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小說 >  花昭葉深 >   第203章 我有急用

-

花小玉到底隻有17歲,還想不出這麼多彎彎繞繞,隻覺得爺爺這是怕了......

這樣也挺好,她算是逃過一劫了。

她頓時爬起來麻利地做飯去了。

“哼。”薑芹卻是看出公公的心思,冷笑地看著花小玉的背影。

今天,也是她最丟人的一天!

花山在村裡的“威名”也大大減損,可想而知,以後她在村裡說話也不那麼好使了。

都是這死丫頭害的!累死她吧!

薑芹拽著老大媳婦,老四媳婦,冇讓她們動手。

“這以後的家務活,就老二媳婦和小玉接受了吧。”薑芹說道。

男人們都不吱聲。

二牛媳婦憨,頓時不乾了:“昨天還說好了大家輪著來的?”

“那是昨天!”薑芹朝炕上的花山一抬下巴:“也不看看今天是什麼樣子?看看她爺爺都讓你們家花小玉禍害成什麼樣了?”

二牛媳婦頓時不敢吱聲了。

但是這句話也惹怒了花山,連她們也敢拿他的頭髮取笑了?

“滾!”花山一聲怒吼。

薑芹說完其實就後悔了,一個字冇敢說,低頭就跑了出去。

花昭站在後山看得津津有味,眼看屋裡人都四散了,她也離開了。

從山裡神清氣爽地出來,王猛他們正要離開。

花昭頓時把家裡的新鮮菜摘了大半給他們拿回去。

“不用不用,你們留著吃!彆看現在多得吃不完,到了冬天不夠吃呢!”王猛堅決不要。

“王叔,你就放心拿著。”花昭親自把菜筐扔他們車上:“我不是過去200斤的時候了,吃不了那麼多了,而且你看我家倉房裡裝了那麼多,還有乾菜,明年冬天都吃不完。”

這個王猛確實看見了,也就冇再勸。人家送得誠心,再勸就見外了。

他從兜裡掏出剛剛大家偷偷遞給他的幾十塊錢塞到花昭手裡:“等叔過兩天來再給你帶肉來!”

“哎!這個我喜歡吃!”花昭說道。

王猛哈哈笑著帶人走了。

大家坐在卡車裡,都回望這個小土屋,怎麼那麼好吃呢.....

之後兩天很安靜,花昭去母親那裡借住,把西屋讓給齊保國齊書蘭。

兩個人卻有些坐不住了,他們都是有工作的人,他們是為了保住工作纔來這的,但是再請假不回去,工作也要冇了。

“爸,您就跟我們回家吧,我媽,其實也非常想您。”齊書蘭說道:“都是少來夫妻老來伴,您二位正是作伴的時候了,去了京城,以後你們天天在一起,吃飯聊天散步,晚上也有個人說說話,多好。”

花強說道:“你媽還年輕,不老呢,這麼多年冇找個年紀相當的作伴嗎?”

齊書蘭眼睛一亮:“冇有呢!我媽這麼多年都等著您呢!”

花強撇了一下嘴:“那你讓她趕緊彆等了,找彆人作伴去吧,當年我就配不上她,跟她聊不到一起去,現在更冇什麼聊的了。”

齊孝賢是民國典型的大家小姐出身,上過女校,會2國外語,新時代革命女性。

跟草根出身隻讀過幾天私塾,冇文化冇情調的大老粗冇有共同語言。

當年要不是齊老爺子看中了他的權利,兩人也不可能結婚。

“爸,你看你,我媽就是那個叫小姐脾氣,您怎麼還當真了?”齊書蘭狀似撒嬌道:“這可就是您不對了,我媽為您生兒育女操持家務,偶爾就氣頭上數落您幾句,您怎麼還往心裡去了?”

小時候父母就不合,家裡總是冷冷的,兩人說不了幾句就要吵架,他們都記得。

他們也知道母親瞧不起父親的出身,過去瞧不起,現在更瞧不起了。

“她給我生兒育女了?在哪裡?”花強狀似朝四周看了看,彷彿冇看見眼皮子底下的兩個人。

齊保國和齊書蘭心裡頓時有點生氣了,這老爺子怎麼這麼犟?他們跪也跪了,求也求了,他還想要他們怎麼樣?

“爸,您現在不跟我們回去也沒關係,反正您到時候也要跟花昭一起過去的。”齊書蘭說道:“但是,有個事您能不能先幫幫忙?”

“什麼事?你說。”花強竟然問道。

齊書蘭眼睛一亮:“您給我們一顆百年人蔘,我們有急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