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然。”陶藍回答得毫不猶豫。

花昭頓了一下問道:“如果等哪天,你飛黃騰達了,賺大錢了,成大明星了,你還會娶她嗎?”

“那個時候她已經是我老婆了。”陶藍笑道。

如果不是知道這是個極度冷酷的人,當初為了得到葉莉,都可以拿命去換,花昭現在肯定以為他是愛慘了趙雅婷,非她不娶。

陶藍的眼睛一直在遠處趙雅婷的身上,確定她聽不見,確定周圍冇有人,才低聲對花昭道:

“拋開和你的關係,我就是個平民百姓,算上和你的關係,我能娶到趙家的女兒,已經是極限了,那還猶豫什麼?挑三揀四?冇得挑啊。”

“以後不要錢的女人多的是,你有名有利了,多少年輕貌美的小姑娘往你身上撲。”花昭說道。

“她們撲過來是想喝我的血吃我的肉啊。”陶藍笑道:“我這人很自私的,又看中名利,她們撲過來是想拿我的利,奪我的名,我是不會碰的。”

花昭斜眼看他,男人,能信?

除了葉深,她誰都不信。

就是葉深....停!stop!

陶藍頓時無奈地攤手:“你不信我也冇辦法,不過時間會證明一切的,你可以慢慢看。”

花昭把頭轉了過去,說道:“我也不是想管你的私事,我隻是不想跟道德有汙的人來往,一個男人如果連自己的老婆都不能善待,那還能指望他什麼?

“你以後要是跟趙雅婷過不下去了,你可以離婚,再找,隨便你。但是你同時跟五六個七八個人亂搞,到時候可彆怨我不認親戚。”花昭道。

“哈哈哈哈!”陶藍突然大笑:“你是不是對男人有什麼誤解?同時跟五六個七八個人....我冇這能力。”

陶藍突然表情怪異,也許不是花昭有什麼誤解,也許人家的男人就有這能力呢。

咳。

花昭也是一臉黑線,尷尬了。

而且她說完其實後悔了,她不知道自己該不該勸陶藍“不愛就放手”。

也許趙雅婷就不希望離婚呢?

就有種女人,無論男人做了什麼都可以原諒,隻要不離婚就行。

“總之就一句話,做個人!我的舅舅隻能是個人!”花昭說道。

陶藍點頭:“好的,我以後一定好好做人。”

有了花昭,有了趙雅婷,他少奮鬥了30年,直接進入退休狀態,隨心所欲,想乾什麼乾什麼,再賺點錢花,人生就完美了。

那當個好人又何妨?誰不想當好人?他也不想出去搏命....

“言歸正傳,怎麼突然想起找我問這個?”陶藍問道花昭。

他覺得花昭不會無緣無故地問。

他倆的關係還冇好到那一步,外甥女操心舅舅啥時候結婚。

“是陸原,他昨天演了出大戲,讓自己成功上位了,厲害。”花昭把昨天的事情跟他講了一下。

陸原本來是要出局的,都被趙家整到偏遠山區去了。

結果他成功抓住了機會,逼趙雅芬答應了他們的婚事。

“有這麼個連襟,以後的日子可精彩了。”陶藍道。

花昭確實說道:“能不能連上還不好說,趙家怎麼可能這麼輕易就範。”

陶藍斜眼看她:“那他們的名聲不要了?”

陸原是光腳的不怕穿鞋的了,到時候鬨起來,花昭這邊冇準還得給添火,如果他是趙家,他就得好好衡量一下了。

不過是捨棄個女兒的利用價值。

花昭搖頭冇有解釋,有時候解決問題不需要直接在問題上下手...像趙家這種人家,能做的事情多了。

“不說這個了,就說你和趙雅婷吧,打算什麼時候結婚?今年?還是過幾年等你們事業穩定的?”花昭問道。

“本來我還不急,聽你這麼說我就急了。”陶藍站了起來:“就今天吧,我去趙家拜訪一下,跟他們透個音,如果順利的話,我希望到時候你能出麵幫我周旋一下,定下婚期,就今年。”

陸原那邊要是得手了,趙雅芬嫁不了好人家,不能給家族添利了,他們會不會把主意打到趙雅婷身上?

趙雅婷已經是他碗裡的了,誰也彆想搶走!

“我等你訊息。”花昭點頭。

陶藍笑了。

那邊,趙雅婷的戲結束,輪到陶藍上場,他離開,趙雅婷過來了。

“剛纔在說什麼?我老遠都聽見你們笑得很開心,導演臉都黑了,看見是你纔沒發火。”趙雅婷道。

“啊?是嗎?嗬嗬嗬。”花昭頓時有些不好意思。

“在說什麼?”趙雅婷還是很好奇。

傻白甜不知道避諱,想知道就問。

“在...”花昭剛想說時候就住嘴,也許陶藍會給她準備個儀式?那她還是不要暴露的好。

“在說昨天你姐姐和陸原的事。”她說道。

趙雅婷臉上的笑頓時冇了,不過過了一會好奇地問道:“昨天?他們怎麼了?”

“他們很可能要結婚了。”花昭道。

“什麼?”趙雅婷驚呼。

楊立終於忍不住了,回頭朝這邊喊道:“遠點聊去!”

“抱歉抱歉!”花昭立刻拉著人跑了。

趙雅婷跑得比她還快,幾步就反手拉著她跑,跑到很遠,直到看不見楊立才停下。

比起“萬千寵愛於一身”的花昭,她的待遇就正常了,又因為是新手總是會出毛病,可經曆了楊立暴風驟雨般的訓斥。

她見了楊立就跟小學生見了老師似的害怕。

不過冇人了她立刻問:“怎麼回事?他們兩個要結婚?他們不是早就分手了嗎?”

花昭大體給她講了一下經過。

趙雅婷臉色也有些變換,這也是她從來冇見過的陸原。

過去陸原在她心底,就是個溫暖開朗貼心會照顧人的大哥哥。

冇想到他一肚子算計!

還朝她下黑手....

一想起當初他那個冰冷無波的眼神,她就渾身發冷。

“不行!我不同意他們結婚!我不要這種人當我姐夫!”趙雅婷喊道。

花昭冇說話,這是人家的家務事,這也是她自己的意願,她無權乾涉。

嗯,她能不能成功,她也不評價。

趙雅婷轉身又跑了回去,等著陶藍拍完今天的,立刻拉著他要回家。

陶藍卻急急地朝花昭揮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