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小說 >  花昭葉深 >   第158章 出師之作

-

“調虎離山?”花昭雙眼閃閃道:“你們趁他出門,去他家挖東西了?挖到什麼了?”

葉深用自己的鼻子蹭了蹭她的,香香的,真好聞。

但是這次她猜錯了。

“冇有,他住那個桃園裡什麼都冇有,我們去挖了他家祖宅,那裡纔有好東西。”葉深說道。

花昭想想賀家的背景,往他懷裡拱了拱,點點頭。好東西當然還是要埋在自家院子裡,冇有埋彆人家的道理。

以賀家的背景,隻要他們想藏,自家院子裡肯定有。

“你把它們挖出來了?”花昭問道。

“冇有,我放進去一些。”葉深說道。

花昭.....

葉深的手在她身上遊走,感受著絲滑的觸感、溫柔的曲線,聲音暗啞道:“我總不能把他家挖出地下水找東西,下手要準,所以我給他送了點禮物。”

而且,得以防萬一冇有,白忙一場,那就鬨笑話了。

花昭心疼了:“還送他禮物了?什麼啊?金銀?真跡?好虧啊!”

如果真從賀家地裡挖出東西,並不能證明他的出身不好,他的出身已經很不好了,卻又被祖輩就洗白過了。

現在真有點東西,能不能扣在他頭上不好說,就算扣上了,10年馬上就要結束了....這些東西是要歸還的!

凡是被收繳的,登記在冊的東西,幾年之後隻要還能找到的,都得還給原主。

這可真是便宜他了,哪有這樣“坑”人的道理?

葉深笑了一下:“小財迷。”

他深吸一口氣平複一下躁動的情緒,給花昭講起了故事:“那些東西有些特殊,那是賀建寧當年的‘出師’之作,現在還給他,他一定很開心。

“賀建寧的父親,曾經有個拜把子的兄弟,唐宏祖,兩人是發小,家世相當,關係非常好,後來兩人娶了同一家的姐妹,當了連襟,關係就更好了。

“一起經商,一起革命,一起捐家產,一起入仕,互相輔佐,無往不利。但是後來,賀建寧的父親突然死了,當時他們三兄弟都在上學,唐家雖然對他們處處幫助,但也隻是生活上的幫助,等他們開始入仕的時候,唐家的子孫正好也入仕。

“資源就那麼多,唐家自然先緊著自己家的後代,再加上賀建寧這一輩跟唐家這一輩的同齡人,關係不如父輩那麼好,可能就產生了很多嫌隙。”

“什麼嫌隙?”花昭問道。

葉深搖頭:“這些前塵,賀家人從來不提,我們也隻是猜測。”他頓了一下說道:“外人不知道過程,但是知道結果,十年前,唐家突然完了。一夜之間,分崩離析,死的死,散的散。唐老爺子,當場就被人打死了。”

他當時,甚至就在現場。

花昭渾身一緊,攥著他的胳膊問道:“怎麼回事?”

“有人舉報唐家當年資敵,證據就是一些敵國貨幣,結果真的在唐家地下挖了出來。”葉深說道,當時就有“瘋狂”的人衝進去消滅“賣國賊”。

唐老爺子年紀大了,對方下手又狠,又似乎是專門針對他,他被人群圍住,再散開的時候,就已經倒地不起了。

連辯解的機會都冇有。

後來所有罪行就都推到了他身上,唐家就那麼完了。關起來的關起來,去農場的去農場,10年時間,早被人遺忘了。

就連他們,也隻是“需要”的時候,纔想起唐家。

這種從地裡挖東西的套路,怎麼這麼熟悉?

“賀建寧乾的?”花昭問道。

葉深點點頭:“舉報信就是他寫的,他後來甚至當眾承認了這一點,他說因為兩家熟悉,他無意中得知了這個秘密,後來實在忍不住內心的煎熬,隻能大義滅親。”

“那東西....真是唐家自己藏的,還是他埋進去的?”花昭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