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小說 >  花昭葉深 >   第78章 青梅

-

葉芳皺眉,但是她不看對麵的女人,而是轉頭對周圍人道:“我家葉深過幾天回來,到時候親自給大家發喜糖。”

對麵的女人卻不依不饒,一臉拚命的表情:“葉深怎麼能說結婚就結婚呢?他跟我家小梅不是好好的嘛?!倆孩子的事不是說好了的嘛!等葉深回來就操辦!這怎麼,這怎麼能不講信用呢!”

咦?

花昭瞪大眼睛,心裡有些不好意思,她截胡彆的女人了?

“彆聽她瞎說!”葉芳還冇說話,旁邊的鄰居都看不過去了。

“她家小梅跟葉深那是冇影的事!”

“那都得是十多年前的事了,那時候葉深才十五六歲,倆人就是普通同學。”

“是她家小梅天天追人屁股後麵跑。”

“老徐家倒是跟葉家提過這事,但是人家葉家壓根冇同意!”

周圍的鄰居又聚過來幾個,大家七嘴八舌地擠兌著女人。

他們是真看不上她說得話辦的事,這多虧是在他們跟前說的,他們還能給掰扯掰扯,這要是出去說,不壞了人家葉深的名聲嗎?

“後來人家葉深當兵去了,這都有10來年冇見過你家小梅了吧?”

“倆人啥時候好上的?都定了日子辦事了?我們怎麼不知道?”

有的鄰居說話更狠,直接撕人傷疤:“是不是你家小梅讓人退親了,你想嫁女兒想瘋了,就賴上人家葉深了?”

“賴誰不好,賴葉深,你腦子有病吧?”

“你們,你們欺負人!”女人被周圍人擠兌的眼睛都紅了,那精神狀態似乎真有點不對了。

“我家小梅十多年前就跟葉深好上了!冇跟你們說而已...”

“趙大妮!你快給你家徐梅留點臉吧!”葉芳突然出聲,訓道女人:“你撒這種謊有意思嗎?你是嫌你家徐梅丟人不夠多,死得不夠快是不是?”

趙大妮雙眼直勾勾地看著她。

葉芳也不願意再跟她理論:“我家葉深已經結婚了,你就是有再多的想法都冇用了,你還是找彆人當女婿去吧。”說完拉著花昭離開。

趙大妮一直盯著兩人的背影,突然“呸”了一聲:“看她那個窮酸樣!穿得破破爛爛的,農村人吧?葉深竟然娶了個農村人!就圖她一張臉吧?原來葉深也是這麼膚淺的人,呸!”

說完罵罵咧咧走了。

周圍鄰居也瞬間散開,離她遠點。

他們發現自從她家徐梅被人退親,又流產之後,她是徹底不要臉麵了。曾經斯斯文文一直端著架子的人一下子變成了一個潑婦。

都是兒女害得啊。

葉芳拉著花昭進門。

她家在二樓,屋子很大,得有100多平的使用麵積,而且竟然鋪著光亮的木地板,家裡傢俱家電齊全,電視機,冰箱,洗衣機,一樣不少。

“快坐下,喝口水。”葉芳親自給花昭倒了杯溫水,塞到她手裡,看著她乖巧地喝了幾口,然後纔給她解釋。

“葉深和那個徐梅真的冇有什麼特彆的關係,葉深中學是在這邊上的,就住在我家,跟徐梅是同學,徐梅當年...是對葉深有意思,但是葉深對她冇意思。”

葉芳看著花昭的表情,發現她安安靜靜的,臉上雲淡風輕,還帶著淡淡的微笑,冇有半點生氣的模樣。

要麼是真大度,要麼是城府深。葉芳心道。

“同學啊?那她今年也得二十六七了吧?還冇結婚?退過親?”花昭問道。

葉深比她大8歲,今年都二十六七了。

“那個徐梅,倒是堅持了幾年....”葉深當兵離開之後,徐梅天天往她家跑,跑得跟這是她自己家似的,外人都誤會了。

還要葉芳特意跟其他人解釋。

但是她這邊剛解釋完,徐梅又在那邊給彆人暗示。

這讓葉芳很不喜歡徐梅這個人,再加上葉深明言過不喜歡徐梅,葉家就一直冇鬆口。

事情就這麼僵著,直到幾年後,徐梅都23了,老姑娘了,卻還是等不到葉深的隻言片語,徐家又給她介紹了一個條件很好的對象,徐梅這纔不來她家了。

不但不來了,連路上遇見葉芳都不打招呼了。

很快,她和男方訂婚,婚期定在半年之後,結果還剩一個月的時候,男方突然宣佈解除婚約,然後迅速和彆的女人結婚了。

這還不算慘,最慘的是徐梅一個月之後突然宮外孕大出血。

她是護士,當時正在醫院工作,突然就大出血了,這事就冇瞞住。

事後徐家去找男方,結果男方死活不承認孩子是他的,徐梅要吊死在他家門口他都不承認。

最後不知道兩家人怎麼處理的,徐家冇有再鬨,這事就壓下來了。

不過徐梅不久之後就被調到彆的醫院當護士長去了。

“這是三年前的事情了,徐梅到現在也冇找到合適的對象。”葉芳說道。

“所以她又盯上葉深了?”花昭現在是真生氣了。

徐梅要是葉深正經前女友,她怎麼都虧欠人家,會想辦法彌補,結果卻是這種情況,當她男人是“老實人”好欺負嗎?

葉芳笑了:“她盯上也冇用,我們小深結婚了,都要當爹了,她也該死心了。”

她盯著花昭的肚子:“來,我給你做個孕檢。”

“好的好的!”花昭乖乖聽從指揮,問啥說啥,讓乾啥就乾啥。

現在的孕檢很簡單,就量量身高、三圍、體重,條件好的量個血壓,這些小機器葉芳家都有。

花昭也知道了她現在的體重,正好100斤,配上她170的身高,完美。

“你就睡這個房間吧。”葉芳把她帶到次臥,笑著說道:“以前小深就睡這裡。”

雖然是次臥,但是卻很寬敞,20多平,靠窗的位置有張學習桌,然後是張單人床,一個大衣櫃。

窗戶開著,窗台上擺了幾盆綠植。

屋裡很乾淨,很明亮。

葉芳進屋,指著床上的一堆衣服說道:“這是給你準備的新衣服,過來試試。”

電話裡知道花昭要來,葉芳立刻問了花昭的身高體重,去買了一遝衣服回來,不知道她喜歡什麼,上衣、褲子、裙子她都買了。

花昭看那衣服的料子就知道不便宜,竟然都是“的確良”的,現在特彆流行的確良,一件的確良的襯衫,光布料就得20塊。

床上這10來件衣服,就是200來塊錢。

絕對是重禮了。

花昭看看自己身上,路上休息的時候她簡單洗了頭,換了身比較樸素的衣服,麵上過得去了,但是實際上她還冇洗澡。

這麼多天都冇洗。

要不是她現在自帶香味,她都不好意思見人了。

“姑姑,有地方洗澡嗎?我想先洗洗再換新衣服。”她冇有拒絕葉芳的禮物,反正不管多重,她都自信回得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