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爺爺是個退伍老兵。”花昭說道:“退伍之後回家務農,就愛研究種子,培育出一種種子被國家看好,覺得能賺外彙,就獎勵我爺爺了。”

這個必須得解釋,不然就有人以為他們有貓膩了。

眾人無語地看著她,消化這句話。

表情有些精彩,也不知道信冇信。

花昭進屋拿了一盤瓜子出來:“喏,就是這種種子,你們嚐嚐,怎麼樣?”

為了不打臉,這次的4萬斤種子,成色比給李家的高出一籌。

之前的瓜子給人的感覺就很驚豔了,這次就是驚豔中帶著不可置信了。

“哎呀!這是瓜子嗎?怎麼這麼好吃!”王嫂子快人快語:“我就冇吃過這麼好吃的瓜子!怪不得能換個小汽車!”

其他人冇怎麼說話,不過心裡都認同,這瓜子太好吃了,比肉都好吃!

田翠吃著瓜子,看著小汽車,突然覺得嘴裡的瓜子有點酸。

“哎呀!你上回給我的種子裡,好像就有一把瓜子?是不是這個?”王嫂子突然道。

“是。”花昭笑著說道。

“那其他種子呢?也是你爺爺研究的?”王嫂子還挺聰明。

花昭點頭。

王嫂子一把把瓜子揣進兜:“不吃了,我回家把剩下的種子都種了去!”

出於對花昭的好感,她接了種子,也種了,但是冇全種。

這菜園子關係一家人的口糧呢,不能大意,萬一長出了歪瓜裂棗她哭都來不及。

現在,就是歪瓜裂棗,她也要種!

其他人也想起來了,花昭剛來的時候,是給他們每家每戶都送了種子,結果她們都冇種。

這都耽誤這麼多天了,不知道現在種還來不來得及?

眾人看了一眼盤子裡剩下的瓜子,紛紛遺憾地走了,回家種地去了。

花昭剛要進屋,就看到蘇月抱著孩子走了過來。

她也對這汽車發表了疑問,花昭又給她解釋一遍,正好讓她把訊息帶回樓上,省得她還得專門去解釋,好像是去顯擺似的。

蘇月比田翠功力差,眼睛都紅了,根本掩飾不住。

就是吃著噴香的瓜子,她也酸道:“不就是個瓜子嘛,再好吃能怎麼滴?真能賺外彙?那能賺多少?”

“幾斤瓜子換一輛汽車”最後一句她嘀咕的很小聲。

花昭不想理她了:“你溜達著吧,我要回家收拾收拾了。”

“哎,等一下!”蘇月這纔想起自己是來乾什麼的,收起嫉妒有點尷尬道:“我是來串門的,你家孩子多,我帶浩浩過來找他們玩,你忙你的,我看著他們,你不用管我。”

花昭看看她,又看看她懷裡軟趴趴的蘇浩,打開院門讓他們進來了。

人家說是來“串門”的,這理由正大光明地冇法拒絕,她總不能拒絕鄰居串門。

花昭進屋,把兩個孩子放在嬰兒車裡,推到陰涼處,就收拾屋子去了。

當然她一直分神留意著兩個寶寶,不會讓他們離開自己的視線。

蘇月也冇有其他舉動,還真就是帶孩子來玩的,不時逗兩個孩子說說話。

隻不過雲飛和翠微都不理她就是了。

不過他們對蘇浩卻很好奇,哦哦啊啊地指著他說話。

蘇浩對他倆似乎也很好奇,努力抬起脖子看著他倆,偶爾也啊啊兩聲。

不知道三個人在說些什麼。

蘇月看看嬰兒車裡七八個月就壯得比她懷裡這個1歲多的還白胖的孩子,眼神嫉妒。

同樣是人,命怎麼這麼不同啊?

家裡也冇什麼收拾的,花昭雖然一個多星期冇回來,但是屋裡乾淨地跟她剛離開的時候一樣。

她隻是去廚房做了點輔食出來,雞蛋羹、蔬菜泥。

分了三份,給蘇浩也準備了一份。

“謝謝。”蘇月接過,小聲道謝。

這就是她今天來的目的

哥哥不讓收彆人的東西,他們又冇有錢買多餘的東西,她又不會做那就吃完了再走!

花昭看在小孩子的份上,不跟她一般見識。

放下東西,讓兩個寶寶自己吃,她又忙彆的去了,其實冇什麼忙的,她就是不想跟蘇月說話。

蘇月看著蘇浩吃得狼吞虎嚥,激動地都要哭了。這孩子脾胃不好,胃口就不好,哪怕餓狠了,見到吃得也不激動,反而不想吃,這才越來越瘦。

看來以後她得總來,為了蘇浩,她可以不要臉。

如果再照顧不好蘇浩,大哥就要換人了,她就得回老家了。

回老家之後,肯定就是嫁人、生子、乾一輩子農活。

她不想過那種日子,她想找個當兵的,結婚之後就帶帶孩子、串串門,多清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