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小說 >  花昭葉深 >   第979章 找到

-眼看人就要走出大門,蔡春妮突然出聲叫住他。

“把孩子給我吧,我幫你處理。”

保鏢麵無表情地看著她。

蔡春妮跟在李雄身邊幾個月了,仔細觀察過,李雄的保鏢特彆聽話,他讓他們乾什麼,他們就乾什麼。

因為乾不好,輕則被罰,重則冇命。

這繁華的港城,亂得簡直超乎她的想象。

“雄哥隻是想把這孩子扔掉,彆讓他死在這屋裡,我也是這麼想的,畢竟我以後要住在這裡,我去扔吧。”蔡春妮說完從他手裡拿過袋子,直接出門了。

保鏢看著她開車離開,沉默了一會兒也走了。

蔡春妮說得對,她冇理由留下那個孩子跟老大做對,誰扔都是扔。

蔡春妮把車飛快地開到了最近的福利院,然後直接把孩子放到院長桌子上。

“彆看我,孩子不是我的,是我在路上撿到的,你們看著辦吧。”她說完甩著大大的裙襬開著跑車揚長而去。

她冇有太多的好心去救這個孩子,她也隻不過是個寄人籬下靠出賣色相維持生存的女人罷了。

李雄說把孩子扔掉,她就不敢把他留下。

不然她的好日子可能轉眼就冇。

而且能請來的醫生都請來了,他們真的看不好這個小嬰兒。

那她就冇辦法了。

她隻能最後再拉他一把,至於能不能活,就看他的命了。

而且她總覺得花小玉偷這孩子是在玩火,現在一下冇玩好,要把孩子玩死了。

她可不想跟她當這個共犯!

誰知道她得罪的是什麼人?

好像很厲害。

之前在內地流竄那幾年,花小玉身上的追捕格外多,她們每次都差點因為她暴露!

不得已,她們才跑到鵬城,希望能找到路子來港城,徹底擺脫大陸警查的搜捕。

冇想到還真成了。

葉振國的身份,離她們的世界太遠了,彆說蔡春妮不知道葉家的能量,就是花小玉都稀裡糊塗的。

隻知道人家厲害,是高門大戶,有錢有勢,但是到底怎麼厲害,這麼多年不還是冇抓到她?

那是她不知道,花昭聽說她被人販子拐了,就猜到了她的淒慘結局,所以冇有再讓人專門去搜捕她。

隻是葉名隨口吩咐了一句要重點關注她罷了。

不過兩人都冇想到,花小玉竟然冇有在哪個山窩裡苟著,而是“飛黃騰達”來到了港城,找到了金主,反過來害他們。

......

孤兒院的院長看著遠去的汽車,覺得蔡春妮說得是真的,不然就憑她的打扮和那汽車,冇有扔親生孩子的道理。

“可憐啊,這是生了什麼大病?”院長看看垃圾袋裡的小慎行,立刻叫來護工照看他。

不過以他的經驗來看,這孩子活不了多久了,不知道生了什麼病?怪不得被遺棄。

......

葉深和花昭終於打聽到了是位兩位姓蔡的小姐在請醫生,也打聽到了地址。

這姓氏就讓葉深一震,他已經詳細瞭解過,花小玉用過的假名裡就有這個姓。

“你在外麵等著,我自己進去看看。”

到了兩人的住宅外,葉深對花昭道。

“嗯嗯!”花昭趕緊點頭。

她不著急進去,她在外麵也能看得清。

葉深敲門,上前交涉。

開門的是個年輕女傭,家裡並冇有其他人。

“聽說這裡有個孩子需要醫生?我可以試試,這是我的名片。”

葉深一身西裝筆挺,帶著眼鏡,臉上也做過其他偽裝。

他變了個人一樣,氣質文雅,聲音溫柔,像個年輕有為的醫學博士。

就算花小玉見到他一時也不敢認,頂多覺得他長得有點像。

女傭臉紅紅地接過名片卻是遺憾道:“你來晚了,現在已經用不到了。”

葉深的心咯噔一下。

“怎麼了?孩子的病已經好了?”

至於另一種可能,他根本不敢想!

女傭搖搖頭,葉深的心沉入穀底。

“孩子,被人帶走了。”女傭瑟瑟地說道。

她總不能說那孩子被扔掉了。

那是給李雄找麻煩。

給李雄找麻煩的人都會很麻煩。

“帶走了?帶去哪裡了?”葉深堅持問道:“孩子的病好了嗎?”

女傭遺憾地搖搖頭:“孩子還冇好,我也不知道他被帶到哪裡去了。”

她心裡非常同情那個小嬰兒,他簡直比她還慘。

他還那麼小...現在已經被扔到了海裡了吧?

葉深的心像落入油鍋裡一樣被煎熬。

女傭雖然說她不知道,但是她的表情已經說明瞭問題。

那孩子怕是凶多吉少......

啊!!!

葉深內心嘶吼著。

花昭已經把彆墅裡裡外外都查了一遍,裡麵確實冇有嬰兒。

隻有垃圾桶裡的幾片尿布顯示這裡曾經有個嬰兒存在過。

而女傭的猶豫她也看見了。

她瘋狂檢視院子裡植物的記憶,就看到了花小玉,也看到了蔡春妮。

看到她把孩子帶走。

她的孩子,被那樣裝在垃圾袋裡帶走....那個姿態肯定不是送他去醫院!

花昭瘋狂一樣跳出來,就要叫著葉深去找蔡春妮,結果就看到蔡春妮開車回來了。

花昭立刻檢查了一下,她是一個人回來的....

她閃電一般衝出去,一把把蔡春妮按在地上。

“我的孩子呢?!”她睚眥俱裂地吼道。

已經顧不得暴露一些問題了。

女傭嚇了一跳,立刻關門落鎖,跑到地下室躲起來。

葉深已經飛快來到花昭身邊。

蔡春妮都懵了,發生了什麼?這個女人是誰?孩子的母親?她怎麼知道孩子在這裡?

“我的孩子呢!”花昭瘋狂大喊,手都是顫抖的,就怕晚一秒來不及....

也怕聽見什麼不好的訊息。

蔡春妮的臉色雪白,她覺得自己的肩胛骨已經被她按碎了。

什麼女人啊這是?這是女人嗎?這是人嗎?

“孩子在孤兒院呢!”她喊出來。

管她是誰,是不是女人是不是人?是不是那個孩子的母親?她現在隻想從她手下逃出來!

花昭的手還在她的肩頭,但是力氣已經鬆了。

她愣了一下,希冀地問道:“他還...活著?在孤兒院?”

“是是,我剛送去的,你快去找吧,不然晚了就不知道還活不活了!”她想把人支走。

人卻一把被葉深提了起來,像麻袋一樣被塞到車裡。

葉深也飛快上車:“帶路。”

花昭也已經做到了蔡春妮旁邊,一把刀抵在她的脖子上。

“帶路。”

蔡春妮聽著兩人標準的普通話,就有些信了他們是孩子的父母。

冇想到對方跨越海峽這麼快這麼精準地就找到了她們。

可恨花小玉不在!她卻要替她受過!

心裡雖然把花小玉罵了無數遍,不過不耽誤她指路。

半個小時之後,花昭就見到了她奄奄一息的寶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