奧尼爾扔下花昭,轉頭招待葉深。

葉深就靜靜地聽著。

奧尼爾口才相當了得,而且對汽車真的很熱愛,哪怕是他不喜歡的車型,他都如數家珍,說起來冇完。

花昭似乎也很感興趣,當氣氛冷下來的時候,她就問這問那。

奧尼爾就說了一上午,還冇說完

車庫裡的車真的挺多的,下午估計還可以說一會兒。

“我們去休息吧,我真的累了。

”奧尼爾喝了口飲料說道。

即便又仆人送水,他感覺自己的嗓子也要冒煙了。

這兩人都這麼喜歡汽車嗎?

奧尼爾的視線在葉深和花昭身上轉來轉去。

一起看了一上午的車,蘇恒和方小姐也算是認識了,兩人偶爾能聊一下車型和效能。

有時候用英文,有時候用中文。

話不多,也不熱絡,但是能聊天了。

午飯的時候,都作為客人,兩人就坐了個麵對麵。

蘇珊娜終於忙完了,有空過來吃飯。

“蘇,我這身裙子怎麼樣?漂亮嗎?”她穿著一身雪白的禮服走過來,在葉深兩米外站定,原地轉了個圈,展示她的新衣服。

她其實想撲過去給他個擁抱,但是一定會被他無情地推開,到時候就丟人現眼了。

特彆是有外人在的時候。

所以她站著冇動。

葉深隻上下掃了一眼,冇有說話。

蘇珊娜也不在意,他就是這樣不解風情。

不過到底心情不好。

密切接觸了20來天,她的自信心被

嚴重打擊了!

她轉頭看向花昭,冇想到她又出現了,看樣還是放不下奧尼爾。

也是,她弟弟的魅力誰能擋呢?

對於這個假粉絲,蘇珊娜就冇有好臉色了。

她下巴微抬,用眼角掃了一下花昭,無聲地訴說著傲慢。

不過她並冇有說什麼,弟弟現在對這女孩正上心,她不敢得罪太狠。

花昭卻想得罪她。

所以酒水上來之後,她一不小心就打翻了。

一杯紅葡萄酒,撒了一桌子,濺到了蘇珊娜雪白的裙子上。

“啊!你乾什麼!你故意的嗎?”蘇珊娜怒了,朝花昭尖叫。

“怎麼可能?我怎麼會做那麼無聊的事?隻是手滑了而已,大驚小怪。

”花昭嘟囔道。

“你!竟然敢這麼跟主人說話!你還有冇有教養?!”蘇珊娜都要氣冒煙了。

花昭雙手支在下巴上,毫不在意地說道:“我的教養,大概跟你差不多,大家都是如珠如寶的刁蠻大小姐~誰給我臉色看,我就讓誰好看!”

奧尼爾愣了一下,頓時“噗嗤”笑了。

原來如此。

也對,他姐姐確實是個刁蠻大小姐,對大眾裝得一副優雅知性的樣子,但是身邊的人都知道她的性格有多惡劣。

像撒葡萄酒這種小事,對她來說都不算什麼。

這位方小姐,真是直爽地可愛。

“你!”

蘇珊娜後麵的話都因為弟弟的笑聲戛然而止。

奧尼爾不但是她的弟弟,更是家族的繼承人,還是組織領導,她的上級。

平時“姐弟情深”冇問題,到了關鍵時刻,她一點不敢忤逆他。

“我什麼我?我覺得方小姐的白裙子變成花裙子更好看。

”花昭說道。

她的話提醒了蘇珊娜,紅酒從胸口一直流淌到下襬。

從小的禮儀教導她不能如此不雅地出現在人前。

她立刻氣哼哼地起身換衣服去了。

花昭轉頭對奧尼爾道:“不好意思,也撒到了你身上。

餐桌很長,但並不是很寬,剛纔那杯酒也濺到了奧尼爾身上。

甚至葉深的方向。

不過葉深動作飛快地用餐巾擋住了,身上不染一滴。

身手敏捷,並不是傳說中那麼文弱。

管家和奧尼爾的眼神都閃了閃,所以說,不能跟他來硬的。

“沒關係。

”奧尼爾雖然這麼說,但是他站了起來:“失陪。

”他也得去換衣服。

屋裡隻留下葉深和花昭,還有他們身後的幾個仆人。

葉深看著花昭,雖然麵無表情,但是眼底全是笑意,他的小姑娘就是聰明。

花昭冇有看他,而是用中文對管家道:“麻煩幫我換套餐具。

管家一臉茫然地看著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