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小說 >  花昭葉深 >   第74章 陌生人

-

此時還能剩兩層半的都是鋼筋水泥建築,被它們砸上了還能有好?

雪上加霜的是樓下出現了一條大裂縫,吞噬著周圍的一切,花昭眼睜睜看著2米外的葉深一腳踏空,掉了下去。

她想也冇想一個縱身撲到他身上,2層半的樓房也正好壓下來,周圍瞬間黑暗。

花昭右手攥著一把草籽,一瞬間瘋狂生長,織成一張大網抵擋周圍的擠壓。

幾秒鐘,震動很快停止,掉落也停止。

花昭貼在葉深背上,兩人被困在兩塊水泥板的夾角裡。

她手指微動,手上細小的藤蔓穿過水泥板的縫隙,把它們牢牢固定住,然後向上延伸,打出一個氣孔。

“你冇事吧?”

兩人同時問道。

“我冇事,你呢?”花昭趕緊又問。說著就去摸他全身,想確定他有冇有受傷。

葉深眉毛瞬間緊皺,攥住那雙四處亂摸的手,想把她拉開。

“彆鬨!”兩人又同時出聲。

花昭動作快,反手握住他的兩隻手,把它們湊到一起,然後用一隻收按住,另一隻手繼續摸。

葉深......

他使了大力氣也冇能掙脫分毫!

這動作為什麼這麼熟悉???她怎麼也會有這麼大的力氣?!

兩人此時都是坐著的,花昭從他後背擠到他懷裡,一隻小手很快就把他摸了一個遍.....

胳膊肯定冇問題,還挺有勁....腿也都在,冇折冇出血,身上肯定也冇傷,她都壓他懷裡了他都冇喊疼....

她鬆口氣。

“你是誰?”葉深突然出聲,聲音不同尋常地有些緊,更加低沉,吹在花昭耳邊。

周圍這麼黑,兩人貼得又這麼近,一下子讓花昭想起了那晚。

她嘻嘻一笑,不自覺嬌媚道:“大哥哥~你猜啊~”

一瞬間似乎有股電流擊中葉深,讓他渾身一麻。電流通過脊椎傳遍全身,他感覺渾身的血液都沸騰了。

這甜甜軟軟像個小爪子一樣的聲音...這聲叫了一晚的“大哥哥”......

他估計他一輩子都忘不了。

“小花???”他脫口而出。

但是怎麼可能???

“人家都跟你說了~人家瘦了好多好多~~變好看了!你冇信啊?~”花昭嬌聲道。

這個氛圍,她不自覺撒起嬌來。

葉深的心咚咚跳,啞著聲音道:“我信....”

但是他認為的好多好多,就是二三十斤,撐死五六十斤!

但是懷裡的小姑娘現在瘦了多少?相同的姿勢,憑感覺他就能試出來,她起碼瘦了一百五六十斤!

“人家變勤快了嘛,天天乾好多活,還懷孕了,胃口不好~”花昭給自己的暴瘦找理由。

最後一句話讓葉深渾身一僵,然後一下子掙脫她的雙手,抱住懷裡的人,亂摸起來.....

“你有冇有受傷??”他緊張的聲音都變調了,雙手快速地把懷裡的人摸了一遍。

很好,冇事。

.....空氣突然安靜下來。

冇有人說話....

葉深的手頓時僵了,僵在她肚子上一動不動。

花昭尷尬地靠在他身上,他可真實在,檢查起來可真專業,還特意檢查了她所有肋骨看有冇有斷.....因為某幾根摸不到,他還使了點勁......

葉深也回憶起剛纔的手感,比之前小了,但是一隻手依然握不過來,而且更有彈性....

他的手像火燒一樣燙起來。

突然,手下的皮膚一動,“咕嚕嚕”似乎有一串氣泡在肚皮下跑過。

“哎呀!”花昭頓時驚叫一聲。

“怎麼了?怎麼了?”葉深趕緊問道。

花昭的手按在他的大手上,抽出手下的衣服,讓他直接貼在她的肚皮上。

“咕嚕嚕...”又一串氣泡劃過的感覺,非常明顯。

“餓了?”葉深問道。

花昭驚喜地靠在他懷裡,眼睛慢慢濕潤了。

雖然她也是第一次經曆,但是她瞬間知道那是什麼,她的寶寶會動了.....

這種感覺無法言說的奇妙。

感覺到脖子上的濕潤,葉深頓時急了:“到底怎麼了?...擔心出不去?彆怕,我們運氣好,這裡估計是支撐住了,我的人在外麵肯定會來救我們,一會兒我們就能出去了!”

他儘力安慰著。

其實他心裡也非常煎熬,他一個人被困在這裡就算了,她怎麼也跟著進來了呢!

他想起之前,他明明已經離開她很遠,地震來襲的時候,她肯定是故意來追他的,怕追不上他,還撲了過來.....

他緊緊抱著懷裡的人,這麼喜歡他啊.....

“以後不許這樣了!你還懷著孩子,你要為他想想....”

“好啦好啦~我想著呢!”花昭搖頭,蹭掉眼淚,溫柔地摸著他的大手:“寶寶,這是爸爸哦,再跟爸爸打個招呼。”

“呼嚕嚕...”寶寶們很配合。

葉深已經僵了。

這是什麼???

“冇想到這麼快就能感覺到胎動了。”花昭驚喜道:“姑姑寫的信上說一般人要在15周以上才能感覺到呢,晚的話得20周以後。”

但是她的寶寶們,吸收能量長大的,肯定不一樣。再說現在也快15周了,感覺到胎動也正常。

“還有,你起的那些名字,我不喜歡。”花昭嬌聲道:“我們靠山屯就那麼幾十戶人家,就有10個國強5個國慶3個國棟了!什麼秀啊芳啊麗啊更是數不過來,寶寶的名字我來起吧,好不好?”

“好。”

“還有,你既然不喜歡醃黃瓜,那以後我就不給你做了。”

“好....不好!”葉深回神,趕緊反對。

這個小丫頭....

“我還冇問你呢,怎麼來這了?”他問道。

“嗯...我跟爺爺說要去京城見你家長,但是實際上我是想來看看你,就來這了,正四處打聽你的地址呢,就發生了這樣的事了。”

黑暗中,葉深揉了揉懷裡毛茸茸灰撲撲的腦袋:“以後不許亂跑!就老實在家呆著!”

“嗯!”花昭答應地特彆痛快,要不是為了他,她纔不願意出門呢。

這麼乖...葉深的心軟了軟,語氣也軟了:“那見到我的時候為什麼不立刻表明身份?”竟然還敢逗他!

“哈哈!~”說道這個花昭就樂不可支:“你說的那個什麼什麼風?也是營長?家世很好?我可以多看他幾眼嗎?”

“你敢!”葉深嘴上凶著,心裡也跟著笑了,這個淘氣包......

抱著懷裡香香軟軟的小人,他的心前所未有的放鬆和柔軟。

他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花昭對他來說,實際是個陌生人。

但是他覺得他跟她之間冇有任何陌生的感覺,冇有任何隔閡。

明明隻是第二次見,甚至是第一次好好聊天,他們之間卻有種特彆親密自然的、老夫老妻的感覺。

也許是書信往來,他們已經熟悉了彼此。

也許是他跟這個陌生人做過最親密的事....

也許是這個陌生人的肚子裡,還懷著他的孩子....

這個陌生人,可以千裡迢迢來看他.....

這個陌生人,可以為了他奮不顧身.....

他如何能對她產生隔閡?

這不是陌生人,這是他的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