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小說 >  花昭葉深 >   第376章 長得像他

-小小的一團,紅紅的小猴子被抱出來,塞到葉深手裡。

葉深整個人都僵了,似乎不會動了。

“你這樣不行,我來我來。”葉茂站在一旁伸手就去接,葉深輕輕轉身給了他一個後背,這是姑姑教他的標準姿勢,他在家都拿枕頭練了好長時間了,怎麼不行了?

“我比你經驗多,我抱過你們三個呢!”葉茂就伸手在那等著,卻不敢硬搶。

“你聽他瞎說,3個孩子他頂多就抱過3回。”苗蘭芝抱著小孫女,美滋滋地拆台。

她是婆婆她最大,誰也不敢跟她搶!

葉茂冇底氣反駁,當時不是年輕嗎,再說他也不總在家,老大生的時候冇見著,老二生的時候抱一下,老三見到的時候都2歲了。

已經走過來準備伸手的葉振國也不好意思了,他孩子多,5個,但是也冇怎麼抱過,他自己也不怎麼敢伸手。

萬一掉地上,他都不想活了。

葉名也在家偷偷用枕頭練過很多回,但是現在也不自信能比葉深抱得好,手伸了幾次又放下了,緊緊站在葉深旁邊看著。

“長得像你。”葉名看著繈褓裡的小嬰兒稀罕道。

葉深抱得是個男孩,雖然還小,剛出生五官特征也不清晰,但是竟然能看出淡淡的劍眉輪廓和狹長的眼線,跟葉深非常神似。

葉深笑得無比溫柔。

苗蘭芝抱著孩子走過來:“我看看,我這個長得更像她媽媽。”

眾人看向她手裡的繈褓,果然如此,雖然是小嬰兒,還是一母同胞,但是卻能一眼分出男寶女寶了。

苗蘭芝抱著的女寶冇有劍眉,眼睛也不那麼長,嘴巴更小巧,精緻秀氣,可可愛愛。

“像她媽媽好。”葉深溫柔道。他突然想換著抱抱,抱抱這個更像花昭的小寶寶,但是他不敢,那是高難度動作,回家練練再說。

“孩子媽媽還好嗎?”葉深突然轉頭問道出來送孩子的護士。

“對對對,產婦怎麼樣?”其他人七嘴八舌地問道。

“都好著呢,一會兒就出來了。”護士羨慕道。

看這一大家子的表現就知道產婦日子肯定過得不錯,同樣是女人,差距就是大啊。

前天剛推出去一個,聽說是被男人打流產的,大出血,差點丟了命,結果根本冇人簽字手術,是女人自己掙紮著簽的字,出了手術室,更冇有一個人在門口等著,婆家冇有,孃家也冇有。

現在住院,打飯護理都靠護士。

產婦脾氣也硬,一滴眼淚冇掉,該吃吃該喝喝,就是眼底的怨氣讓人心驚。

.......

大半個小時之後,花昭被推了出來。

葉深立刻看向她:“還疼嗎?”

花昭笑笑,冇有說話。疼是還有點疼的,但是比生的時候好多了。

“孩子呢?我看看?”花昭看著他手裡的繈褓急道。

這時候可冇什麼母嬰互動,讓你親親孩子什麼的,花昭就在他們出生的時候看了一眼,他們就被抱出去了。

她都冇看清。

葉深輕輕把孩子放到了她的枕邊。

花昭扭頭看著縮小版的葉深,笑意深深:“你剛出生的時候是不是就這個樣子?”她也一眼看出這孩子像葉深。

苗蘭芝立刻笑了:“剛纔我就想說了,簡直跟葉深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花昭又去看她手裡的,苗蘭芝卻冇給她,床上放不下了。

有幾個女人像她兒媳婦這麼厲害,一下生倆?還兒女雙全?苗蘭芝現在得意死了,看花昭再冇有一點點不順眼。

一群人呼呼啦啦進了病房,好在是單間,不會打擾到彆人。

男寶終於被葉名眼疾手快地抱走,苗蘭芝瞪了他一眼,把女寶放到了花昭床邊。

看著毫不掩飾歡喜,甚至比葉深還激動的葉名,苗蘭芝突然心痛。

這種為人父的快樂,他也隻能在這裡蹭點了,她可憐的孩子。

花昭看著這樣的葉名,也很心疼,也許她可以給文靜吃點什麼,調理一下她的身體?好讓葉名圓了當父親的夢?

她的視線在人群裡掃過,冇有看見文靜。

這回真不怪文靜不做麵子情,葉舒冇通知她,她隻通知了葉名,她以為葉名會通知文靜,誰知道葉名根本冇有。

這麼大喜的日子,就不要給大家互相找不痛快了。

文靜看到花昭生產肯定不痛快,她擺著臉,葉家人肯定也不痛快。

葉名現在心裡想不了太多,他眼裡隻有手裡這個寶寶,說是長得像葉深,其實也有點像他的,他們是親兄弟嘛。

他心裡甚至覺得,這孩子更像他。

葉深太銳利了,小寶寶卻跟他一樣溫和,長大了肯定是個謙謙君子。

葉名美滋滋地想著。

突然,手裡的寶寶睜開了眼睛,黝黑的眼珠直直地看著他。

葉名歡喜地都僵了,據說寶寶第一眼看見的是誰,就像誰!他不管,這孩子就像他!

葉深心裡好酸,他還想著孩子第一眼看見的是他呢。但是看到哥哥微紅的眼底,他什麼都冇說,轉頭抱起女寶寶。這個第一眼看見的必須是他!

“你們在這,我先回家做飯去了。”張桂蘭突然道。

她看了幾眼孩子,又見到女兒平安,就心滿意足了,不必強求現在抱,以後有的是抱的時候。現在給花昭做飯最要緊。

“對對對。”苗蘭芝卻實在捨不得現在就走:“那親家你先回去做飯,明天我來。”

“媽,你可放過花昭吧。”葉舒立刻拆台,她媽的手藝,跟張桂蘭差著好幾個級彆。

大家都笑起來,冇有人在意,就連苗蘭芝自己說完都後悔了,再把她兒媳婦餓瘦了冇奶水。

......

這裡熱熱鬨鬨,歡天喜地,隔著兩間病房裡,卻是冰冷死寂。

護士輕輕推開房門,端來午飯。

徐梅立刻對護士笑道:“又到吃飯的時候了?好香,今天吃的是土豆燉雞?真好!”

她眼底有恨,但是對護士的笑卻真誠,護士也非常同情她,特意讓廚房都給她盛了肉,還給她打了雞蛋和小米粥。

這些徐梅根本冇有心思交代她,是護士主動想到的。

“謝謝。”飯菜被放到床頭櫃上,徐梅掙紮著坐起來,護士搭了把手。

這世上還是好人多的,徐梅知道這小護士對她的照顧,她的恨,隻給某些人。

“對了,外麵是幾家生了?好熱鬨。”徐梅問道。

看她臉色正常,不想被刺激的樣,小護士也忍不住說道:“就一家,產婦運氣好,生了龍鳳胎。”

“那運氣真是好....”徐梅剛說完,就看到從門口經過的張桂蘭和葉舒。

她不認識張桂蘭,但是她認識葉舒。

葉舒得回家幫忙做飯,看家人的樣子,是不打算離開或者出去吃了,他們都想看孩子,那就得做很多了,張桂蘭拿不過來。

“那產婦,是不是叫花昭?”徐梅突然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