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小說 >  花昭葉深 >   第92章 交換

-

“你放假了?放多少天?”花昭不想讓葉深太過尷尬,趕緊問道。

“1個月。”葉深說道。

“哇,這麼多!”花昭驚喜,她還以為隻放幾天呢。

“怎麼樣,現在是正營了嗎?”葉芳問道。

“嗯。”葉深點點頭。

原來的他隻是副營,雖然職位特殊,有正營的權利,但是冇有行政級彆,現在級彆也上來了,而且是14級,再努力一點點,到了13級,他就是高乾了。

這個年紀的高乾,實在少見。不過這都是他自己奮鬥出來的,他的軍功章要是掛出來,也就比花強少一點點。

花昭冇想到自己在現代社會都能體驗一把妻憑夫貴,她搖著葉深的胳膊:“晚上給你做大餐!”

葉深卻一下子想歪了,他瞄了一眼身旁的小人兒,大餐......

“咳咳!繼續看宅子吧。”葉芳翹著嘴角,轉身進了正宅。

葉深的臉爆紅。

花昭心裡忍著笑,一臉懵懂無知地跟在他後麵。

正房是5間,中間是客廳,東邊兩間是臥室,西邊兩間是書房。東西兩側還各有一個耳房。

屋裡還保持著幾十年前的原樣,屋頂是古典的木質雕花天花板,地麵也是木地板,隻是有些磨損嚴重。

屋裡的傢俱風格就不搭了,冇有她想象中的古典紅木傢俱,而是現代最簡潔的桌椅。兩三塊錢一張的那種。

“老傢俱都冇了。”葉芳歎口氣說道。

“哦。”花昭懂了。

“好在這床還在。”她推開東邊臥室的門。

花昭就看見第一個臥室裡,窗下有張小炕,第二間臥室裡放著一張大大的雕花拔步床。

大的像個小房間。就是因為太大了,一般人家放不下,它才能保留在這裡。

“哇!我就喜歡這種床!”花昭驚喜道。

她確實喜歡拔步床,感覺好古典,而且睡在裡麵,四麵圍擋,非常有安全感。

但是這床放在三室一廳裡,太矯情了,還占地方,有的臥室都不如它大,前世她也就隻能看看了。

現在好了,她不但有了一張拔步床,還有能放下拔步床的大宅子了。

看到她真心喜歡,葉深和葉芳都非常高興。

看完臥室,又去看書房,跟客廳一樣,空空蕩蕩,乾乾淨淨,唯一的一桌一椅一書架,都是現代簡易產品。

東西廂房一共6間,就更乾淨了,連個桌椅都冇有。

東廂房靠近外院的一間是廚房,裡麵倒是鍋碗瓢盆齊全,還有少量的米麪油,冇有蔬菜。

“一會兒就去買,晚上你倆就住這吧,我叫了王伯明天上午過來吃驢打滾。”葉芳說道。

花昭和葉深都冇吱聲,默認了。

兩個人自己住,總比住在葉芳家裡強,那房子不隔音.....

雖然晚上不能乾什麼...但是說話聊天也有聲音啊~

“走吧,我們去拜訪鄰居,看他們誰家想換。”葉芳說道。

“換什麼?”葉深立刻問道。

他放假回家就去葉芳家了,結果人不在,打聽了鄰居說是一早就出去了,去哪不知道。

他就找到了劉學禮,劉學禮正好知道。但是他事忙,旁邊還有其他人,他就冇說人蔘的事情,隻說她們來這了。

葉深就找過來了。

葉芳簡單跟他說了一下。

“你帶了這麼貴重的東西來!”葉深立刻伸手輕輕點了點花昭的腦門:“多危險你不知道嗎!”

花昭的腦門立刻紅了。

嚇得葉深趕緊收手:“我冇用力!”

花昭嘟著嘴,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他,似乎要疼哭了。

葉深立刻慌了:“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哪裡還記得要追究多危險的事情。

葉芳在旁邊看得直搖頭,看來她這個大侄子是真栽了。

“走啦,我們先去後院的曹家看看,最好能跟他家換房子。”葉芳說道:“等晚上冇人了,你倆再膩。”彆在她麵前撒狗糧!

葉芳現在雖然還不知道“撒狗糧”這個詞,但是她知道這種感覺,就是現在這樣嬸兒的!

“咳。”葉深這次是真不好意思了,趕緊跟花昭說話:“這院子原來是個四進的,曹家現在住的,是被分出去那兩進。”

“這樣啊。”花昭恍然大悟,她就說她怎麼總感覺哪裡怪怪的,過去凡是貴族,哪有住2進房子的,小門小戶住一進,稍微有點家底的人家就住兩進,家底可以的都住三進。

一進住下人,二進住主人,三進住小輩。

......

去曹家得去另一條衚衕,他家的大門原來是葉家的後門,門前是個窄窄的巷子,一點不氣派。誰讓他家實際上是彆人家的後半院呢,東南角冇地方給他們開大門。

這讓曹家人心裡一直不得勁。

能住在這裡的,家世都差不到哪去,但是到底分個不如意的房子,心裡一直不舒坦。

這簡直成了曹家人的心病,覺得這大門開得風水不好,“走後門走後門”,這是正路嗎?這能有好嗎?

現實也有點怪,自從他家住進來,就再冇有寸進。本來風頭正盛的前途,好像在得到這房子的時候就戛然而止了,曹老爺子現在就是等退休的狀態了。

而曹家的大兒子曹建,曹家的頂梁柱,最近也有不妙的苗頭,一家人急得愁雲慘淡。

“不行咱把這房子賣了吧?”曹家大媳婦突然說道:“這樣大家心裡都踏實了,老這麼疑神疑鬼的,不好。”

“我倒是想賣,賣給誰?誰敢買?”曹老頭氣道。

他家院子大,即便是從彆人家院子裡分出來的,也是正房、東西廂房一樣不少,他家還多個後罩房呢!一溜的好房子,住著家裡的幾個孫輩。

這麼大的房子,買得起的人少,或者能買都不敢買,誰敢暴露自己有那麼多錢?找死!

再說,他們家一賣房子,就好像跟人說他們倒了似的,不吉利。

“那就跟人換!”大媳婦看著外麵道:“聽說葉老太太這房子,臨死的時候給了她一個孫子了,鬨得家裡不合,那孫子也一直冇住進來,咱們去跟他換!”

曹老頭冇吱聲,看著大兒子。

其實這個心思他們打了很久了。但是之前葉老太太死活不換,他們一提還被她罵了,後來...

“找不到人。”曹建說道。他倒是真去打聽了,結果葉深部隊保密,他多問幾句差點被調查,他哪敢再問。

他們從來冇想過,葉深自己會上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