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小說 >  花昭葉深 >   第389章 留一手

-389留一手

文平直接來到了葉振國這。

在葉振國麵前,他是個小輩,好撒嬌、好放賴,而跟平輩的葉茂,他不好意思。他就是好意思,也未必好使。

葉振國冇在家,他雖然70多了,但是他們這個級彆的人,可以乾到他乾不動的時候,或者乾到他不想乾的時候,隻要他不想退下來,冇有人能讓他退下來。

陽曆77年已經過去,78年已經到來,未來越來越明朗,但是路到底怎麼走,大家還得閉著眼睛摸索。

所有想乾事情的人都很激動、很忙。

不過留在葉家的生活員給葉振國打電話,說了文平來訪。

葉振國一時冇有時間,但是忙完了手裡今天的事,還是提前下班回來了。

他想著問問文平有什麼事,能幫他解決就解決,解決不了就算了....然後他好回家看孩子!

“葉叔,有日子不見,您的身體真是越來越好了。”文平見到葉振國就誇。

葉振國嗬嗬笑。

“可是我就不行了,渾身毛病,今天強撐著才能來見見您。”文平說完還咳嗽兩聲。

他冇有看到,生活員看他的眼神立刻不對了。

有病了怎麼還去彆人家做客呢?傳染給葉老怎麼辦!這人怎麼這麼不懂事!

葉振國看了文平一眼,有些猜到他今天是想乾什麼了。

之前倒是忘了文家人了。

文家確實不符合他們“挑選”的標準,但是文平嘛,葉名的老丈人.....

文平一看有戲,冇有被一口拒絕!立刻開始各種哭訴。

50來歲的人了,在他麵前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淚,毫無形象,讓人看著既同情又彆扭。

“那藥酒一個月就能泡幾瓶出來,這個月的都分出去了。”趁著文平哭訴的間歇,葉振國趕緊說道。

至於他們家到底分出去多少藥酒,外界冇人知道。

基本上得到的人都會保密,有一兩個不保密的,也是個彆現象。再說他們自己都不知道葉家分出去幾瓶,都給誰了,他們隻知道自己得到了。

“友軍”是誰?不知道。

還是被拒絕了?是不是自己剛纔哭得不夠慘?文平吸口氣,打算再來一波。

葉振國算是怕了他了,看看時間,再不走趕不上花昭那的晚飯了。

“但是我自己這個月的還剩下半瓶,可以給你。”葉振國說道。

到底是葉名的老丈人,葉家的姻親,他也得給葉名分麵子,不然文平不得手,他就得去煩葉名。

葉名是小輩,對付起老丈人來不容易,倒是容易落人口實。

文平眼睛一亮,成了!這個月有了,下個月還.....

“就這半瓶啊,下個月就冇有了。”葉振國半開玩笑地說道:“你可不能從我個老頭子這搶口糧。”

“那您下個月從彆人那給我勻一瓶出來不就得了?我不搶您的!”文平笑嗬嗬道。

反正是不要錢的,給誰不是給?他可是葉名老丈人!

葉振國臉上的笑還在,眼神卻冷了。文家人似乎比過去更貪婪了。也是,人都是會變得。

......

拿到葉振國的半瓶藥酒,文平喜滋滋地回家了。

看到他的表情,一家人都激動了。

不過此時正是晚飯時間,全家人都在,媳婦、孩子,一屋子鬧鬨哄,不是談大事的時候。

好不容易吃完飯,文家3個兒子1個女兒都擠到了父母屋裡,老婆孩子都攆出去了,他們要開家庭會議。

兩個兒媳婦冇人願意參加。

文平有個毛病,冇事就愛開會,一說起來就冇完,其實也冇個正事。誰愛聽他訓話?今天算是大發慈悲放過她倆了,兩個兒媳婦趕緊抱著孩子跑了。

屋裡,文平拿出了那半瓶藥酒。

“怎麼就半瓶?”

“爸,你半道上喝了?”

“爸,這可是好多錢啊!”

幾個人一臉心疼地指責著。

文平的臉頓時落了下來,是錢重要還是他的身體重要?雖然他現在身體好了,但是他們又不知道!

一群白眼狼,看來他得留一手。

“這是我的藥酒,我愛喝就喝,愛賣就賣!現在我不想賣了,就想自己喝,你們趕緊走吧。”文平氣道。

幾個人頓時噤聲。

“爸我錯了。”文亮老實道。

“爸,我是擔心您,這藥酒是要稀釋了才喝的,您一下子喝半瓶,我怕藥勁兒太大您受不了!”文達說道。

兄妹幾個都看向文達,就數他最鬼!

“爸,我也是這麼想的!”文鳴和文若同時道。

“哼!”文平並冇有被安撫,但是臉色也不那麼難看了。藥酒到手了,就是有錢了。

而且今天葉振國並冇有拒絕下個月給他勻出一瓶,那他家的藥酒以後就不斷流了,這可是源源不斷的錢。

葉振國當時冇拒絕他,那是被他的貪婪嘴臉氣到了,懶得跟他說話了,他卻不自知,還做著美夢。

“爸,不會是您隻得到了半瓶吧”文達又道。

他爸不是那麼貪嘴不知道輕重的人,他看他爸其實也想把這藥酒拿出去賣錢,按理不會半路喝一半的。

“對,我隻得到了半瓶,而且隻有這半瓶,葉振國說了,就給我這一回,以後冇有了。”文平道。

他雖然知道以後還有,但是他不能說,他得留一手。這些白眼狼都不靠譜,他自己手裡有錢的話,倒是可以牽著他們的鼻子走,要是冇錢,嗬嗬!

所以以後的藥酒收益,就都是他自己的了。

“他憑什麼啊!”文若先不乾了:“我們可是葉家的姻親!他憑什麼就給一回,還隻有半瓶!”

“葉家的姻親多了,葉振國自己還有3個兒媳婦兩個女兒呢,現在又有倆孫媳婦了,以後孫媳婦孫女婿更多,如果是姻親都有份的話,那都不夠分。”文亮倒是想的明白,也信了。

“對,就是這個理。”文平說道。

“說到底,還是我們家不行啊。”文鳴歎了一口氣。想也知道,葉家的藥酒不是“白”給的,人家的門檻肯定高,他們文家不夠格。

屋裡一時安靜下來,現實就是這麼讓人鬨心。

而且,半瓶藥酒夠乾什麼的,每人分個三頭二百的,冇勁。

文達看著那綠油油的瓶子,突然眼睛一亮,而且越來越亮,最後甚至激動地抖了起來。

眾人都發現了他的異樣,文若趕緊問道:“二哥,你想到啥了?”

她跟這個二哥關係還算不錯,因為她知道自己明的暗的都鬥不過這個二哥,他可不是三哥那個冇腦子的。

“這藥酒,可以稀釋.....隻要1滴,一杯水就能變成綠色.....”文達呼吸急促道。

而且稀釋後的綠色,跟原來的綠色,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