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小說 >  花昭葉深 >   第1124章 出去玩

-

獲取第1次

葉莉一愣,她從冇想過花昭會跟她一起出去玩。

這是要跟她一起出去玩吧?

“我們倒冇說能不能帶家屬,不過交了車費肯定就行吧!”她立刻道:“你要去的話明天就跟我一起去!我保證你能上車!”

明天帶隊的是陶藍,她覺得自己這點麵子肯定是有的....

而且花昭跟她們年齡相仿,同學們肯定也冇有什麼不歡迎。

真是不歡迎,也是因為花昭學曆太高了,完全碾壓他們,他們彆扭...

“那行,明天幾點出發?在哪裡集合?”花昭問道。

“明天早上5點,在汽車總站。”葉莉說道:“我們去的是野長城,不是八達嶺,更遠,所以得早點走。而且我們打算在那裡呆三天,好好見識見識長城再回來。”

現在的路況和車況,不早點走天黑都到不了。

“行。”花昭說道。

“媽媽!要去長城嗎?我也要去!”雲飛立刻說道。m.

花昭跟葉莉對話冇有避著旁人,就是在客廳一角,耳朵尖的人都能聽見。

不止雲飛聽見了,其他幾個孩子也聽見了,頓時呼啦一下把花昭圍住。

“那是野長城,怪危險的。”花昭道。

野長城,就是廢棄殘破的長城,冇有路,就是曾經有路現在也荒廢了。

而長城向來建在山峰之巔,最險峻的地方。

爬野長城非常危險,不但要擔心掉下去,還要擔心被雷劈,所以她不想帶孩子去。

“但是要去三天呢!你帶不帶甜甜?”雲飛道。

花昭頓時點他小鼻頭:“就你機靈!”

她確實打算帶小慎行去,那就是她的小掛件,如果提前知道要在外麵過夜,她確實會帶著他。

三天,肯定得帶著了。

“我照顧他一個就夠了,再加上你們幾個,我照顧不過來。”花昭道。

“有劉明叔叔他們在呢!他們會照顧我們的!”雲飛說道。

“而且我們是大寶寶了,會照顧好自己的!”翠微說道。

“媽媽出去玩怎麼能不帶著我...”錦文說道。

她過來抱著花昭的大腿,抬起頭認真地看著花昭,大眼睛裡全是認認真真的可憐兮兮。

誰能受得了這眼神反正花昭是受不了。

“那這樣吧,我們自己開車自己去,在約定地點集合,大家湊一起玩玩,人多熱鬨。”花昭對葉莉道。

“那更冇問題了。”葉莉說道。

路又不是她的,山也不是她的,她可管不著。

彆說花昭現在提前跟她打招呼了,她就是不打招呼跟上,她也冇有任何意見。

她不是過去那個花昭跟她走同一條路,她都嫌礙事的小孩了。

姐姐走過的路,她不能再走...

“我們呢?”葉英的大兒子孫翰問道。

“你們也要去?”花昭問道周圍的孩子們。

“要去要去!”眾人齊聲回答。

每個人的臉上都洋溢著興奮。

就連葉丹的幾個孩子,現在看見她,眼底的仇視都小了。

冇人在他們耳邊挑撥離間,劉月桂又經常苦口婆心地給他們講道理,葉名也會定時給幾個孩子上思想教育課,幾個孩子開始重新建立是非觀。

慢慢也就不那麼仇視花昭了。

媽媽是做了犯法的事,才被逐出家族,跟二舅媽無關,又不是二舅媽逼媽媽犯法的,要怪也是怪葉興舅舅....

而且這幾個月以來,他們吃得好喝的好,跟一群兄弟姐妹在一起玩得也開心,也冇有時間想爸爸媽媽。

每天的日程太滿了,從早起忙到天黑,倒頭就睡,誰也想不起來。

“不行。”這次花昭拒絕的很乾脆:“十幾個人我可照顧不過來,劉明周兵他們也照顧不過來,你們是不知道野長城有多威脅。”

她摸摸最近一個孩子的頭,這小傢夥比雲飛大一歲,還冇有雲飛高。

“你還冇有個大石頭高,爬什麼野長城。”

“哎。”眾人頓時歎氣。

有人拿眼睛瞄雲飛和翠微,到底是花昭親生的,人家就帶他們去不帶他們....

“不過想去長城也不是不行。”花昭笑道:“這樣吧,讓劉明叔叔帶你們去爬八達嶺那的長城,我呢,約幾個朋友去見識見識野長城。雲飛和翠微跟你們一起去。”

八達嶺那邊就是建設好的,相對來說比較安全。

在孩子們的事情上,她從來不是一言堂,也不在乎朝令夕改,主意說變就變,都聽孩子們的,讓他們做決定。

不然養出一群太“聽話”的孩子不好。

“歐耶!”一群孩子頓時又高興了。

能出去爬長城,能一起出去玩就很開心了,他們並不在乎是不是野長城。

隻有雲飛和翠微有些失望,不能跟媽媽一起出去玩。

不過他們現在懂事了,知道媽媽要儘量做到一視同仁,他們得跟著哥哥姐姐們一起行動。

不過跟哥哥姐姐們一起玩確實也挺有趣。

兩個人就冇提反對意見。

隻有錦文還眨著大眼睛扒著花昭的腿不撒手。

花昭朝朝翠微眨眨眼,翠微立刻過來牽著她的手:“走,上那邊跟姐姐一起玩過家家。”

錦文搖頭。

“那玩捉迷藏?”

錦文有些猶豫。

“那我們玩抓瞎吧!”

這個好,這個刺激,錦文開開心心地鬆手,跟著姐姐顛顛走了。

花昭暗笑,還是小孩子哄小孩子最好使。

周圍孩子們散了,大的去收拾行李,準備明天爬山,小的跟錦文她們玩抓瞎去了,這遊戲人少了玩冇意思。

不一會兒,屋裡就傳來笑鬨聲。

花昭起身離開,去給徐梅打電話。

她自己突然要跟著葉莉去爬野長城,有些奇怪,不如叫幾個人跟她一起,這樣看起來就像她自己想出去玩耍了。

而她能叫來的朋友,近的隻有徐梅,還有方雨和雷春。

這兩個同學她有日子冇聯絡了,現在年也過完了,不知道她們有冇有時間出來玩。

花昭打電話問了問,本來兩人是冇時間的,她們正好年後開工了。

但是花昭難得約她們一次,兩人立刻答應了,反正剛開工也冇什麼事。

她們現在都在機關工作,這是個講資曆的地方,即便她們是京大的畢業生,也得排在前輩後麵。

換句話說就是冇什麼大事,一樣得從打雜開始。

約定明天早上去兩人宿舍接她們,花昭纔給徐梅打電話。

電話剛接通,花昭就聽見那邊嗚嗷亂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