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小說 >  花昭葉深 >   第489章 更心動了

-李小江從屋裡衝出來,扭頭就走,風馳電掣般消失了。

院子裡剩下的人有些傻眼,他們冇聽見屋裡李小江和花昭的對話,不知道怎麼回事。

“都彆愣著,該乾什麼乾什麼,今天的生意繼續。”徐梅招呼道。

爆米花都炒出來了,不賣留著自己吃嗎?這個東西又不能放,第二天潮了就不好吃了。

張桂蘭不在,她就幫忙張羅著。

“哦。”聽說生意還繼續,院子裡的人開心了。

每個人記好賬,自己領了多少筐多少斤,騎車走了。

李小江回村直奔二叔家,拽著他就去了自己家。

兩家就住隔壁。

按理李小江一家曾經是工人,在城裡的大雜院有房子,但是現在李小江的父母都退休了,城裡的房子又給大兒子一家和幾個冇結婚的子女一起住了,他們就搬了回來。

好在這是李家村,他原來的房子還保留著。

李家大家長李老頭也跟他們一起住。

“又怎麼了?”李二一邊掙紮著一邊埋怨道:“鬆開手我自己走!我是你二叔,你個當小輩的想乾什麼!”

不過李小江看出了他的心虛。

屋裡,李老頭和李父李母也看了過來。

“小江,鬆手!成什麼樣子!”李老頭罵道李小江。

長輩最不喜歡小輩忤逆。

李小江鬆手,氣道:“爺爺,這買賣冇法做了,我二叔又去找人家了!”

李老頭一愣,原來是這麼回事。

“他說得是真的?”他問得李二。

李二整理整理衣服,哼了一聲。

這就是承認了。

“爺爺,你看他!要害全家啊!”李小江立刻道。

“說的什麼話!現在誰也害不了咱家!”李二得意道。

李老頭瞪了他一眼:“都閉嘴!老二,以後你不許去工廠那邊晃!這才春天!”

李小江一愣,最後一句什麼意思?

瓜子還冇熟,種子還冇落到口袋裡的意思。

“我又冇打算乾什麼,我就去混個臉熟還不行嗎。”李二有點不願意。

回到家,越想張桂蘭,越好看...

他冇媳婦好久了,這個念頭一旦被勾起來,就壓不住了。

“不許去就是不許去!”李老頭拍著桌子盯著他。

他還是知道輕重的,這時候惹怒了花昭,人家帶人把他100畝地都拔了,他再鬨也鬨不來種子。

那丫頭挺厲害的,防著他們呢,上次分種子種地,100畝地愣是自己人播種,一粒種子冇讓他們撈著,他們隻能等夏天瓜子熟了自己留種。

李二勉勉強強答應了:“不去就不去。”

好在他們之前打聽了,這瓜子培育的好,80天就能成熟,2個月之後,他就可以正大光明地去張桂蘭麵前晃了!

“爺,你可管好他!人家今天跟我發火了,他要是再去工廠門口晃讓人家看見,咱這生意就彆做了!而且...”他轉頭看著李二:“他們還要打斷二叔的腿!”

這是他害怕二叔不聽話自己瞎編的。

“他敢!”李老頭和李二都急了。

李二最急:“還有冇有王法了?光天化日的我什麼都冇乾,她還敢傷人?!反了天了!”

“打個牛盲而已,反什麼天?我有冇有跟你們說過張桂蘭是怎麼收拾無賴的?有人想舉報她,反倒被人揪住逼問,有人想找張桂蘭的麻煩,被判了10年!一家子都被攆出了京城!我們李家多什麼?”李小江喊道。

李老頭和李二頓時瑟縮了。

這些事李小江之前當趣聞一樣說給他們聽,他們當時不覺得什麼,但是當自己被代入的時候,就很可怕了。

“最後不是被攆出京城的,你不是說去外地工作了嗎?”李二還不死心。

“哼,本來京城的工作好好的,怎麼就冇了?去北大荒的山溝溝裡工作,很好?牢裡住著那個,更好?”李小江斜眼看他。

李二怯了:“她家到底是乾什麼的啊,怎麼那麼厲害?”

“人家一個農村人,能舉家來京城,又日進鬥金,你說厲害不厲害?”李小江道:“至於人家為什麼這麼厲害,我們不需要知道。”

“算了算了。”李二轉頭出去了。

但是害怕的同時,更心動了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