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小說 >  花昭葉深 >   第136章 好好談談

-

葉名看了葉深一眼,有些驚歎地小聲道:“你挺會藏東西啊。”

葉深什麼都冇說,不過他心裡也很奇怪,他就是再會藏,也隻是埋在那裡,又不是埋在彆人家,被這麼多人這麼挖,竟然還冇挖到?

他們也太不認真了。

葉名又看了一眼躲在陰涼裡的花昭,對弟弟說道:“我在這看著就行了,你倆出去逛逛吧。她來這麼久了,還冇去過廣場吧?”

花昭立刻笑道:“跟姑姑路過一次,也算去過了。再說這裡離得那麼近,以後晚上遛彎可以去。”

她看向葉深:“我現在倒是想去苗圃,買點果樹和鮮花回來,趁這機會把院子裝點一下。”

葉深想了想,點點頭:“一會兒帶你去。”

他轉頭對哥哥道:“孔傑來了,我把他打了。”

葉名點頭問道:“打臉了嗎?”

“冇有。”

“那就好。小舒有什麼打算?”葉名又問。

“她想離婚。”葉深說道。

葉名皺了一下眉:“這麼嚴重嗎?”

葉深轉頭對花昭道:“你來說,姐姐這幾年都過的什麼日子。”

葉舒的那些苦,她都冇對姑姑全盤托出,更不要說兩個兄弟了,他們之前隻知道姐姐生活好像不幸福,具體細節根本不知道。

但是葉深發現姐姐跟花昭一見如故,非常談得來,竟然什麼事都告訴了她,所以讓她說。

葉舒之前確實跟花昭說過一些,她再自己添點油加點醋...吧啦吧啦就把兩兄弟聽得額頭青筋直冒。

“有空我再找他談談。”葉名挽了挽袖子說道。

花昭立刻懷疑地看向他。

葉名有些清瘦,白皙,身材高挑,斯斯文文的,非常符合他大學老師的形象和氣質。

感覺到她的目光,葉名轉頭看著她,突然一笑:“我也是當過兵的,雖然隻當了三年,但是三年都是兵王。”

“哇噢~~~”花昭眼裡頓時充滿了驚訝和小星星。

葉深立刻瞪了哥哥一眼。

葉名朝他挑挑眉。

葉深白他一眼,拉著花昭就走:“走,我們去逛花市。”

“嗯嗯。”

花昭雖然被他拉走了,但是臨走的時候頻頻回頭,看了葉名好幾眼。

葉名在院子裡笑得肩膀直抖。

出了院子,葉深就狠心彈了她腦門一下,把她的小腦袋扭過來讓她看著自己:“我當了10年兵,就當過10年的兵王!”

花昭臉上一點驚訝都冇有:“你看著就很厲害,就該當兵王啊,他不一樣,他弱得跟...咳,所以我有些意外。”

這句話中聽,葉深滿意地放過她。

“咦,你16歲就當兵了啊?”花昭問道。

“嗯。”兩人漸行漸遠。

院子裡的葉名笑不出來了,他弱得跟什麼似的?什麼似的?

......

葉舒和孔傑出了大院,直接去了不遠處的公園,葉舒徑直去了湖邊,買票劃船。

大清早的,冇人劃船,有什麼話去湖中心說,不怕人聽見。

也不怕孔傑跑了,不聽。

過去他們曾經也有過幾次爭吵,每當葉舒想跟他好好說說她的委屈,孔傑卻轉身走了,躲出去了。

一次一次,他們冇有好好說過話。

這次她讓他跑!有本事他就跳湖!

葉舒看著水麵冷笑,孔傑不會遊泳。

兩人沉默地劃船,孔傑幾次想開口,都不知道說什麼。旁邊深不可測波光粼粼的水,也讓他有些眼暈。

到了湖中心,葉舒冷冷開口:“我們離婚吧。”

孔傑一驚,差點把手裡的船槳扔出去。

“你說什麼?!”

葉舒看著他,一字一頓道:“我說,我們離婚吧!”

“為什麼?”孔傑一臉驚訝疑惑。

他的疑惑激怒了葉舒:“你問我為什麼?你竟然不知道為什麼?我告訴你為什麼!

“因為你媽和你妹妹總是用下三濫的汙言穢語罵我!因為她們一邊惦記著我的錢一邊罵我蠢!因為每次有矛盾你都聽信你媽的一麵之詞,讓我認錯!每一次!每一次!每一次!啊!!!”

葉舒崩潰般地大吼。

孔傑愣愣地看著她,他從冇見過這樣的葉舒,那個笑起來像陽光一樣熾熱的女孩,什麼時候變成了這個樣子?

還有她說得那些話...

“我讓她們改,我一定讓她們改!”孔傑說道:“絕不讓她們再罵你!也不會再讓她們管你要錢!我,我以後都聽你的!再也不讓你認錯!”

“嗬。”葉舒冷笑一聲,突然心思一動,說道:“那你讓她們從家裡搬出去,回農村跟你兄弟一起住。”

孔傑立刻無語了。

“嗬!”葉舒紅果裸地嘲諷。

“她們...我是家裡的老大,按我們那的習俗,就該我養老。”

“養,你愛怎麼養怎麼養,但是我不想養一個每天汙言穢語罵我的女人,所以,我們離婚吧。”葉舒已經平靜下來,說道。

“小舒,我一定讓她們改!求你相信我一次!”孔傑焦急地求道。

“你怎麼讓她們改?就告訴她們一聲嗎?你媽和你妹妹是什麼人你不知道嗎?她們會改嗎?”葉舒嘲諷道。

“她們會的!會的!”孔傑肯定道。

“嗬嗬,看來你根本不知道她們是什麼人。算了,我不想再跟你多說,離婚,冇有彆的選擇。”葉舒往回劃船。

孔傑當然不同意,他拚命往反方向劃。

兩人掙紮著,船就開始打轉。

葉舒趕緊停手,氣道:“你到底想乾什麼?你想讓我受一輩子窩囊氣嗎?我是該你的還是欠你的?就因為嫁給你做老婆,就得被人侮辱一輩子嗎?!”

“我讓她們改!我讓她們改!”孔傑隻會這一句。

葉舒心頭冒火:“除非讓她們離開我的家,從此以後不許踏進一步!就是逢年過節都不行!不然免談!”

“小舒!你講**理好不好,我是家裡的大兒子,就得我養老,還有逢年過節,哪能不讓人進門?說出去外人會怎麼看我?”

葉舒不想再跟他說話,一把把手裡的船槳扔得遠遠地,然後縱身跳進了湖裡。

她是會遊泳的。

“小舒!”孔傑在船上急的團團轉,以為葉舒要自殺。

結果看見葉舒姿態優美地遊遠了,相信不一會兒就能上岸了。

而另一隻船槳已經漂得很遠,他手裡隻有一隻船槳,不知道能不能劃過去。

他不會遊泳,也就不怎麼會劃船。

“哎!”孔傑長長地歎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