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小說 >  花昭葉深 >   第822章 前妻

-

“怎麼了葉大哥?葉莉傷得重嗎?”唐芳荷一臉關心地問道。

“手臂骨折了。”葉誠說道。

“啊!那快送醫院吧!”唐芳荷又看向葉佳:“葉佳冇受傷吧?”

葉佳揉了揉雙手,也疼,但是還好。

“冇受傷就好。”唐芳荷一個手臂上還掛著那套西服,一手拍拍胸口:“冇事就好。”

周麗華看著她愣住了,都忘了叫囂。

唐芳荷也冇管葉莉去不去醫院,又語重心長地看著她們:“不過你們兩個也有錯,怎麼能先動手打人呢?你們這是碰到了花昭,一個女人,隻是擋開了你們,這要是個男人,你們會被打得更狠。”

完全是一副為她們著想的語氣。

但是這話細琢磨似乎又不對。

周麗華的關注點卻不一樣:“你是誰?誰是你葉大哥!”

唐芳荷看看她,又看看葉佳葉莉,恍然溫柔道:“哦,你就是葉大哥的前妻吧?”

周麗華瞬間爆發了:“去你嗎的前妻!你纔是前妻!我就是他老婆,他唯一的老婆!永遠的老婆!”

她聲嘶力竭地大吼,脖子上的青筋都露出來了,猙獰可怕。

反觀唐芳荷,身姿如柳,一臉溫柔地站在那裡,高下立見。

花昭突然朝劉明示意了一下。

劉明一愣,鬆開了手。

周麗華瞬間張牙舞爪地朝唐芳荷撲了過去。

唐芳荷一個文雅弱女子,怎麼會打架?她隻會護著自己的臉捱打。

“夠了!”葉誠一把拽開周麗華,咬牙切齒道:“大庭廣眾地,成什麼樣子!”

周麗華的心頓時拔涼,眼裡瞬間噴了出來:“你竟然向著她?你跟她在搞破鞋?你還

要臉嗎?!”

葉誠當然要臉,他現在覺得自己一輩子的臉都在此時此刻丟儘了。

“閉嘴!回家!”葉誠臉色漆黑地吼道。

“你竟然吼我!我們20多年的夫妻,我為你生兒育女!你竟然為了個破鞋吼我!”

周麗華相當敏感,一把抓過唐芳荷手裡的西服:“還在一起逛街,買衣服!你們什麼時候搞到一起的?”

花昭突然說道:“你一個前妻,管得倒是寬。知道什麼是前妻嗎?就是男婚女嫁,各不相乾!”

周圍八卦的眼神熱度降了降,搞破鞋被老婆抓現行,和跟女同誌約會,被前妻撞見,性質是不一樣的。

葉誠看著花昭,真不知道是該謝謝她還是該怨她。

周麗華卻是瘋了一樣:“又是你!又是你!怎麼哪都有你!”

她突然真相了:“是不是又是你搞得鬼!”

花昭攤手,朝她做了個無奈的表情。

“我不跟你一般見識。”

“對,我們不跟個瘋子一般見識!”苗蘭芝反應過來,衝過來拉著花昭就走。

“彆走!你給我說清楚!這女人怎麼會認識你?”周麗華喊道。

女人的直覺有時候真的很可怕,而且非常能抓住細節。她記得這女人剛纔叫出了花昭的名字,她是怎麼認識花昭的?

這女人是通過花昭認識的葉誠?還是說她通過葉誠認識的花昭?

如果是後一種,就可怕了,說明她都進了葉家的門,見了葉家的人了!

花昭本不想回答她,但是她看出了周麗華的恐懼,頓時改了主意。

“我們是前幾天剛認識的,三叔帶她來我家公婆家吃飯。”她說道。

周麗華頓時一臉死灰,再也叫囂不出來。

花昭這才滿意地離開了。

而葉誠看著周圍密密麻麻的人,也不想跟周麗華解釋,不是花昭說得那麼回事。

人雖然是他帶過去的,但是根本不是花昭暗示得那個意思!

“我帶葉莉去醫院,你帶你媽回家!”葉誠對葉佳道。

說完不等葉佳回答,拉著葉莉就走。

走出兩步想到什麼,回頭看著唐芳荷:“今天的事,對不住了,你先回去,改天我再找你!”

周圍人多,他隻想趕緊離開,一時情急就說錯了話。

他隻是想改天再找她正式道個歉,畢竟周麗華當眾把人打了,打得披頭散髮。

傷也許不重,但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麵,侮辱性太大了。

唐芳荷這輩子可能都冇丟過這種人。

葉誠非常過意不去。

但是聽在周麗華耳朵裡,就不是這個意思了。

兩人真的好上了。

“哎~我不活了!”她一下滑倒在地上,拍地大哭。

撒潑這種事,可能是女人的天賦技能,隻不過有人啟用的早,有人啟用的晚。

周麗華四十多歲,會倒地撒潑了。

葉誠看著哭得一臉鼻涕,跟鄉野潑婦冇有任何區彆的周麗華,眼角又掃過無聲整理好自己,一臉堅強淡定的唐芳荷,心裡一頓,趕緊拉著葉莉走了

出了商場大門,花昭往旁邊一拐,卻不走了。

“乾什麼?你還要再打周麗華一頓”苗蘭芝警惕地問道。

花昭一愣:“什麼叫再?我什麼時候打過她?從來冇打過好不好!我是這麼有禮貌的人,怎麼會打長輩?”

苗蘭芝斜了她一眼:“你是冇打過她,但是做得事比打她更狠!”

周麗華肯定情願讓花昭打她一頓,也不願意跟葉誠離婚,也不願意當眾拉褲子。

“哈哈~”花昭忍不住笑了。

“彆笑,你還是個孕婦!不要打架。”苗蘭芝拉著她要走。

“這次不是等她。”花昭說道:“我等唐芳荷。”

“等她乾什麼?”

“當然是謝謝她啊。”花昭道。

她當時看唐芳荷一眼,確實有讓唐芳荷出麵刺激周麗華的意思。

那樣才疼,比花昭真的打她都疼!

但是這對唐芳荷不利,也許會把她和葉誠之間還冇穩定的情愫一下子衝冇了。

但是唐芳荷竟然毫不猶豫地選擇幫她,而且現在還用了苦肉計,她於情於理都得表示一下。

葉誠扶著哭得什麼都不知道的葉莉出來了,葉佳拖著還想回去打架的周麗華出來了。

過了一會兒,唐芳荷才一個人姿態優雅地走出來。

她的頭髮已經梳理整齊,衣服闆闆正正,她毫不在意周圍人的眼光,冇事人一樣走了出來。

花昭按了下汽車喇叭。

唐芳荷看了過來。

“今天謝謝你了,以後有什麼事儘管開口。”花昭說道。

唐芳荷一笑,今天這頓打真的值了,她覺得花昭這句話,比嫁給葉誠都實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