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昭頓時心疼,好歹也是200萬呢,不是200塊。

想當年她為了賺點錢,一筐一筐的生豆芽,累死累活

好吧,隻有在彆人看來是累死累活,她自己倒是覺得挺輕鬆的。

但是200萬,還是好多好多錢,心疼。

而且像這種限量定製款,都非常有收藏價值,不會貶值。

幾十年後,它不但不會變得分文不值,它可能還會升值。

那就是更多的錢了。

“誰偷了我的車!”花昭氣得站在車庫門口大喊。

一個鄰居聽到聲音走了出來,他雖然聽不懂中國話,但是他看懂了意思。

再看花昭的容貌,即便東西方審美不同,但是有些美是跨越種族的,無論誰看見,都會被驚豔。

“你是方小姐嗎?”他問道。

花昭一愣,除了房產管理人,這些鄰居應該不知道房主是誰。

“是的,我姓方。

”花昭回頭笑著跟鄰居打招呼。

雖然很心疼,但是200萬還不足以讓她失去風度。

這笑容讓男鄰居愣了幾秒才反應過來,頓時有些緊張道:“那天來了位奧尼爾迪倫先生,他把您的車庫門踹壞了,然後他就找了人來修門,順便把車開走了

“他說他是怕車丟了,幫你保管,你知道他家在哪,他讓你來了直接去他家裡找他。

”鄰居說道。

花昭

車門壞了,修好就是,把車開走乾什麼?車在她的車庫裡丟了,她認!不用他操心!

承認吧,他就是小氣,心疼了!

她現在以最大的惡意揣測迪倫一家的人。

不過這些跟鄰居無關。

花昭笑笑跟他道謝,謝謝他的轉達。

鄰居懵懵地回屋了,隻覺得有個這麼漂亮的女鄰居,真是幸福。

然後他給奧尼爾迪倫打了個電話。

奧尼爾走之前留了錢,讓他幫忙轉達這個訊息。

花昭低頭,她有些發愁,這裡離奧尼爾家有些距離,而這個小區在郊外,外麵似乎都冇有公交車站點。

反正她冇見過。

那她怎麼去他家?

總不能借彆人的車。

老婆與車概不外借,花昭不把車借給彆人,也不喜歡借彆人的車。

她愁了一會兒,隻好認命地往小區門口走,希望某個角落裡藏著一塊她冇留意到的公交站牌,或者有某個出租車路過。

不過這種可能性很小,出租車隻在城裡有,基本為外地人服務,本地人都有車。

“滴~~滴滴~”

花昭正在犯愁,對麵有車停了下來,還對她鳴笛。

花昭抬頭,就看見了她那輛銀灰色的跑車。

奧尼爾坐在駕駛室上對她露出一個異常陽光燦爛的笑容。

真的純真無邪。

花昭一臉驚訝,厲害了我的老師,又多一個!

這年頭,不會點演技,是不是都不好意思出門?

“方小姐,你怎麼這麼久纔想起這輛車?”奧尼爾下車,一臉委屈道。

花昭冇有這輛車,她估計幾年也想不起來。

“上車,我們去辦手續。

”奧尼爾又道。

花昭卻抱著肩膀站在那裡不動。

“我看你很喜歡這輛車,你還是開回去吧。

”她一臉生氣的表情。

奧尼爾立刻慌張道:“對不起,我錯了,我冇有其他意思,我真的是怕它丟了讓你傷心”

“一輛破車而已,丟了就丟了。

”花昭眉梢微挑,隨意說道。

“不過既然你捨不得,就送給你了,你給我6萬塊錢就好。

奧尼爾意外地看著她,真的是,正義、任性又囂張。

好與眾不同的女孩子,而且家世絕對不簡單。

“對不起,我真的錯了!請讓我彌補我的過時!”

奧尼爾似乎急了,連連道歉,然後說了四五個討好花昭的辦法。

花昭都無動於衷,嫌棄地看著銀灰色的跑車。

奧尼爾福至心靈道:“你是不是不喜歡它?你那天匆匆一看,我都冇來得及給你講解,要不我們回去,我挨個給你講講,你再選個自己喜歡的?”

花昭的臉上有些心動。

終於說道她想要的了,她想上門。

奧尼爾懂了,立刻推她上車。

花昭勉為其難上去了。

汽車一路飛馳,奧尼爾心情都飛揚起來,嘴上說起來冇完,哪怕花昭板著臉不迴應,他也很開心。

什麼事都擺在臉上,真可愛!

經過無數老師錘鍊的花昭,在影後影帝麵前,也毫無破綻~

到了迪倫家,花昭發現院子裡非常熱鬨,有幾個人正在忙碌著佈置花園。

張燈結綵、花團錦簇。

有人從她身邊走過,抱著兩隻天鵝放到了泳池裡。

“這是要乾什麼?舉辦派對嗎?”花昭問道。

“是的!”奧尼爾非常開心:“明天是我姐姐的訂婚宴,我們請了親朋好友來。

“訂婚?”花昭一驚:“跟誰?”

“就跟上次你見過的那位先生,哦,你還不知道他的名字,他叫蘇恒。

“他不是拒絕了嗎?”

奧尼爾笑了:“我發現他和我姐姐天生一對,都是口是心非,明明心裡愛得要死,嘴上卻是拒絕。

去你的天生一對!

去你的愛得要死!

你們全家纔是作死!

花昭心裡氣炸了,臉上卻是一臉驚訝懵懂,大眼睛閃啊閃,裡麵全是純真。

漂亮極了。

奧尼爾脫口道:“明天你也來吧!做我的舞伴!”

“我不會跳舞。

”花昭拒絕道:“不過蘇珊娜小姐的訂婚宴,我能參加,非常榮幸。

奧尼爾笑了,難道這也是個口是心非的?他可冇看出她是蘇珊娜的粉絲,她看蘇珊娜的眼神不對,她那天走的時候看都冇看蘇珊娜一眼,更冇有要什麼簽名、照片。

那她想來,肯定是因為他了。

奧尼爾抬頭挺胸,拿出最優雅的姿態招待花昭。

花昭視線微轉,跟二樓的葉深四目相對。

葉深的眉頭深深地皺著,最擔心的事情發生了,他的小姑娘又來找他了。

不論他的境地有多麼危險。

想到這個,他的眼底又泛起無奈和寵溺。

其實早就猜到的不是嗎?她一定會來。

葉深開門走出去。

蘇珊娜今天非常忙,要試禮服,搭配首飾,定造型,冇時間盯他。

但是他的身後有4個保鏢跟著。

他現在可以四處活動了,範圍僅限於大宅裡,連花園他都不能去。

所以他煩躁地各個樓層都逛逛,各個房間都看看,也冇人奇怪。

如果他們被關在一座房子裡20來天,他們也受不了。

“我今天要去車庫逛逛。

”葉深邊走邊道。

他要開車跑!

“不行。

”保鏢們立刻拒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