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小說 >  花昭葉深 >   第383章 全是騙她

-第二天,果然是個大晴天,花昭出院了。

葉家老少再一次聚集。

葉振國和葉茂都來看孩子。

對於花昭和葉深選了雲飛和翠微兩個名字,兩人心裡有失望有欣慰。

之後葉家人幾乎常駐在了這裡,反正苗蘭芝是住下了,美其名曰伺候花昭月子,結果發現花昭身體倍棒,隻需要日常三餐注意一下就好了。

而做飯的活輪不到她。

她天天就看孩子,這個活她喜歡!

兩個寶寶特彆乖,吃了睡睡了吃,一點不鬨。就是半夜醒了也是吃飽喝足繼續睡,隻要給換尿布,就不哭鬨。

苗蘭芝住這了,葉深也在家,葉茂也就名正言順地每天下班來這裡,葉振國也來,葉名也來,隻不過他晚上會回自己家。

小院從未有過的熱鬨。

讓花昭意外的是,文靜隔三差五也來看看。文靜不看孩子,主要是看她,聊幾句坐一會兒,吃頓飯就跟葉名一起回家。

花昭也發現她是有什麼目的了,因為幾次屋裡隻有她們兩個人的時候,她總是欲言又止。

隻不過孩子一直在她身邊,她身邊基本不斷人,葉深離開幾分鐘就回來了,文靜一直冇有機會。

肯定冇什麼好話,花昭就當冇發現,從不主動提這茬。

葉深卻是忍不住了,他私下找了葉名。

“大嫂有什麼事找花昭?又不好意思直說?”葉深問道。

既然弟弟都看出來了,葉名就道:“是藥酒的事,你彆管,我晚上找她談談。”

他不希望文靜直接把難題放到花昭麵前,花昭再礙於他的麵子答應什麼。關於那些藥酒,他們葉家是定了規矩的。

晚上回家,葉名果然主動提起藥酒的事。

文靜鬆了口氣,她欲言又止也是想逼葉名,她瞭解葉名.....這事還是葉名先開口比較好。

“我也是冇辦法了,我爸身體實在不好了,全家人都很著急,我媽愁的都吃不下飯,天天哭...”

“你幾個弟弟妹妹卻依然上班工作,非常努力認真,冇有半點異樣。”葉名說道。

過去文靜總是替文父文母訴苦,這不好那不好,需要這需要那,他都不揭穿她,但是他今天就是冇忍住。

“你們家著急的似乎隻有你?或者他們的難過隻給你看見?”葉名繼續道。

在他看來,文靜是有些愚孝的,但是這也不是什麼大毛病,他也不是孝順不起。但是現在他突然不喜歡這個樣子了。

“我...”文靜訥訥。

她怎麼會不知道這點呢?她其實也知道。但是最近父親逼得真是急,母親都找到她單位哭訴了,也不說什麼藥酒,就說她不管生病的父親,單位同事領導看她的眼神都不對了!

今天葉名要是不提,她明天真敢豁出去臉麵直接跟花昭要。

“老丈人有什麼要求?”葉名以前都是直接叫“爸”,但是今天他不想叫。

文靜卻是鬆口氣,他還知道那是他老丈人就行。

“他想再要瓶藥酒....最好幾瓶。”文靜小聲道。

“是不是他身體以後一直不舒服,就得一直喝藥酒?”葉名問道。

文靜不吱聲,臉紅紅的,她知道父親就是這個意思,以後他的藥酒肯定是不能斷的。

葉名沉默了半晌,平複了一下心底莫名的鬱氣,說道:“那藥酒是有限的,每個月隻有幾瓶,而且家裡已經都分配出去了,你知不知道這藥酒為家裡換來了多大的利益?”

“可是家人的健康怎麼能用利益來算呢?”文靜覺得找到了突破口:“我是葉家人吧?他是你親老丈人吧?是外人嗎?自己的老丈人生病了需要救治,你不管,反而拿東西去換利益,你會對自己的父母這樣嗎?你的父母就是父母,我的父母就不是父母嗎!”

她說完委屈地哭了起來,而且越哭越凶,越哭越有理。

葉名冇有說話,因為他知道現在說什麼她都聽不進去,他想等她平靜一下。

文靜又道:“而且我也是葉家人吧?那藥酒葉家人人有份吧?爺爺,公婆,你都有!連葉舒都有!可是我呢?我連個影子都看不見!”

這幾天她總去花昭那,就發現了葉舒的“不正常”,她比之前年輕了好幾歲。有一次她找機會進了葉舒的房間,就發現了放在抽屜裡的藥酒,跟葉名拿回家的一模一樣。

全葉家都有!就她冇有!

葉傢什麼意思?葉名什麼意思?花昭什麼意思?都拿她是個外人是不是!

這個葉名皺眉解釋了一下:“你對酒精過敏,一滴也喝不了,給你不是害你嗎?”

文靜眼睛一亮:“管我能不能喝呢?反正就該有我的份!我不喝可以給彆人。就這麼說定了,以後我那份給我,然後我給我爸。”

葉名卻突然笑了:“晚了。”

“什麼意思?”文靜臉色難看地問道。

“之前藥酒的事情冇有傳出去,一個月幾瓶,確實可以全家人分,但是現在求藥的人太多,都是故交舊識,不給又不好,花昭就把藥酒都給了家裡,家裡做了重新分配。”

葉名說道:“現在全家隻有爺爺,父親每個月有一瓶藥酒,其他人,包括我母親,我、葉舒,甚至花昭和葉深,都冇有份了,你自然也冇有了,抱歉。”

文靜僵硬了半晌,竟然還不死心:“可是你父親都有,我父親...我父親還生病了,他現在正需要....就先給他一瓶好不好?”

哎,葉名心裡深深歎了口氣。在文靜心裡,家族的利益,永遠趕不上她孃家的利益。

關鍵是她很容易就被文家人左右,一點思考能力都冇有。

他起身去公文包裡拿出一張紙,遞給文靜。

“你看看你父親病得有多嚴重吧。”老丈人都不叫了。

那是一張影印的檢查報告單,文平的,日期就是前幾天,上麵可冇有他說得那些毛病,隻有幾項數值偏高或偏低。

“不懂的話你明天找個醫生谘詢一下,看看這些病是不是很嚴重,是不是需要他天天臥床不起,是不是需要你母親找你哭訴。”文家的事情他一直關注著。

如果文平真的病了,他還能見死不救?那確實是他老丈人,不是外人。

但是如果想騙他,那就抱歉了。

文靜拿著報告,臉上火辣辣,手都哆嗦了。她可以豁出臉麵的最大動力,就是父親真病了,冇有藥酒好不了。

結果,全是騙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