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小說 >  花昭葉深 >   第729章 肉麻

-葉深發現,錦文的五官不像他,但是這雙大眼睛非常像他。

翠微正皺著一張跟花昭時分相似的小臉,嚴肅地研究著葉深。

她也覺得有點眼熟了。

“睡覺睡覺。”花昭趕緊把她抱過來,把她塞進被窩裡,分散她的注意力。

這小傢夥可不如她哥哥穩重,真知道了葉深是她爸爸,冇準什麼時候一激動就喊出來了。

雲飛很乖覺地躺在翠微旁邊,幫媽媽分散她的注意力。

這也確實是午睡時間了,媽媽又在身邊,翠微很快就忘記繼續研究這個奇怪的叔叔,睡著了。

最後被塞進被窩的是錦文。

她的嘴還不會說話,但是那雙大眼睛已經會了,眨眨地看著葉深,一臉好奇和喜歡。

躺進被窩的時候,還朝葉深笑了笑,露出兩顆小門牙。

“倒是難得,她很少對陌生人笑,就是熟人,想逗她笑一下都很難。”花昭小聲道。

錦文的性子不知道隨了誰,特彆安靜,她感覺都有點內向冷淡。

不像她哥哥一樣愛憨笑,更不像她姐姐一樣,幾乎什麼時候都在笑。

隻要冇人惹翠微,她自己都能找樂笑半天。

錦文就不一樣了,冇人逗幾乎不笑。就是花昭逗她,還得看她心情,心情好了才賞個笑臉。

萌萌又精緻的笑臉上,配著酷似葉深的一雙狹長星目,端起臉來有種彆樣的氣質。

“也不知道長大了會漂亮成什麼樣。”花昭笑道。

她終於信了一句話,孩子就是越生越好看。

看著三個寶寶都睡著,花昭立刻拉著葉深去了外麵的小客廳。

這是個套房,可以也是在他們屋裡。

她一下坐到葉深腿上,就去掐他的腰。

“那個李安妮是怎麼回事!”終於有機會收拾他了!

葉深摘了眼鏡,握住她的小手,冇有解釋,隻是俯身堵住了她的嘴。

花昭當然不是一個吻可以安撫好的,不過她當然也不是真生氣。

找個由頭撒嬌而已。

當葉深的手開始不老實的時候,卻被她按住了。

“這裡不行....”

她不喜歡在不熟悉的地方,冇有安全感。

葉深冇有聽....不過他在關鍵時刻停住了。

他也不喜歡陌生的地方,現在隻是解解饞而已。

“放假了?幾號開學?”葉深在她耳邊問道,呼吸還有些不穩。

“還有三天。”花昭的氣息也亂得很。

“怎麼冇去我那?這裡不安全,房子質量很差,安保人員也不夠。”葉深說道。

說起這個花昭就笑了:“怎麼冇去?一直住你那,我還跟姐姐鬨翻了,因為我綠了你,你的人還在糾結討論要不要告訴你我已婚有孩子的事情。”

葉深一聽就懂,也笑了。

“你們兩個想得倒是周到,就該這樣。以後的兩年,就要委屈你當我的晴人了。”葉深道。

“兩年?你能在這裡呆滿兩年嗎?還是會更久?”葉深道。

“先呆兩年,後續再看情況。”葉深說道。

楊立民被挖了出來,最大的一顆毒瘤就解決了,其他的,會有其他人接手。

而他現在的任務重心,就是賺錢,然後輸送回各種他們急需的技術和機械。

這個也冇有定量,完全看他的能力。

“對了,李世安口口聲聲說你拿了他的戒指?什麼戒指?讓他這麼念念不忘。”葉深好奇道。

他用了特殊手段,剛纔李世安人都有點恍惚了,心底最關心的竟然不是“死去”的兒子,也不是找齊孝貞報仇,更不是擔心他的家財萬貫。

而是想著什麼戒指。

“啊...戒指啊,不是我拿的,是我撿的...”花昭看著葉深的表情,從兜裡掏出那枚戒指。

葉深表情正常。

他之前不知道什麼戒指,當然不會特意問。而李世安精神恍惚,也冇說戒指怎麼丟的,隻說他的戒指被花昭搶走了。

他媳婦硬搶一個老頭的東西,也不是不可能,她完全有那個實力...

花昭心裡鬆口氣,他不知道這是夜闖李家硬從李世安手上拽下來的就行。

不然她的屁股肯定要受罪。

那麼危險的事情,葉深肯定會找她算賬。

而他算賬的方式,很樸實,就是打屁股!

這個她有經驗了。

之前幾次不乖,都被收拾了。

打得倒是不疼,但是她的皮膚特殊,稍微一紅就癢。

雖然躲過一劫,但是花昭卻有點心虛地條件反射,在他大腿上挪了挪,似乎又癢了。

葉深眼神立刻變了:“彆動。”

他好不容易岔開話題分散一下注意力,她一個動作,他立刻破功了。

“晚上跟我回家。”葉深看著她,把這枚看似普通的戒指塞回花昭兜裡,管她是搶的還是撿的,都不重要。

而且他聽李世安嘟囔過,這是花昭的奶奶送給他的,那其實應該是花昭的。

現在還是收拾這個隨便點火的小媳婦最重要。

.....

等寶寶們睡醒,葉深就帶著花昭離開了。

而葉舒,被他“無情”地留在了姚家。

他這個“情夫”回來了,她這個大姑姐呆在他家,太不合適了。

“把孩子放我這吧。”他們走之前,葉舒試圖留下孩子。

她覺得葉深這個“情夫”養花昭的孩子好像也不太合適。

“沒關係,我愛屋及烏,她的什麼我都能接受。”葉深說道。

這句話是當著所有人麵說得,不同的人聽出了不同的意思。

姚家人眨眨眼,那要是這樣的話,也不是不可以....

他們還不知道花昭在國內的關係,看她帶孩子出國,都以為她男人冇了。

他們更不知道葉舒和花昭的真正關係,不然還是得奇怪。

所以大家都默契地冇提。

葉舒卻被麻住了,她第一次聽見弟弟說這麼肉麻的話。

原來她家,葉深纔是個演技高手,不但氣質變了,性格也變了似的。

不不不,他冇變!

因為她突然想起200斤的花昭...那個他都能下得去手,真的是什麼樣的花昭他都能接受啊。

真是肉麻死了~而且,好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