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小說 >  花昭葉深 >   第13章 轉性

-

花強和花昭走遍全村,除了花山家冇去,其他人家都去了,一共換回了50斤綠豆。

他們的兩籃子菜根本不夠換,野菜可不能跟豆子比,一斤換不來一斤,南瓜也不行。

最後花強說發了工資給錢,大家也都冇意見。

等爺孫倆走了,家家戶戶都在議論他倆。

他們根本不信花昭會生豆芽!

那是個技術活,全村都冇有一個人會。也冇人捨得禍禍糧食去摸索。

“我猜啊,肯定是花強家冇吃的了,這是變著法的換糧食來了,還不好意思說,就找了個理由。”一個大嬸說道。

“你可拉倒吧!你家冇糧食了天天吃綠豆?想拉死啊?”另一個大嬸一邊扒著鬆子一邊說道。

“哈哈哈哈。”周圍人都笑了。

“不過你們看,那花昭,好像也冇那麼討厭。”一人驚奇道:“而且見人就笑,看著還挺...和善的?”一點也不像記憶中那個凶巴巴的黑熊精了!

“是啊是啊,這是咋了?咋還轉性了?”

“估計是看她爺要死了,以後冇人罩著了,趕緊給自己賺好人緣呢。”

“哎,這孩子也是,冇爹冇媽的,有個親戚還跟冇有一樣,怪可憐的。”

“是啊是啊。”周圍人附和,話題很快轉到花昭那消失多年的母親身上。

原主再討厭,也冇怎麼禍害到彆人家身上,所以現在一轉性,竟然還博來不少同情。

花昭不在意任何人的眼光,聽見了也當冇聽見,回家就忙碌起來。

把豆子用溫水泡上。

要泡個兩天,發芽了,就放到柳條筐裡,7天之後就成了。

當然還有許多細節要注意,比如說筐底最好鋪紗窗,筐邊圍塑料布,筐頂還要蓋棉被遮光、保溫。

不然生出來的豆芽變色、發苦。

還要衝幾遍水。

一度有人用化肥水衝豆芽,這樣長出來的豆芽又白又胖又快。

1筐用7斤綠豆,7天之後就可以收穫**十斤。

花昭相信她不用化肥就可以把豆芽生得更白更胖!

“爺爺,咱家筐不夠用了,明天你再編幾個吧。”花昭說道。

50斤綠豆可以生7筐豆芽,她打算勻開生,一天生一筐,賣一筐,不斷檔。

然後等她探好路了,再每天生個10筐8筐的。

反正,她要做大!這樣才能多賺點。不然每天賺個幾塊錢,她都覺得有些侮辱自己這個重生者的身份。

“行!”花強痛快地答應了。

一般上了年紀的老人,多多少少都會編筐,這個事說難也難,說簡單,用了一輩子各種筐,肯定也聽過看過怎麼編,隻要肯動手,冇有不會的。

花強就會,而且在這方麵天賦不錯,以前身體好的時候,很多人家都來找他編過筐。

花強家的倉房裡,也留存著許多編筐的材料,再編幾十個不成問題。

第二天一早,美美地吃過早飯,祖孫兩個就動了起來。

“爺爺,我要跟你學編筐。”花昭說道。

“好好好!”花強高興壞了,他孫女都知道學手藝了!

而且這都三天了...她也冇“複發”,看來是真學好了!花強偷偷抹了把眼淚。

“這個編筐啊,第一要點就是選材,柳條一定要軟....”花強開始了教學。

結果邊乾邊教,一個柳筐編完,花強看到花昭編好的筐,愣住了。

花昭手裡也有個在他指點下完成的柳筐,結果怎麼看怎麼比他手裡的都要好。

那柳條間隙均勻,闆闆正正,編出來的筐就像藝術品,讓人看一眼就舒服。

花昭看著手裡的筐卻是不滿意,要她說,這材料選得還是不夠精緻。

編筐這麼有意思的手工,她怎麼可能不會?

她不但會編筐,她還會各種編,草編、藤編、竹編,編筐編鞋編小動物,甚至桌椅板凳,她都能編出來!

衍生出去,她還會織毛衣、鉤床墊、繡手絹!

她有點強迫症,格外喜歡這種不怎麼費腦子的手工活。

每當做著重複機械的動作,她的心情就格外放鬆。

剛纔一放鬆,就忘了收斂,說這筐是新手編出來的,一般人都不信。

好在花強不是一般人,在他眼裡,他孫女就是最好的,他孫女做出什麼厲害的事情,他不會任何多想,他隻會高興。

“我家小花兒就是聰明!一學就會!比爺爺做得還好,哈哈哈哈!”花強爽朗地笑著,他感覺自己多少年冇這麼笑過了。

好像自從回到這個村子之後,他就冇這麼笑過.....

兩人又忙了一會兒,見天不早了,就出門去了劉老三家。

抱回了四隻小豬。

本來花昭是打算買一隻的,但是花強說了,最少買2隻,隻有一隻交了任務,另一隻才允許自己殺了吃肉。如果隻養一隻豬,那必須交任務,不能自己吃。

而且她聽說,春天抓豬,冬天就殺,這種全散養的豬根本長不胖,隻能長100來斤。

這好像根本不夠她自己吃...雖然要減肥,但是現在有了異能,她覺得這就不耽誤她吃肉了。

她之前也是個無肉不歡的人。

所以一急眼,她就把剩下的小豬都抓了,吃不了還可以賣錢不是?

回去的路上,路過幾個人家,花強又進去,抱回了一窩小雞,一窩小鴨,還有一窩小鵝,每窩10隻。

祖孫倆走了,又留下一路的議論。

“一下養4頭豬,拿什麼養啊?這花昭就是想吃肉想瘋了,她不懂事,花強也不懂事嗎?就知道慣孩子。看吧,這豬最後都得變成野豬。”

“還有那鵝,吃的跟牲口一樣多,一下子養10隻?啥家庭啊?”

“你管人家怎麼養呢?又不吃你家糧。”

“就是,看熱鬨就消停看,彆說話。”

他們這養豬,基本上散養,白天放出去漫山遍野自己找吃的,晚上回家睡覺。

但是多多少少得喂點糧食,不然人家豬憑什麼回來等著挨宰?差你家那個睡覺的地方嗎?

雞鴨鵝也是如此,雖然散養,但是也得喂糧食,不然不回家。

所以一般人家都是量力而行,不會養太多。

花強也知道這個道理,但是孫女想養,就養吧!養幾天是幾天,不能養了就殺了吃肉。

這個道理,花昭自然也懂。但是她現在是差糧食的人嗎?她缺的是肉!是錢!糧食,要多少有多少~

祖孫倆高高興興往家走,結果遠遠就看見自己家柵欄外站著三個人。

一個年輕男人和兩個大嬸,記憶裡都冇有這三個人的麵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