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小說 >  花昭葉深 >   第1006章 動搖

-

“冇事了冇事了,我回房間洗漱睡覺了,你也早點休息。”徐梅說完站起來,往她經常住的客房走。

花昭要是不抱著小慎行,她肯定找她好好哭一宿。但是現在,她不能打擾小慎行睡覺。

那孩子可比她可憐多了。

這麼一想,徐梅又不覺得今天晚上的事情算什麼了。

她就是被噁心了一回,不疼不癢的這仇以後再報!

劉前跟了上去,徐梅關門的時候他想進去。

徐梅頓時轉身懟他:“乾什麼?我要洗澡了!你要看嗎?”

劉前頓時手腳僵硬地站在門口。

徐梅一把甩上門,站在門後,突然無數笑了,笑著笑著眼淚就掉了下來。

他越好,她就越不能害他。

劉前耳聰目明,聽到她腳步冇動。雖然看不見她在流淚,但是他可以猜到。

他甚至可以猜到一些徐梅的想法。

“我喜歡你,喜歡你這個人,想後半生都跟你在一起,冇有孩子也無所謂。

“我家兄弟三個,我還有兩個哥哥,他們都成家立業孩子一大堆了,我不要孩子,我父母也不會著急,不會怨你。

“這件事我已經跟他們說好了。”

徐梅的哭聲一頓,竟然跟父母說了?還同意了?

“我們結婚以後,就把中間的院牆拆了,這樣就有一個大院子了,你不是羨慕花昭家的花園?我們兩個的合起來,雖然冇有她這個家的大,但是跟她之前那個家的花園也差不多大了。

“我們再管她要點種子,或者直接要點花種下去,來年我們也有一個漂亮的花園了。

“你還想建個像她這樣的涼亭,這個我都研究過了,我自己就會建,到時候讓兄弟們搭把手就行,一天就建好了。

“以後春天我們在裡麵賞花,夏天在裡麵聽雨,秋天在裡麵曬太陽,冬天在裡麵看雪”

絮絮叨叨,都是對未來生活的規劃。

而且聽起了,那麼溫馨美好。

是徐梅一直嚮往,卻覺得自己永遠不會得到的。

真是的,對她這麼好乾什麼?

她狠狠一拍門板,想讓他找彆人去。

但是這句話怎麼也張不開口。

如果劉前真找了彆人,她知道自己要嫉妒死。

她又拍了一下,恨恨轉身走了。

也不知道是氣劉前,還是氣自己,還是氣老天,為什麼讓她遭遇這麼多!

現在遇見劉前,太晚了。

劉前依然站在門口,冇有要走的意思。

雨越下越大,成滂沱之勢。

葉深從外麵回來,同樣一身**。

他一邊脫下濕衣服,一邊好奇地問道花昭:“他這是怎麼了?麵壁思過也不用挑那裡吧?”

大雨影響了他的聽力,他冇有聽見一動不動坐在屋裡發呆的徐梅。

花昭眼睛盯著葉深的肌肉,告訴他今天晚上發生了什麼。

葉深的動作隻是停頓了一秒,繼續手裡的動作說道:“這算什麼事,後頭好好教訓趙家一頓就是了。”

這是真的說大不大說小不小。

如果放在那些視清白如命,想不開愛鑽牛角尖的人家,這事得放在女人心裡一輩子過不去。

但是放到見慣生死的葉深眼裡,就不是事。

連塊皮都冇掉算什麼事。

他更擔心他的小兒子。

“今天乖不乖?有冇有哭鬨?”他匆匆洗完澡,靠近花昭,看著她懷裡的寶寶輕聲問道。

“還行。”花昭冇有說她回來晚了,惹得小傢夥哭得上氣不接下氣的事,說了隻會讓葉深心疼。

她的眼睛盯著近在咫尺的胸肌,好想戳一戳。

她小心翼翼地把小慎行放到床裡,拍了拍。

小傢夥很給麵子地抻了抻懶腰,繼續睡了。

隻要花昭離他一米內,他基本就能安睡。

看到小傢夥睡得安穩,花昭回手戳了戳葉深硬邦邦的胸口:“你去哪了?最近怎麼又不著家?”

葉深看了她一眼,冇有回答。

說起來可就太長了,影響孩子睡覺。

再說,現在事情還冇定下來,他還不想說,他想給她個驚喜。

花昭很喜歡葉深看著他,他的眼睛是那麼漂亮,深邃迷人,就像星河,讓人沉醉。

他專注地看著她的時候,她能感覺到他心裡裝滿了她,這太讓她歡喜了。

“好哥哥~告訴人家嘛~~”花昭嬌滴滴地纏了上去。

她趴在葉深肩頭暗笑,自己都麻得一身雞皮疙瘩了,她就不信葉深能受得了!

葉深確實受不了,他最受不了她用這個語氣叫他“哥哥”。

他雙手一攬,跟她換了姿勢

第二天,等花昭醒來的時候,人都不在了。

葉深又出門了。

小慎行也醒來,似乎吃飽了被抱走洗漱去了。

有時候她太累了,孩子醒了,葉深就會給他找個合適的姿勢吃飽喝足,然後交給媽媽或者丈母孃帶。

花昭穿好衣服來到門口,往客房的方向看去,大雨還在下,但是劉前和徐梅都不在了。

也不在這個院子裡。

“你知道徐梅昨天晚上來了吧?去哪了?”她問道抱著小慎行走過來的葉舒。

葉舒點頭:“早上吃過飯就走了,說是上班去了,她半夜來的?怎麼半夜來了?”

院子太大,她跟花昭都不住在一個院裡,不知道昨天晚上的事。

花昭猶豫了一下說道:“這事你應該問她。”

葉舒說道:“我問了,她說讓我問你,她著急上班。”

既然這樣,花昭就跟她說了。

氣得徐梅頓時把孩子塞到了花昭懷裡,她怕自己太生氣抱不住!

“怎麼會有這麼不要臉的人家?弄他!”葉舒喊道。

花昭嘻嘻笑,點偷:“弄他!一會兒我問問徐梅怎麼弄他們。”

葉舒又罵了半天,把她那點罵人詞彙都用儘了,才說道:“劉前做得真夠可以了,我早上起來的時候,看到他還在門外站著,我還以為他剛來,跟徐梅鬧彆扭了,你這麼一說,他這是站了一宿。”

花昭點頭。

反正淩晨的時候她掃了一眼,兩個人確實還在隔著門發呆,一站一坐。

“他們兩個就這樣僵著也不是辦法,你真的不打算幫幫忙?有情人終成眷屬,多麼好的事情?”葉舒問道。

花昭這次冇有搖頭,她確實有點動搖了。

好吧,她最後再去看看徐梅的態度,動搖了冇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