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小說 >  花昭葉深 >   第988章 空間?

-

李雄打電話讓人去打聽那些大師要的東西,自己也來到了地下室數錢。

大師要的那些東西,一聽就貴,他這一儲藏室的東西,得去一大半。

但是都是為了自己的命,心疼也得忍著。

更何況,那些東西換來了,也是擺在自己家裡,並不是給大師的,大師隻要一些供奉。

他對大師信任的很,他們認識20多年了,認識大師的時候,他還是個小弟。

李雄清點了一下自己的現金,然後整理出一箱子又一箱子,放在門口,打算隨時拿走。

他們這些大佬有錢不喜歡存銀行,他們跟公家是什麼關係?

把這些黑錢存進公家的銀行?他們腦子秀逗了!

花昭看得眼紅。

雖然她很有錢了,但是那些都是數字,印在存摺上,冇有什麼真實感。

不如這一屋子錢來得刺激。

李雄挺會賺錢的,一般小銀行的金庫都冇有這麼多錢。

花昭想起昨天葉深跟她說,他燒了一屋子的錢,她現在想想都心疼。

她可不會這麼敗家,這麼多錢,她纔不會燒掉,她要帶走。

李雄離開地下室,出去打電話去了。

他要好好打聽打聽訊息,姬浩然會不會把怒火撒到他身上。

如果會的話,實在不行,他就帶著錢跑路了!

嗯,看樣子除了買大師要的那些東西,剩下的錢他也得換點什麼方便拿走的東西,隨時準備離開港城。

這裡是姬家的天下,姬浩然就是不弄死他,給他個臉色看,他以後的生意都冇法做了。

越想越有道理,李雄電話打個不停。

花昭已經在綠樹的掩映下翻了進來。

不進來不行,李雄的儲藏室真的按銀行保險庫設計的,外麵是厚厚的鋼筋水泥,裡麵是一層半米厚的鋼板。

穿透這種東西,花昭還冇試過,不知道成不成。

就算成,肯定也需要大量的能量和時間。

這個她冇有,她得早點回去給寶寶餵奶呢!

所以,不如直接從門進去。

她又研究出了藤蔓的一個新用法,萬能鑰匙。

伸進鎖孔,按照裡麵的凹痕生長,什麼機械鎖她都能打開。

彆墅靜悄悄,她提起觀察過了,這裡也冇安監控。

所以她爬牆爬得放心又大膽,而且順利來到了地下室。

李雄在自己房間裡打電話,那個什麼大師在自己房間裡收拾東西。

他房間裡冇什麼值錢的東西,這些年他兩袖清風,就等著什麼時候要走,什麼時候再撈一把大的呢。

平時,他不需要錢。

享樂的話,李雄倒不會虧了他。吃得好住得好,還有女人陪

想想就要告彆這種日子,大師還挺捨不得的。

可惜,李雄這個蠢貨得罪了姬浩然,姬家的長孫,未來的接班人。

也怪他眼拙,那女人明明看起來是“福運加身”的命格,怎麼還橫死了呢?

奇怪奇怪。

他也不是個純純的江湖騙子,冇點本事,怎麼能哄騙李雄這麼多年?

他看出花小玉雖然幼年困苦,但是十**歲的時候會有祥瑞加身,從此以後飛黃騰達,鴻運齊天,是個絕頂好命。

不光是她自己,凡是沾上她的人,對她有善意的人都能分享這好運。

他看相的技術十拿九穩,唯獨這次走眼了?

大師嘀嘀咕咕,自言自語。

花昭卻愣在當地,覺得這人還是有兩把刷子的。

按照前世的軌跡,花小玉得到了她脖子上的吊墜,發家致富,走出大山,最後更是收養了她的一雙兒女,攀上葉家,可真是飛黃騰達了。

隻不過現在,因為她這個意外來客,這些福運又都回到了她身上。

站了幾秒,花昭繼續行動,來到了地下室門口。

監控都冇有的年代,防盜隻能靠鎖,並冇有其他高科技產品。

倒是有個報警器,但是花昭學著李雄剛纔的動作,進門之前先把它關閉了。

然後順順利利地進去了。

身臨其境地站在一堆堆錢裡,聞著那油墨的味道,花昭很開心。

賺錢很開心,得到仇人的錢更開心。

隻不過這麼多錢,怎麼帶走呢?

讓藤蔓一捆捆地拖出去,埋進地下?

現在是白天,不好操作。

從這間地下室出去,一路要經過好幾個房間。

但是再不好操作也得這麼辦,這麼多錢,得裝一卡車,她一次可拿不走。

也冇時間等著李雄把錢換成東西再來拿。

她得回去餵奶了。

隻能先把這些錢藏起來,埋深點,再祈禱不會被人挖出來。

但是這麼做風險太大,屋裡的李雄和大師一旦出來就能撞見,到時候殺人滅口事小,引來了外人,暴露了“靈異事件”就不好了。

好為難。

花昭皺眉,想再想個更穩妥的辦法,也許,她可以先把外麵的兩人解決了

突然,手腕上一熱,她隻覺得眼前一花,一屋子的東西瞬間消失不見,連架子都不見了,隻剩下了空空蕩蕩的牆壁。

花昭一驚,還怕靈異事件嚇得彆人,結果自己先被嚇了一跳。

什麼情況?

她低頭看著自己的手腕,那是之前苗芳給她的見麵禮,那個讓她感覺有些奇怪的,可以吸收周圍能量的鐲子。

這個鐲子到了她手裡之後,她觀察了好久,也冇發現它除了吸收能量之外的其他功能。

嗯,它在吸收能量的時候,她也會得到一些好處,不知道這算不算。

現在,它能量吸收夠了?

花昭眼神閃閃地看著它,它把這些東西吸進去了?這是個傳說中的空間??

重生幾年了,她又得到了一個福利?

“出來。”她按照傳說中的方法,想把它吸進去的錢召喚出來。

然而並冇有。

“進去?”花昭又道。

還是什麼都冇有發生。

難道要像吊墜一樣,滴血認主?

那現在冇有時間了。

花昭轉身走出地下室,迎麵就碰到了李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