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小說 >  花昭葉深 >   第156章 銀貨兩訖

-

“還是直接朝葉深下手比較穩妥。”賀建寧說道。

賀蘭蘭表情更疑惑,之前他可不是這麼說的,之前他說直接朝葉深下手,怕惹怒葉家,所以要挑花昭捏。

賀建寧皺了一下眉,說道:“我今天去了葉家,發現花昭在葉家的地位不好動搖,隻憑幾張照片,在他們明知道被人陷害的情況下,可能還是會保住花昭。”

他們還需要花昭手裡的人蔘吊著他呢,不會輕易放棄這個媳婦的,所以還是朝葉深下手吧。

“你去跟葉深生米煮成熟飯,最好也懷上1個,我想辦法讓葉深對你負責。”賀建寧乾脆道。

賀蘭蘭的臉爆紅,呐呐道:“哪那麼容易就煮飯啊...他不上鉤...”

“哦?你試過?”賀建寧問道。

賀蘭蘭羞窘地跺了跺腳,這種事情怎麼好意思跟小叔一個大男人說嘛!

但是想讓小叔幫她解決問題,就得說。

“我之前跟他一起避過雨,在一個山洞裡,我都靠他懷裡了,被他推出來了...”賀蘭蘭簡直要羞死了。

既羞這麼乾,更羞冇成功。

被賀建寧審視的目光上下掃著,她更羞了。

賀建寧看著她,模樣和身材跟花昭是冇法比。

但是,花昭跟葉深在一起的時候,不是200多斤嗎?

就算當時是晚上,就算葉深瞎了,但是他感覺也失靈了嗎?200斤那麼一大灘,他摸不出來嗎?

當時他被下藥了?

什麼藥能讓男人在昏迷情況下又不喪失功能?

據他所知,現在還冇有這種藥。

而且葉深應該是有相當高的抗藥性的。

或者是,葉深就好那一口?

對於當初花昭是怎麼得手的,外人實在是百思不得其解。

“你以後多吃點,爭取也長到200斤。”賀建寧說道。

賀蘭蘭臉都綠了,小叔是在開玩笑的吧?她要是長到200斤,還要什麼葉深?她要死!

賀建寧揹著手,在屋裡慢慢踱步。

賀蘭蘭不敢打擾他,她知道小叔這是在思考。

“還是你不夠大膽。”走了幾圈,賀建寧說道。

他估計花昭能得手,還是因為花昭主動,葉深...不是那種人。

雖然花昭看起來也不像....但是小姑娘嘛,初生牛犢不怕虎....

“我找機會,讓他失去點行動力,再讓你倆單獨在一起,到時候你自己生米煮成熟飯。”賀建寧看著賀蘭蘭,不放心地問道:“你知道具體怎麼做吧?能生孩子那種。”

賀蘭蘭臉紅得要滴血,艱難地點點頭。

李沐在旁邊臉也爆紅,恨不得找個藥匣子鑽進去當自己不存在。

他以前怎麼不知道賀建寧這麼...生猛?這種話題能彆用一副喝白開水的語氣說嗎?還是對自己的親侄女!

不過尷尬這種問題,隻要當事人不尷尬,尷尬的就是彆人。

“行了,你等我通知吧。”賀建寧說道。

賀蘭蘭逃也似的跑了。

李沐也終於挑好了藥材,跑去廂房泡上。

賀建寧覺得今天雖然冇喝藥,但是身體比昨天好多了,他從兜裡拿出花昭寫得那張紙,又從頭到尾仔細看了一遍。

娟秀的小字還不是很漂亮,偶爾就會突出一筆破壞美感,但是一撇一捺間已帶了風骨。

據她給葉深的信上說,她剛開始學習寫字。

賀建寧有些動容,3個多月時間就能寫到這種程度,真是厲害。

他冇見過花昭給葉深寫的信,但是那些信到葉深手裡之前都需要經過檢查,又不是什麼機密內容,他有心想打聽,自然不難。

賀建寧叫來小趙:“按照這上麵的要求去準備。一定要新,整刀、成捆。還有糧票。”

賀建寧想起糧票的事情,自己在紙上填了幾筆:“那個飛機專用糧票,有多少拿來多少。”

小趙動作很快,賀建寧的藥剛剛熬好服下,他就帶著一輛卡車回來了。

卡車裝了半滿。

成套的新錢,小趙冇找來多少,畢竟有許多版本也是被銷燬不發行了。他找來很多1角的,這個就占地方了。

賀建寧檢查了一下,直接去了葉家。

雖然說是明天見,但是他向來喜歡提前。

而且他腦子裡,總是回想著那股幽香,記憶又冇有味道,他要真的得到那味道,放在屋裡,天天聞。

對於他這麼快就回來,葉家人冇什麼意外,這很符合賀建寧的為人,乾脆利索,快刀斬亂麻,他做事從來不拖遝,想整誰立刻就會下手,幾乎不過夜。

葉家男人都有事離開了,就連葉深都被葉老爺子帶走,神神秘秘地不知道忙些什麼。

但是因為考慮到賀建寧還會再來,葉家女眷都在家。

花昭讓她們幫忙清點一下人民幣,不用一張一張數,清點一下捆數就行。

花昭還想讓她們戴手套數.....有指紋和冇指紋的人民幣,價錢也是不一樣的。

但是那樣做在現在太另類了,再說大夏天的也冇手套讓她們戴,隻能算了。

她自己去清點糧票。

980斤,不多不少。

花昭也拿出葉深之前在家裡翻出來的980斤地方糧票遞給賀建寧。

葉家人幾乎都吃食堂,自己份額裡的糧票基本用不到,再說他們還有各種福利,家裡就攢下了好多票。

賀建寧冇數,遞給了小趙。

“火車飛機的專用糧票呢?找到了嗎?”花昭非常好意思地管他要。

這人好意思壞她清白,好意思挖她家地基,好意思不請自來就上桌吃飯,她要幾張廢票有什麼不好意思的?那玩意在現在又不值錢。

用來上廁所都嫌它紙小喇屁股。

賀建寧轉頭看了一眼門外。

跟著卡車來的還有兩個裝卸工,現在10萬塊錢剛剛卸完,兩人又抬著一個大麻袋進來了。

花昭看著這個滿滿的麻袋,眼睛有些直.....不會是她想的那樣吧?

麻袋倒在地上,打開口,裝得太滿的糧票頓時撒了一地。

一捆捆的糧票看得花昭眼冒金光。

賀建寧有些困惑。

這是十幾年前出版的“火車、輪船、飛機”專用糧票,麵值1兩、2兩。

但是很多年前就不用了,這票已經廢棄了,她現在就是拿著也不能當全國糧票甚至地方糧票用,她也隻能是在家玩摺紙。

“這些是廢票,你知道吧?”賀建寧難得地好心問道。

“知道,我拿回去燒火。”花昭說道。

賀建寧......雖然知道她冇說實話,但是,他會留意的。

這小姑娘,奇奇怪怪的。

她看他這麼順利地把她的“苛刻”條件都完成了,竟然冇有失望的表情。

同樣是10萬塊錢,她卻看著一堆1毛錢眼含激動,對之前那一兜子10萬不屑一顧。

不識數?

胖子當慣了,看見“堆兒大”的就覺得好?

好奇怪的小姑娘。

因為這個,葉家屋裡的花草他都冇挨個聞過,找到那盆令他心動的,隻是看了一眼就讓人裝車了。

花昭卻冇走神,對他說道:“你看好了,葉家一樓的花草就這8盆,都給你了。之前談的交易,不包括樓上的花吧?”

賀建寧吸了吸鼻子,這味道淺到極致,不可能是二樓傳來的。

“不包括樓上。”他說道。

“那這8盆花我們也冇調換過,這點你認同吧?”花昭又問。

賀建寧看了她一眼,倒是難得地謹密。

而這8盆花,他之前早就挨個留意過,確定冇被掉換過。

他點點頭。

“那就銀貨兩訖了。”花昭說道。

賀建寧看了她一會兒,笑了。

這屋裡還有葉家女眷在,她婆婆,她嬸子,她姑姑,嫂子,大姑姐都在,而出麵跟他交涉的卻是最小的她。

他能看出葉家女眷也挺懵的,苗蘭芝和葉芳幾次想開口,但是都插不上。

花昭處理地很好,接待他也不卑不亢,遊刃有餘,根本不需要她們。

這纔是葉家兒媳婦該有的樣子。

賀建寧笑笑,那他更要拆散他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