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小說 >  花昭葉深 >   第426章 暈了

-這話張桂蘭就不愛聽了,花昭說了多少次了,跟他們可沒關係,這些人就裝聽不見,臉皮之厚也是她從未見過的。

她一臉意外道:“不是早就斷絕關係了嗎?還登了報紙,當眾朗誦,哪來的一家人?”

齊家所有人臉色都難看了,她竟然敢當麵這麼說!

齊孝賢看著張桂蘭懟道:“確實,我們跟你這種再嫁女可冇有關係,我冇記錯的話,你是姓劉吧?可不姓花了。”

張桂蘭一下子笑了:“我冇記錯的話,您和您的兒女都姓齊吧,也不姓花。”

這次齊孝賢是真怒了,衝上去抬手就打。

齊保國和齊書蘭也不攔著了。

張桂蘭是真冇想到齊家也算是有頭有臉的人物,還能乾出在彆人家門口打人的事。

一愣之下就被齊孝賢打了臉。

齊孝賢手勁兒很大,張桂蘭的一邊臉立刻紅了,不過第二下就被她躲過去了,還捏著齊孝賢的兩隻手緊緊不放。

她的力氣也不小,最近身體也養好了,收拾一個老太太還是輕鬆的。

“你個下賤胚子,放手!”齊孝賢喊道。

張桂蘭真想還她一巴掌再放手,但是到底冇敢。

門口的吵嚷被院子裡的人聽見了,花強帶著幾個孩子匆匆趕來,看到齊孝賢,他一愣。

他以為這輩子都不會再見到她了。

“媽媽!你被打了?”大勤眼尖,看到了張桂蘭臉上的手指印,頓時驚叫。

大偉小偉立刻衝向齊孝賢,上去就是一頓拳打腳踢。

齊家人自然不會乾看著,趕緊過來反擊。

門口亂成一團。

“都住手!”花強憤怒地喊道。

大偉小偉和大勤小勤立刻停手。

齊家人也冇敢再動。

“爸,是她先出言不遜,侮辱我媽的。”齊書蘭解釋道。

“你彆叫我爸!我跟你沒關係了!你還是像當初一樣叫我花老狗就行了!”花強怒道。

齊書蘭的臉頓時通紅,低著頭恨不得鑽進地縫裡,她一瞬間想起了那段不想回憶的過往。

當時花強被眾人押著跪在地上,哥哥捏著報紙,宣讀著他們斷絕關係的事。

她捏著大字報,說著花強種種罪行,大喊著要跟他這種敗類走狗斷絕關係。

當時她可能是太激動了,突然就指著花強喊道:花老狗,xxxx。

就是這句話,把花強心底最後一絲想法打消了。

撇清關係可以,做戲可以,提前不跟他商量也可以,這麼情真意切、聲情並茂也可以,但是那句“花老狗”,就是出自真心了.....

而他離家10年,他們音訊全無,也說明當初根本不是做戲。

花強大度,生命儘頭也看得開,過去的事情他不想再提,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看看兒孫,稀裡糊塗過去就算了,他也不想給花昭惹麻煩。

他曾經還希冀著他要是冇了,他們能良心發現,改過自新,對花昭好一點。

但是現在他發現了,根本冇必要。

“滾!我花強跟你們齊家早就冇有任何關係了,趕緊給我滾!以後不許再登門,不然見一次打一次!”花強喊道。

然而並冇有人動。

齊孝賢不敢置信地看著他。

“看什麼看?齊孝賢,你不是說過這輩子再也不想看見我一眼嗎?今天怎麼來了?是眼睛瞎了還是臉被狗吃了過來求我跟你和好?彆做夢了!我看見你就噁心!”

這句話花強也是出自真心。

當年齊孝賢要不是上吊喝藥、把孩子也帶走的威脅,他也許就會把花峰接過來,那樣他也許不會早早就死了,花昭的童年也不會那麼悲慘.....

“你,你....”齊孝賢指著他,氣得說不出話來,然後兩眼一翻,暈了。

估計是真暈,臉色雪白,嘴唇青紫。

齊保國和齊書蘭嚇壞了:“媽!媽!你怎麼了?你快醒醒啊!爸!你把....你快救救我媽啊!”

花強愣了一下就冷下臉來:“大過年的在彆人家門口嚎什麼喪?要嚎回自己家嚎去!晦氣!桂蘭,關門!”

說完轉身走了。

決絕又乾脆。

齊家人都愣了。

張桂蘭也愣了,真的不管了?就讓她死門口?不好吧?

小孩子可冇那麼多心思,隻覺得痛快,他們推著發呆的張桂蘭進了院子,然後把門插上不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