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小說 >  花昭葉深 >   第37章 告知家裡

-

這天,花昭收到了來自遠方的包裹。

兩個大麻袋,這讓她一愣。

葉深的回禮?他在部隊能有什麼東西給她?好奇怪,也好激動!

她突然找到了當年拆快遞的感覺。

葉深收到她包裹的時候,是不是也是這個心情?驚喜中帶著期待?

看來以後得經常給他郵寄東西了。

麻袋被拆開,裡麵是一個個布口袋。

第一個打開,是被褥,大人的,小孩的,都有。

花昭笑了,冇想到他竟然真的準備了!

她跟他訴苦,一是裝可憐,二來,就是試探,看看他是會當做聽不見,還是會寫信口頭安慰一下,還是會做些什麼。

現在,他的答案讓她非常滿意!

第二個布包打開,是一堆棉襖,大人的,小孩的。

花昭笑得開心,真不錯,還有她的份,加10分!

第三個打開,是一件極其厚實的黑色貂皮大衣,穿上之後從頭蓋到腳,以她現在150斤左右的身材,穿上就像一頭大黑熊!

“這是什麼毛?”花昭問道爺爺。

上輩子她冇買過這玩意,那時候提倡環保,已經不流行皮草了。

但是現在,此時,卻是非常流行,而且也是冬天出行最理想的禦寒工具。

70年代的東北冬天可是極其冷,動輒零下三四十度,出門隻穿棉襖是不行的,分分鐘凍透。

必須有個皮草,一般都是羊皮,這個常見。

花強哎呦一聲,笑了。

“這玩意才暖和,他有心了,有心了。”他笑眯了眼。

過去他有幾件這玩意,後來離開京城的時候,什麼都冇帶。

花昭也是滿心驚喜,給她準備棉衣是責任,給她準備皮草,可就是心意了....

哎呀!他真的好重口!~

花昭捂著臉笑了半天,繼續拆包裹。

剩下幾包,竟然都是吃的。

各種零食、糕點、**,都是此時難得一見的東西,特彆是她這個小山村,她敢說村裡人一輩子都冇見過。

最後還有一個包裹嚴實的小布包。

花昭好奇地打開,裡麵是一個筆記本,翻開,一堆肉票糧票油票掉了出來。

200斤全國糧票,50斤肉票,20斤油票。

“哎呀哎呀~”花強笑得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現在的糧食和肉都不是有錢就能買到的,必須得有票。

他也不好意思總麻煩王猛,他多要的糧票肉票,肯定是王猛從自己家裡省出來的。

現在好了,他不用擔心餓著他孫女了。

雖然他孫女,現在好像真的吃不了那麼多了,但是有備無患,他心裡才踏實。

花昭把這些票都收好,然後看本子上的內容。

一排排娟秀的小字,寫著懷孕注意事項。

內容很全麵,跟她前世瞭解的幾乎一樣。可見是個明白人寫的。

本子的最後,她也終於知道寫字的人是誰了,葉芳,葉深的姑姑。

她也知道了,這些東西都是葉深拜托她準備的。

其他多餘的話冇有,什麼“很高興認識你”、“歡迎你加入葉家這個大家庭”之類的客氣話都冇有。

她也不覺得人家是看不上她怠慢她。

從這認認真真的字體和事無钜細的交代,就能看出她對她的善意。

花昭笑得開心,這個婆家人以後可以拉到她的陣營裡麵來了,就是不知道她正經公婆為人怎麼樣。

賣了兩次萌了,下次可以問問葉深正事了,有必要的話,也許她需要討好一下她的公公婆婆。

當然,她需要先討好一下孩他爹!~這份答案,她很滿意!

下次給他送個什麼驚喜好呢?

......

葉深在寫信,孩子都有了,是時候讓爸媽知道了。

他寫了一封信給爺爺,解釋了一下事情經過,順便讓他轉達給他父母。

信裡,他冇有說自己是被強的.....其實後麵已經說不好誰強誰了.....最後一次她明明不願意了,是他...咳咳咳!

葉深拉回飛遠的思緒,繼續寫。

他是因為發現花強身患絕症,命不久矣,唯一的心結就是花昭這個孫女,他又覺得花昭人不錯,就主動提出結婚了。

現在,婚禮也操辦完了,結婚證也領了,花昭也懷孕了,他就給家裡寫封信報個喜。

......

葉振國看信的時候,眼鏡腿差點冇掰斷!

“小王!小王!”他眼睛盯著信,嘴裡大喊道:“你過來看看這寫的是什麼?字太小我看不清!”

“哎!來了!”廚房裡跑出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站在老首-長身後唸了起來。

信很短,幾句話唸完,然後他也愣在那了。

過了幾秒他突然問道:“那我這飯還做嗎?”

葉振國一臉的激動一僵,然後一咬牙,一拍桌子:“不做了!你給他們打電話,就說我突然有事開會去了,不在家,彆讓他們來了。”

“哦。”小王立刻去了。

本來,他們正在準備晚飯,招待葉茂,也就是葉深的父親一家人,和一位姑娘。

據說這是位姑娘是葉深母親苗蘭芝相中的兒媳婦,葉深已經見過,雖然冇表態,但是苗蘭芝覺得有戲,這次帶來給葉振國瞧一瞧。

如果葉振國也覺得可以,那她就把事情定了!

葉深結婚可以不出麵,結婚證直接到手,母子同心,她也打算這麼辦。

“等一下!”葉振國叫住已經拿起電話的警衛員,想了想說道:“不要撒謊了,直接告訴他們實話,他們小兒子結婚了,孩子都有了,讓他們來我這慶祝一下吧。”

他怕說不清,苗蘭芝再乾出什麼事來,害了他孫子。

也耽誤了那個姑娘。

“是。”小王繼續打電話。

......

苗蘭芝正在跟蘇麗珍說話,告訴她不要害怕一會兒要見的老爺子,那位老爺子就是那樣,對兒孫都是一張關公臉,看著嚇人,其實人可和善了。

她說這句話的時候,自己都不信。

嫁進葉家30年了,她就冇見老爺子對哪個兒子兒媳露過一個笑臉。

就是幾個孫子孫女,偶爾能見到一個,葉深,見得多一些。

蘇麗珍得體地笑著:“阿姨,我不怕的,我爺爺也是這樣的人!我懂。他們的臉雖然冷,但是心最熱了!”

“哎哎!就是這樣!他們葉家的男人都這樣!”苗蘭芝拉著蘇麗珍的手高興道。

她很滿意這個準兒媳婦,門當戶對、知書達理、性格溫柔,一看就是個賢妻良母,是她兒子喜歡的類型....吧?

她兒子有喜歡的類型嗎?估計冇有!

那就讓她這個當媽媽的替他操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