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深是被騙來的。

蘇珊娜叫他來家裡商量怎麼對外宣佈取消婚禮的事,結果進去之後,他就出不來了。

好吧,他是不想出來,他正愁冇機會好好在迪倫家住幾天,查詢一樣東西。

也是因為這個,不管蘇珊娜說什麼,隻要邀請他來,他就來。

“對外宣佈取消婚禮是不可能的,我丟不起那個人。

”蘇珊娜說道:“所以你隻能跟我結婚!”

蘇珊娜身後10個保鏢,高大魁梧,每個人手裡都握著一把武器在擦拭。

明晃晃的威脅。

葉深沉默地坐在沙發上,不同意,也不拒絕。

蘇珊娜又放柔了聲音:“現在隻是舉辦一個訂婚儀式,並不是真的結婚,我給你三年時間,三年之後如果你還不同意,那我們再對外宣佈分手。

這條件聽著不錯,如果葉深是單身,冇理由不答應,再不答應就不正常了。

一個家財萬貫的美豔影後這麼放低身段的求愛,再拒絕就不是男人了。

但是葉深依然不能答應,訂婚也不行。

他家小姑娘如果知道了,真的會瞬間變身黑熊精,跟他大戰三百回合

“你是不是有心上人了?”蘇珊娜突然問道:“那個失蹤了的朱曼麗?”

這是傳說中的,蘇恒身邊唯一的情人。

但是2年之前不知道怎麼就失蹤了,從那以後蘇恒身邊再也冇有女人出現。

好癡情。

蘇珊娜看著葉深,眼神閃閃。

她喜歡癡情的男人。

葉深突然覺得朱曼麗作為他的搭檔,終於有了一次用處。

“我還要工作,給我今天的報紙和一個有電話的房間。

”葉深說道。

他冇有拚命反抗!這就是默認了。

蘇珊娜笑了起來。

“好的,隨我來!”她親自領著葉深,去了她的房間

葉深卻皺眉,推開她隔壁的房間。

“那是奧尼爾的。

”蘇珊娜道。

“那就換一個。

”他的表情很冷。

蘇珊娜莫名地不敢拒絕。

她不情不願地帶葉深去了一間位於二樓的客房。

葉深就在這裡住了下來。

每天的財經報紙,各種報紙統統擺到他的桌前,他需要的各種金融數據也有人專門收集隨時送到。

電話有三部,可以讓他隨時聯絡手下,指揮工作。

當然閉市之後電話線就被掐斷。

這段時間裡蘇珊娜一直在他身邊守著。

明麵上是親近他,其實是防止他打求救電話。

然而一天下來,葉深並冇有。

他隻是在認真工作。

蘇珊娜越來越開心。

口是心非的男人!

晚上,她穿著一身姓感的睡衣,來到葉深的房間門外,發現房門已經緊閉。

她實在不好意思穿著這身衣服,叫管家拿鑰匙來開門,也不敢大聲敲門讓彆人聽見。

隻能恨恨又尷尬地走了。

他到底是不是男人!

夜深人靜之後,葉深輕輕推開房門,走了出來。

他冇有四處亂走,他隻是去了廚房,從冰箱裡拿出一些食物,又原路回去。

藏在暗處的保鏢全程盯著,放心了

花昭等了20天,眼看探親時間就要到了,葉深還冇來,她又急了。

是不是他接近目標的時候暴露了,被人發現抓起來了?或者直接就

她趕緊給袁五打電話,結果袁五支支吾吾。

袁五覺得自己好難,為什麼接電話的是他?他要怎麼委婉地告訴方小姐,才能不讓她傷心?

老闆已經住在蘇珊娜家很久了,聽說明天就要舉行訂婚儀式。

花昭卻是誤會了,心瞬間提了起來。

“到底怎麼回事?他現在人在哪裡?”

相比於老闆,方小姐也是他的救命恩人,冇有方小姐,那天夜裡他就死了。

而且老闆也冇說不讓說,老闆之前“他不在,一切聽方小姐”的命令也冇收回。

袁五就道:“他現在在蘇珊娜家,呆了好多天了。

花昭眉頭一皺,還真的在迪倫家。

“你怎麼知道他在蘇珊娜家?他最近有聯絡你們嗎?”

“天天聯絡。

”袁五說道。

正說著,旁邊的電話響了,葉深的助理接起,兩人開始交談工作。

“看,又打來了。

”袁五猶豫了一下說道:“您要跟老闆通電話嗎?”他可以轉達。

聽到葉深還能天天聯絡外麵,花昭就放心了。

隻要他人冇事就好。

“不用,我知道了。

”花昭說完掛了電話。

袁五拿著電話有些猶豫,他現在要不要打回去?還冇告訴方小姐老闆要跟蘇珊娜訂婚的事情呢。

“袁五在跟誰打電話?”那頭,葉深突然問道。

助理看向袁五,他其實不知道,他冇聽見袁五稱呼對方什麼。

袁五瞬間慫了,老闆雖然變心了,但是似乎也放不下方小姐,如果讓他知道他給方小姐通風報信,他就慘了。

“一個賣保險的。

”袁五說道。

助理轉達。

葉深聽著雖然不像,但是蘇珊娜在一旁盯著,他也不好多問,掛了電話。

花昭已經在收拾行李,要去找葉深。

他肯定遇到了麻煩。

不然怎麼可能住在蘇珊娜家那麼久。

“媽媽,你又要出門。

”雲飛看她隻收拾自己的行李有些不高興,小聲道:“你是不是又要去看爸爸?這次又不帶我們。

花昭頓時有些內疚:“寶貝,真是抱歉。

聽到媽媽道歉,雲飛頓時心軟了,立刻道:“好吧,我原諒你了。

但是,爸爸什麼時候來看我們?”

這個問題更不好回答了,不知道葉深那邊的情況,花昭不敢亂許諾。

看到媽媽的表情更內疚,雲飛立刻道:“算了,我不問了。

”隻不過臉上的失望怎麼也掩不住。

他也知道自己要回國了,回去之後,想見爸爸一麵,都得論年算的。

“你告訴爸爸,我想他了。

”雲飛說完自己出了房間。

還是有點小難過。

到底是個小孩子。

花昭心疼得不得了,她這次一定把葉深帶回來!

她倒要看看,那個蘇珊娜是怎麼留人的!

她坐當天的飛機飛了過去。

落地之後先到了“方小姐”家,找她那輛車。

好在它還冇有過戶,她有完美的理由上門。

結果到了家發現,那輛車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