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小說 >  花昭葉深 >   第978章 扔掉

-

雖然自己的孩子還冇有著落,花昭冇有心思去做好人好事。

但是葉深看出的不合理,她也看出來了。

港城的醫院管得比較嚴,孩子住院登記的時候得有合法身份,一旦發現是拐賣兒童,後果很嚴重。

什麼醫院放棄治療?也許是根本進不了醫院!那孩子身份可疑!

想到這種可能,花昭立刻催促葉深去打聽對方家在哪裡。

再想起孩子高燒不退,昏迷不醒,花昭坐不住了。

為了節約時間,她也冇有在酒店等著,跟葉深一起出門。

......

李雄紅光滿麵地來到彆墅。

“蔓妮呢?快讓她收拾東西跟我走!”他進門就喊道。

花小玉逃跑之後有了許多名字,現在用的是蔡蔓妮。

蔡春妮看他表情帶笑,一臉高興,就知道是好事情,心裡頓時不得勁。

她纏上李雄的胳膊,貼在他身上抬頭嬌聲道:“什麼事情啊?隻帶妹妹去,不帶我?”

難為她了,30多歲的人了做出嬌羞的表情也不違和,還算養眼。

也難為她麵對李雄這樣的人也能自然地撒嬌。

李雄50來歲,並不年輕,但是身高體壯,看背影像隻熊。

而且眼大嘴方,一臉橫肉,還有一道蜈蚣樣的疤從額頭開始,經過鼻梁,到達下巴。

就憑這一張臉,他不當老大都說不過去。

蔡春妮也是這麼多年來,唯一一個撒嬌這麼自然,好像他長得很帥似的人。

現在自己這張臉,幾個兒女見了都害怕!

所以即便年紀不嫩了,李雄也喜歡她。

可是今天的事....

“我給你妹妹換個地方住,你乖,繼續住這裡,我以後經常來看你。”李雄道。

“你要把我妹妹帶到哪裡去啊?我們姐妹倆從小一起長大,從來冇分開過,我不依,我也要去!”蔡春妮撒嬌道。

她和花小玉的真實身份,除了她們兩個人之外,瞞著所有人。

不然讓李雄知道她們兩個實際上是通緝犯那不但丟人,而且危險。

“這個不行,乖,一會兒我帶你去逛街。”李雄說著“乖”,眼神卻冷了下來。

蔡春妮就知道這件事冇得商量了,頓時又嫉妒又好奇。

看他之前那一臉邀功的笑,就知道換的地方肯定比這裡好!

也是奇了怪了,花小玉雖然漂亮,但是頂多就是清秀。

李雄身邊那麼多女人,她就見過好幾個比花小玉漂亮,比花小玉妖嬈,比花小玉身材好會撒嬌的女人。

怎麼李雄就偏偏喜歡一身土氣的豆芽菜花小玉?

而且她明明比花小玉還受寵,為什麼不給她換好地方,然後讓花小玉留在這裡?

李雄確實更喜歡蔡春妮,但是那個地方隻有花小玉能住。

很多年前大師給他批過命,給他算過什麼屬相,什麼生辰八字的女人跟他相合,可以幫助他增福添壽,驅邪避凶。

根據五行命理、根據天乾地支...反正他也不懂,他就聽大師的,兩三年挑個女人,住進專門為他打造的風水宅裡。

大師說他用了秘術,可以幫他吸取女人身上的福運,幫他擋災。

還彆說,還真有用,從那以後他一直順風順水的,而且幾次危險都能化險為夷。

不過港城就這麼大,這麼多年,可以說他已經把合適的女人都找遍了。

屬相符合、八字元合的人其實還有很多,但是醜!

正當他想咬牙認了的時候,內地開放了,他立刻換了陣地。

那邊任他挑選的人就更多了,然後他發現了花小玉。

上一個女人的福運剛被吸儘,大師見過了花小玉,昨天跟他說可以換人了。

那宅子隻能他和八字相合的女人,再加上大師三個人住,其他人住進去不行,會亂了風水。

不過這件事是秘密,不能對外說。

“蔓妮呢?蔓妮!”李雄不跟蔡春妮說話了,他高聲喊道。

花小玉急匆匆地從地下室跑了上來。

“雄哥,您什麼時候來的?姐姐也真是的,都不叫我!”她嗔了蔡春妮一眼。

蔡春妮說花小玉土氣有點過時了,那是老黃曆了。

現在的花小玉跟土生土長的港城小姐比是土氣一點,但是跟過去那個花小玉比,那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她現在洋氣的很,脫胎換骨一般,而且一顰一笑,清秀中帶著一點嫵媚,也是個難得的美人。

現在讓她回靠山屯,就是站在她親爹親媽麵前,他們也絕對認不出她來。

“你忙著照顧孩子,我叫你你也聽不見。”蔡春妮笑著說道。

在李雄麵前,兩人就是相依為命的好姐妹,捅刀都是隱晦的。

果然,一提孩子,李雄的眉毛就皺了起來。

“聽說那孩子病得要死了?那就扔出去!彆臟了我的地方。”他說道。

出幾個人,出點錢幫花小玉偷個孩子,博他的“貴人”開心冇問題,但是如果這孩子死在他的房子裡就晦氣了!

他最討厭晦氣!

“冇有要死,他還活著呢....”花小玉說道。

“但是也差不多了,我看他有進氣冇出氣的樣子,怕是也活不了幾天了。”蔡春妮“擔憂”道。

花小玉強忍著纔沒有白她一眼。

李雄不耐煩了,伸手拉著花小玉就走。

他身材雄壯,花小玉被他拉著,就跟老鷹抓小雞似的。

花小玉根本反抗不了。

“把那孩子扔了,扔得遠點。”李雄對身後的保鏢道。

“彆啊!雄哥,我求求你,彆扔他,好不容易弄來的,又出錢又出力,扔了不就白忙活了嗎?”花小玉求道。

就那點錢,李雄根本冇放在眼裡,就當扔水裡聽個響了。

“走,我帶你去山上的彆墅住,那裡比這裡大多了,跟那比,這就是個鴿子籠。”他自顧自說道。

花小玉一頓,這麼好?

李雄這是真的認準了她?她要過上闊太太的生活了?

“那姐姐?”

“我們不帶她,就我們兩個人住。”李雄道。

花小玉頓時開心得不得了,跟著李雄上車。

她也會察言觀色,發現李雄有點生氣了,不敢忤逆他,隻好閉嘴不提。

算了,就當她白忙一場吧,反正那個孩子看樣是真要嚥氣了,早扔晚扔都是扔。

李雄上車走了,留下一個保鏢去了地下室,找到藤筐裡的嬰兒,看都冇看,把被子一包,整個裝到一個黑色垃圾袋裡,拎著就走。

這不在意的架勢,像是要扔到垃圾堆裡,或者扔到海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