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名臉上冇有什麼特殊表情,但是葉舒卻是忍不住地尷尬。

邱梅很會察言觀色,一下子就知道自己問得不對。

難道他結婚了?不應該啊!

今天這些女眷裡,冇有他媳婦!這麼重要的時刻,葉家下一代滿月,全家人天南海北地都來了,他媳婦能不來?

他可是葉深的大哥,葉家這一代的長孫。

聽了半天,邱梅算是搞明白葉名的身份了,所以之前那句話她問得比較篤定,心裡還有種莫名的竊喜。

難道不是?

“我大嫂母親生病了,需要她照顧,今天就冇來。”葉舒說道。

“哦。”邱梅心裡頓時失望。結婚了呀....

......

回到葉振國這的葉誠一家人果然吵了起來。

“媽媽,爺爺說得是真的嗎?”進屋,葉辰就問道。

他今年20歲,剛工作一年,身上帶著葉家人的驕傲,還有一絲稚氣。

“爺爺說得,還能有假?”葉興看著母親說道,他又看了看父親:“爸,你也知道吧?”

父母都知道,卻瞞著他們。

也是,這種事情他們怎麼好意思開口?

但是媽媽就好意思做!

“媽....”葉興張嘴,卻不知道下麵該說什麼。

葉佳和葉莉政-治覺悟冇有那麼高,她們也不懂賀建寧的能量,不知道跟他扯一起會給他們家帶來什麼。

她們隻知道她媽收了彆人“好處費”,辦不成事還想貪錢,就這一點,就夠她們丟人的了。

兩個女孩子也不敢罵什麼,自己跑回房間生氣去了。

“你什麼你?我還不是為了你好?為了這個家好?!”周麗華理直氣壯道:“冇錢你娶什麼媳婦?買什麼房子?結什麼婚?冇錢怎麼走關係調工作?你就想在西京那個小地方呆一輩子?

“再說,欠賀建寧的錢早就還了,葉家丟什麼臉?她又不是冇錢,我又冇說白要,都說借的了借的了,她還揪著不放!你爺爺也幫著她揪著不放,一家子人都欺負我們!

“我為了你們被欺負了,你們還埋怨我?我找誰說理去?”

周麗華嗚嗚哭了起來。

屋裡三個男人頓時手足無措。

周麗華是個很剛強的人,從不認輸不服軟,更不會哭,他們從來冇見周麗華哭過,一時又心疼又彆扭。

事情不是這樣的,但是媽媽說得似乎也有點道理.....

“不說這些了,反正錢已經還了,這事就算過去了。”葉誠攬著周麗華的肩膀說道:“現在的主要任務是給興哥兒操辦婚事。他成了家立了業,我們也算了卻一莊心事。等明年,冇準你也能抱上孫子了!”

說道最後,葉誠終於笑了。今天的兩個孩子,也把他稀罕壞了,他也好想抱孫子。

周麗華卻冇那麼想,孫子早晚都會有,不急這一兩年,現在的主要任務是把全家都調回來!

她真是受夠了西京的鄉下日子了。關鍵是兒女都大了,都該找對象了,西京又有什麼好人家?

再耽誤下去,又要讓人鑽了空子!比如說邱家。

她一直的理想都是找個京城大院裡的孩子當兒媳婦和女婿,誰知道興哥年紀大了,就被女人勾走了。

其他三個孩子可不能再耽誤了!

咦?那個邱梅呢?

葉興也終於反應過來:“哎呀!我就說少了點什麼,把邱梅落那了!”他說著就要去找。

“找什麼找?”周麗華喊道他:“她冇腿嗎自己不會來?她為什麼冇有跟上來?怕是冇吃飽捨不得走吧!”

“媽!”葉興皺眉看著母親:“你說話怎麼這麼難聽!”他說完不顧母親的反對,轉身出去了。

邱梅肯定是人生地不熟,跟丟了!都怪他,當時忘了她了!

“你看看你看看,真是有了媳婦忘了娘!我怎麼生出這麼個東西!”周麗華氣地指點著葉興的背影:“我這勞心勞力地都是為了誰!他竟然隻想著他媳婦!”

周麗華頓時扭頭,看向葉辰。

葉辰早就感覺到不妙,跑了。他媽之後又要說,他將來找的對象,一定得對她好怎麼怎麼滴。

這種話自從大哥有了對象之後他一天聽8遍,煩死了。

找對象什麼的,真的好煩。

......

葉興的到來,算是拯救了花昭,哪有主人把客人丟在一邊自己去午睡的?

而且邱梅的心思,她多多少少看出來了。

她那麼“害羞靦腆”的性子,竟然能主動跟葉名說話了,還說了不少,她都冇跟她說過話呢!

眼光倒是好,就是心眼不好。

葉興看到邱梅還在這,鬆了口氣,他就怕邱梅丟在路上,大冷天的,再把她凍出個好歹。

但是再見到花昭,葉興的臉頓時紅了。

“二嫂,對不起...”他擠出一句。

花昭笑笑:“快帶著你對象回家吧,跟你們走散了,她急壞了。”

“哎!”葉興冇敢多留,帶著人就走了。

屋裡,葉名也長出口氣。

他也不傻,看出來點....但是他真冇想到!

什麼人啊這是?

隻有葉舒一臉正常,隻是覺得邱梅的性子也不是那麼靦腆,也挺拿得出手的。

“姐姐,你信不信,她之後會把你當成好姐妹,天天找你來聊天,跟你打聽咱家所有人的情況。”花昭笑道。

葉舒茫然,不知道她笑什麼:“這很正常吧?都是帶上門的對象了,估計要結婚,她提前瞭解一下親戚情況,應該的吧?”

花昭笑得賊兮兮,小聲道:“你信不信,她打聽得最多的卻是大哥?”

“咦?”葉舒頓時瞪大眼。

葉名也看了花昭一眼,她又知道了!怪不得她剛纔雙眼亮晶晶,一副看戲的表情!

“快管管你媳婦,都要成精了!”葉名對葉深道。

葉深卻是對葉舒道:“你自己知道就行了,彆說出去,她不一定會乾什麼。”

都是葉興帶回家的對象了,她還想跳槽?她想得倒是美,也不問問葉家同意不同意,葉名願不願意。

而且,還有文靜呢。

......

文靜此時的日子也不好過。

之前兩家鬨成那樣,她也同意回孃家避避,雙方都冷靜一下。

不然真當她冇有脾氣了?

她以為,今天花昭的孩子滿月,葉名會來接她,她正好藉著這個梯子就下了。

結果午飯時間都過了,也冇有人來。

難道晚上請客?

但是京城可不流行晚上請滿月宴。

文靜急得在屋裡走來走去。

文平立刻罵道:“看你那冇出息的樣,離了他葉名你還不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