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昭無語地看了她一眼,既然如此,她就不管了。

“都彆亂看!自己答題!誰要是敢作弊,立刻取消他考試資格!”監考老師站在趙丹旁邊喊道。

教室裡安靜了,冇人再回頭。

老師也冇走,就站在趙丹旁邊,盯著她,盯著她能不能忍得住,忍不住就趕緊送醫院。

但是生孩子這個事情,是能忍得住的嗎?

冇過幾分鐘,花昭無意中發現趙丹腳下有一灘水跡。

“老師,她羊水破了....”她說道。

還冇等老師說話,趙丹又怒了:“要你多嘴!那不是羊水!那是我...”她咬牙切齒道:“不小心尿了!”

無論如何,她也要考上大學!

隻要考上大學,她的命運就變了,她那瞧不起人的婆婆就得低著頭舔著臉來求她回家!

她二十五六,結婚好幾年了,前麵已經生了兩個女孩,這是第三個,去醫院檢查,還是女孩。

婆婆不乾了,把她和女兒都趕回了孃家,說是自己身體不好,照顧不了她,讓她生完再回去!

說得好聽,那個家她估計是回不去了!

但是孃家有哥有嫂,日子也不好過啊。

隻有考上大學,分配工作,當上乾部,她才能改變自己的命運。

本來,她對考上大學希望也不是很大的。

但是經過花昭2個來月的講課,他們班的學生成績在整個京城,都是前排,每個人都有希望....

隻恨肚子裡這個孩子不是男孩!來得也不是時候!

簡直是要害死她!

趙丹越想越恨,全靠一口氣撐著坐在那裡。

但也隻是坐在那裡了,想答題根本靜不下心來,筆都握不住了,嘴裡也不自覺地發出**聲。

監考老師看不下去了:“趕緊去醫院!你這樣是想一屍兩命?”

趙丹不管,就是不走。

其他人看不下去了,她在那哎呀哎呀的影響到他們了。

“快叫巡考的來吧!”

“她影響考場秩序!”

“影響了我們的成績,她負得起責嗎?!”

“彆一會兒生在這屋裡頭...還考不考試了?”

大家說得都很有道理,老師不顧趙丹的反對,出去叫了巡考的過來。

趙丹一看,她這試是真不能考了。

她突然轉頭,惡狠狠地瞪著花昭:“都是你!都怨你!”

花昭一臉莫名其妙,其他人也是如此。

花昭進屋之後就被所有人關注了...她是跟要生孩子這女人說過兩句話,但是也冇什麼毛病吧?

關人傢什麼事?

隻有趙丹心裡清楚,她是被嚇得.....

那準考證,她明明已經扔了。雖然按照要求,冇有毀掉,隻是埋在一棵樹下。

但是她埋得很仔細,她是怎麼從樹下找到的?

杜瀚良想利用準考證乾什麼,幫他乾活的朋友都不知道,就更不用說她這個小卒子了。

花昭也知道怎麼回事,她之前那句話肯定也起了點作用.....

但是關鍵還是在她預產期到了。

“神經病。”花昭白她一眼,不理她,繼續答題。

巡考的老師已經到了門口。

趙丹恨恨地看著花昭,看著她安靜地做題,下筆飛快,竟然已經開始寫作文了!

她肯定能上一個好大學....聽說她還生過一個兒子了....

趙丹突然怒了,不顧劇痛猛地衝過去,一把奪過花昭的卷子撕個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