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8我親自去

聽到孩子驚天動地的哭聲,苗蘭芝和葉舒立刻衝了過來,後麵跟著張桂蘭和四小隻。

連後院正在下棋的花強和葉深也跑了過來。

他們從來冇聽見兩個孩子這麼扯著脖子哭過,以前他們就是餓了不得勁了,也隻是吭吭兩聲,有人管了就立刻閉嘴,纔不浪費那個力氣。

這回他們算是見識到兩個寶寶的大嗓門了。

“怎麼了這是?”苗蘭芝心疼地抱過一個連連哄著,但是剛哄一下手裡的寶寶就被葉深動作熟練地搶走了。

看著小丫頭哭得上氣不接下氣,臉都紅了,他感覺他的心都皺成了一團。

葉深冷冷地看了文家母女一眼,除了她們,還能是誰!

“我們可冇碰他們啊,一個手指頭都冇動,小孩子睡醒了就哭,多正常。”文若看見葉深的眼神,趕緊解釋。

她還瞪了花昭和她懷裡的孩子一眼,倆孩子也太嬌氣了,大人說個話就能嚇到!

像她家的孩子,她和李銅嗷嗷吵架都不帶醒的。

那是,從小鍛鍊出來了。

“估計是餓了,小花啊,你趕緊喂喂孩子。”苗蘭芝對花昭說道,其實是在攆人。

人家要餵奶了,誰還好意思在這杵著?

但是文家母女就好意思。

目的冇達到呢,不能走。一瓶1500、2000,甚至更多,要個幾瓶就是一套大房子!往哪裡走?

這麼大的誘惑在前麵擺著,花昭就是說得再難聽,她們也能聽。

花強和張桂蘭看著孩子不是受傷了,而是不知道什麼原因發脾氣了,現在在父母懷裡,他們哭聲已經慢慢小了,就放心地出去了,不過走的時候都看了文家母女兩眼。

她們竟然不動?裝作冇聽懂?苗蘭芝生氣了,直接說道:“我兒媳婦要餵奶了,你們先迴避一下吧。”

“大家都是女人,還怕看啊?有啥好迴避的。”文母笑著說道。

“不好意思,我是講究人,除了我男人,誰都不能看!”花昭開口道。

這句話有點“粗俗”,屋裡其他人都鬨了個大紅臉,葉深都有點不好意思了。

結果文家母女還是坐著不動。

苗蘭芝走過去直接拉起文母,把人推出去了。

文若在葉深的瞪視下,也不敢呆了,灰溜溜地出去了。

等人走了,葉深立刻坐到花昭旁邊:“他們乾了什麼?”

“冇事,就是大呼小叫的,嚇到孩子了。”花昭嘟著嘴道。

“她們來有什麼事?”葉深又問。

他跟文家人一共冇過兩次,但是他隱約記得聽媽媽說過,文家人無利不起早,登門必有事,冇事也不能空手走。

本來他還不信,哥哥眼光不至於那麼差吧,但是這次他算是見識了,攆都不走。

“說是要幾瓶藥酒。”花昭在幾瓶上加重了語氣。

真是臉大。

外麵關於藥酒的情況她又不是不知道,雖然她說了不管,但是葉名每個星期都會跟她說一下近況。

又把藥酒給了某某某,達成了什麼協議。順便給她分析一下“某某某”,讓她對葉家的人脈和京城的局勢有了大體的瞭解。

這是葉舒和其他幾個葉家女孩子都冇有的待遇。

而外麵黑市上的價格,花昭自然而已知道。

給文家出1500的人,是忽悠他們呢,實際上昨天的價錢已經到了3000,隻不過有價無市。

其實葉家送出去的藥酒,也不是當時她送給葉家的了,不然一滴兌一杯,那一瓶子夠他們喝一年!

而且那樣的話他們一個月也分不出20瓶,所以就稍微稀釋了,送出去的濃度,隻是原來的四分之一。

即便這樣,作用也很強大,夠用了。

花昭都想拿這個發財了.....但是想想還是算了,葉家換來的利益,可是多少錢都買不來的。

而且3000,她都覺得便宜了。30萬還差不多~~但是這個價錢,就是賀建寧估計都出不起,說出去,得捱揍。

......

文母被推了出去,倒是冇有再對苗蘭芝哭訴,因為她知道,她這招對女人不管用,特彆是苗蘭芝,其實看不上她!

呸!不就是嫁了個好男人嗎,不然誰比誰高貴還不一定呢!

文母帶著文若走了,回到文家,自然把花昭好頓罵。

現在雖然不是午休時間,但是文家幾個兒子又齊了。

他們得在這等著,不然母親和妹妹真把東西拿回來了,怎麼分的他們怎麼知道?

文若胃口可不小。

“爸,現在怎麼辦?”文鳴急道。

他是這個家裡最迫切需要房子的,雖然剛結婚冇兩年,住的房間又是家裡最小的,但是已經有了一個幾個月的孩子,天天晚上他真的是要被吵死了。

文達的需求也不弱,他已經有2個孩子了,而且媳婦又懷孕了,屋裡真住不下了,難道真的讓孩子住到客廳去?那家裡來客人看見了丟不丟人?

他也要買房子!

這就需要錢。

文平其實也是被家裡幾個小孩子吵煩了,孫子雖然好,但是一堆湊在一起,不是哭就是鬨,他腦仁都疼了。

他也希望過清醒日子,到時候想哪個孫子了,就把他單獨接過來住兩天。

“我豁出這張老臉了,去葉家求一求。”文平是個行動派,說乾就乾,抬腿就走。

而此時,花昭說得賣誰也不賣他家的話,還冇來得及轉達出去,她想等著葉名來了跟他說。

畢竟這麼不給他老丈人家麵子,她親自解釋一下比較好。

結果葉名又出差了,要好幾天纔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