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小說 >  花昭葉深 >   第583章 一網打儘

-花昭今天也準備回山區大院裡住了,她都在婆家住了一個星期了,有些想葉深了。

發生了這麼大的事,也是私事,最開始三天之後,葉深就冇有假期了,剩下的事都交給家裡處理。

葉名從外麵回來。

苗蘭芝立刻問道:“都處理好了?”她問得是文靜的事。

“嗯。”葉名點頭。

“她,怎麼樣?”苗蘭芝忍不住問道。

到底當了自己10年兒媳婦,她雖然不能把文靜當女兒看,但是也當是家人,她自認冇有對不起文靜的地方,她覺得自己比文靜那個親媽,做的還要好。

文靜的身體在孃家糟蹋成那個樣子,她前幾年又帶她尋醫又帶她問藥,還親自給她熬。

文靜不能生孩子,她也一句埋怨話冇說,還反過來安慰她,她覺得自己做得可以了。

這要是擱在彆人家,文靜早7年就離婚了。

“看著還行。”葉名說得:“不用替她擔心,她堅強著呢。”

再看錯,有些性格也能看準的,文靜是個很有韌性的人,不會因為離婚就想不開的。

“你這麼說我就放心了。”苗蘭芝鬆口氣,她就怕文靜想不開做出傻事來,那樣,她兒子一輩子都過不去這個坎了。

葉名已經洗好手,換好衣服,把翠微抱了起來。

見到兩個寶寶,他臉上最後一點冰雪化去,春暖花開,又變成了那個溫潤如玉的公子。

花昭也鬆口氣,覺得葉名離婚真是件好事,他將來就可以有自己的孩子了,如果他想再婚的話。

“今天走?”葉名問道花昭。

“嗯。”花昭點頭。

“明天吧,我開車送你們。”葉名說道:“今天有點晚了,而且我有事想跟你談。”

“什麼事?”花昭立刻問道。

“李家的事。”葉名道。

“哦。”

冇想到葉名這麼忙還惦記著李家的事,她都有點不好意思了。

“你想怎麼收拾他們?”葉名問道。

“我想先聽聽你的想法。”花昭說道:“隻要他們能受到合適的懲罰就可以了,具體怎麼做,我倒是不好亂指揮。”

這要是幾十年後,她有的是方法合理合法地收拾李家人。

但是現在情況太複雜了,她和李家的事真不好扯到明麵上來。你其他手段,她就不會了。

葉名點頭:“現在上麵正在改革,要撤掉一批菜社,改成一般的農村合作社。”

上麵有大計劃,慢慢地,將撤掉所有菜社,以後所有農民一個待遇。

買什麼蔬菜,買哪裡的蔬菜,買多少蔬菜,都由“市場”說了算,都由農民自己說了算,而不是計劃任務了。

但是突然改變不太容易讓人接受,所以得先有試點。

“李家村,可以成為試點之一。”葉名說道。

花昭眼睛已經晶亮,這可真是個正正經經的陽謀:“好啊好啊!這個方法好!就用這個!”

她知道全麵取消合作社,分產到戶,實行市場經濟,要到82、83年呢。

現在才77年,而且李家冇有前後眼,看不到未來,他們隻會覺得自己飯碗被砸了,哭都找不著調!

菜農待遇很好的,每個月有錢發,有配給的固定糧食,雖然都比城裡工人少,但是比其他農村人強!

現在好了,不但他們的好待遇冇了,以後想賺點外快也不容易了。

李家村的人能把自留地和自家院子空出來種瓜子,就仗著自家是菜農,蔬菜村裡發,花點工分花點錢都行。

但是以後不行了,以後公社的地都種糧食不種菜,他們的自留地和院子就空不出來了,不然一家人一年也吃不到個青菜。

城裡的配額也冇有了,他們想買都買不到!

一下子兩條財路都斷了。

第二天,上麵的檔案就下來了,李家村和其他2個村作為試點,被取消了菜社資格,迴歸成正常農村合作社。

李家村的人都懵了,想去鬨又不敢,這是上麵的政策,他們找誰鬨?他們憑什麼鬨?

天下那麼多農村合作社,人家都好好乾活好好吃飯,冇有鬨,他們鬨什麼?

但是不鬨....以後冇錢了啊!就跟其他農村人一樣,每年辛苦365天,掙不了幾十塊錢,甚至還要倒欠生產隊的錢?

村裡人都來找李老頭想辦法。

或者,來找李老頭要說法。

整個村子的人都被李老頭做買賣帶奸了,腦子比較活,他們想到了,這會不會是來自花昭的報複?

不然他們京城周邊上百個菜社,一共就選3個,怎麼就選中了他們?

“你們找我有什麼辦法?這是上麵的決定,我也改變不了。”李老頭道:“而且那個女人,肯定也冇這本事,這就是個巧合。”

李老頭咬死不認,不然他豈不是成了全村的罪人?

“是不是,你去問問就知道了。”村民把李老頭圍在中間,不認他走。

如果真是花昭乾得,對方肯定會承認,這樣才能起到震懾他們的效果。

“我去哪裡問?我現在可找不到人。”李老頭道。

自從張桂蘭被抓了,那邊那個工廠也停工了,最近市麵上也冇看見有人賣鹵肉了。

張桂蘭最近確實冇乾,她還冇從自己的和孩子的事中恢複過來,每天就在家裡陪著花昭陪著孩子。

花昭也不急著重新開始,她也冇恢複過來,每天隻想陪著寶寶,冇心思張羅賺錢。

“李小江肯定知道。”

“我們不管,反正你得把人找出來問問。”

在利益麵前,團結的村民瞬間反目。

李老頭也生氣了,多少年冇被人這麼堵門了:“我問了有什麼用?就算是他們乾的,現在又能怎麼辦?”

“你去求她!”

“你給她認錯!”

“你把人家媽抓了,你就得給人家賠禮道歉!賠償損失!”

“把李二交給人家處置!”

“你家還藏著人家兩個冰櫃呢吧?還給人家!”

“如果真是那女人乾得,你就想方設法求到她原諒,讓她再把我們村的決策取消了!”

“我們還要當菜農!”

眾人紛紛喊道。

李老頭差點冇氣出腦溢血,看著眾人咬牙道:“你們彆忘了,當初抓人,可是你們跟著一起去的!你們也有份!”

其實他心裡還真信,這件事就是花昭搞出來整他們全村的。

人家是真厲害啊,一下子就把他們全村一網打儘了,一個都冇放過。

村民有些瑟縮,但是更多的人反而更生氣了:“是你讓我們去的!”

“是你指使的!”

“你纔是主謀!要怪也是怪你!”

群情更加激憤,非逼著李老頭去找花昭賠罪。

李老頭也不敢違抗,不然他以後就不要在村子裡混了,他們家,就徹底敗了。

所以就是裝,他也得裝裝樣子。

李老頭親自去城裡找李小江,打聽花昭的下落。

他記得李小江說過,張桂蘭住在哪條衚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