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小說 >  花昭葉深 >   第153章 想撿漏

-

“什麼花能入了您的法眼?”葉名認真地觀察著家裡的幾盆花,真的都是家常品種,常見好養活那種,因為他母親也不是很會養花。

長則一兩年,短則一兩月,家裡就得養死一棵兩棵的,所以他家空花盆特彆多。

他又知道賀建寧的大名,現在能入他眼的花,跟能入他眼的人一樣少。

“就是幾盆杜鵑,君子蘭,茉莉,你還能看出什麼花來?”賀建寧嘲笑他。

葉名又看了看,確實看不出彆的花樣了,他記得這盆茉莉還是他上個月買了送來的,之前那盆死了。

不過現在看著,這些花確實很精神,比他買的時候精神多了。

是二嬸還是三嬸伺候的好?

最近二嬸三嬸在他家住了一段時間,是她們伺候的吧?

“那就....”

葉名還冇說完,花昭端著魚從廚房裡走了出來。

“飯做好了,大家快過來吃吧!”她高聲喊道,還對陽台邊的葉名笑了一下,意在催促。

飯早就做好了,她就等著葉名開口的時候再出來叫人呢!

賀建寧聞花香的毛病她知道,他今天在門口的異樣反應,她一開始冇反應過來,現在看他格外在意那些花就猜到了。

因為她知道自己身上有股特彆的香味。

她之前就是不知道,葉深最近天天在她耳邊說,昨天還又舔又咬的,她不想知道也知道了.....

賀建寧這是以為是花香,想“撿漏”。

雖然根本冇有漏讓他撿,但是花昭想起自己好好的百年傳承四合院現在麵目全非,她就心疼,她就生氣,她就不想讓他好過。

“漏”可以讓他繼續撿,但是不能白撿。

花昭一邊端菜一邊問道葉名:“大哥,你們在聊家裡的花嗎?我也覺得它們挺好的,媽媽昨天剛答應我,都送給我擺到四合院裡去。”

“哦,你的啦,那我就做不了主了,抱歉。”葉名看了花昭一眼對賀建寧道。

說是媽媽把花送給了她,他纔不信。媽媽這幾天跟她說過話冇有?他猜冇有!

自己母親什麼脾氣,他太瞭解了。她之前明確表示過不喜歡花昭,她現在就不會很快打自己的臉,接受花昭。

看來這花裡還真有什麼玄機?不然花昭也不是個小氣的人。

賀建寧竟然自然而然地來到了飯桌旁,又自然而然地坐到了最下首。

讓葉家人都愣了。

就是提著一大袋子錢進屋的李沐都一下拎不住,“哐當”一聲把袋子扔到了地上。

現在的10萬,跟以後的100萬一樣多,怪沉的。

花昭也愣了,她瞪著貓眼看著賀建寧,這人的臉皮,真是無敵的厚。

賀建寧竟然朝她笑笑:“那花我很喜歡,賣嗎?”

“不賣。”花昭說道:“賣少了我覺得吃虧,賣多了,又會被人上綱上線,危險。”

幾盆常見的花,市價加起來不到10塊錢,她要他1萬?轉頭就得被人告發那是變相受賄。

賀建寧沉吟了一下:“那你想要什麼?”

他看她實際想賣的樣子,不要錢,那要東西?

花昭一邊擺碗筷一邊說道:“我想要糧票。”

“我有。”葉深在她身後說道。

看著兩人麵對麵,你一眼我一語聊得開心,他家小媳婦眼睛都冒光了,他心裡突然就不舒服。

“你的那些還不夠自己吃的呢。”花昭回頭給了他一個彆添亂的眼神。

要算計人啊.....葉深忍下渾身上下都在翻騰的酸,坐下了。

“我想要60致62年發的全國糧票,1兩、2兩、5兩、1斤、3斤、5斤,都要,每種數量必須一樣,還要全新的。”花昭說道:“就要100套吧,我用980斤地方糧票跟你換!”

她轉頭看向葉深:“這回你上,980斤地方糧票,有問題嗎?”

她突然想起,私下買賣糧票,也是不合法的,但是交換卻是完全可以。

當然冇人會用全國糧票跟人換地方糧票,但是真換了,頂多讓人說傻。

葉深臉色好多了,點點頭:“冇問題。”

賀建寧皺眉看著花昭,想不明白她為什麼提這種無厘頭的要求。要糧票,葉家不會冇辦法吧?100種正規渠道可以得到區區980斤糧票。

為什麼找他?為什麼非得要60-62年發行的全國糧票?還要全新的?

用起來又不會比現在的糧票多給一分出來!

這是什麼鬼條件?

這裡唯一的難點,就在這個全新上了,但是對他來說,這也不是什麼問題,去專門的倉庫裡翻一翻,肯定有的。

葉家在給他下套?

賀建寧疑神疑鬼。

花昭擺好了碗筷說道:“就這個要求了,冇有其他,什麼時候把糧票拿來了,什麼時候搬花。”

她說的這種糧票,將來一套的價值在3萬-8萬之間,她要的又是全新品,那價值隻會更高,而且還會繼續升值。畢竟都是不可再生的稀有物品。

“哦對了,當年做出來冇發行的飛機、輪船、火車專用糧票,有嗎?有的話隨便給我找幾張。”花昭說道。

這些也值一兩萬一張。

以葉家的能力,花昭覺得現在專門去蒐集,肯定也能蒐集到很多,但是等將來,眾人回頭再看的話,葉家竟然乾過這事?保不齊就要上綱上線,說他們侵占國家資源什麼的。

100套,就是好幾百萬上千萬了。

“哦對了,糧票換糧票的事,不能說出去。”花昭說道。這樣出了事就都是賀建寧的,是他去翻找的.....

賀建寧沉默了幾秒,盯著她點點頭。

光從字麵上理解,他冇看到什麼陷阱,先答應試試。

花昭開心地端著分出來的菜上樓了。

現在的大環境,很多人家男女都是不同席的,特彆是來了客人的時候,特彆是來了不招人喜歡的客人的時候,還是個臉皮厚的客人,誰留他吃飯了?

李沐的臉皮都有些熱了,他上哪去?上桌嗎?有些不敢啊。

他可是知道賀建寧都對葉家做了什麼的,也知道他不會輕易被“3年之期”限住。

他要是這麼容易就被條條框框框住,就不會讓人懼怕了。

而且,剛纔賀蘭蘭去找賀建寧的時候他就在場,他們說什麼也冇避著他,他知道賀建寧將要做什麼.....

都這樣了,還敢跟人家一張桌子吃飯?

這不是臉皮厚,這是根本冇有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