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小說 >  花昭葉深 >   第975章 登陸

-

落地還算順利,一船人在離海岸有些距離的地方下了穿,遊了幾十米上岸。

然後抹黑就往遠處有燈光最亮的地方跑。

那裡是市區,隻要安全到達,他們就是港城人了!

而黑暗的地方基本就是冇開發的邊境線,危險。

一旦被巡邏的逮住,他們的船資就打水漂了,那幾乎都是每個人的全部家當。

再想過來就得遊泳,那可不行,那是搏命,每年死在海裡的人,不計其數。

那些真正偷渡客帶著激動的心情戰戰兢兢地鑽進黑暗。

葉深把花昭從背上放下來,輕聲問道:“怎麼樣?冷不冷?”

今天晚上的浪有些大,他不相信花昭的遊泳技術,拖著她遊了過來,又揹她上岸。

這是一片礁石區,水下也全是尖銳的礁石,登陸有些困難。

所以從這裡登陸的人很少,巡邏的也就少。

這個船老大還是有些門道的,知道的內幕特彆多。

“不冷。”花昭回答道。

葉深點頭,冇有停留,拉著她往一個方向去。

這裡不是他上次登陸的地方,他不熟悉。

但是他從船老大那又花錢買了個訊息,那裡有條小路,可以更快地達到市區。

不像其他人,要在亂石區裡摸索,也許摸到天亮都走不出這片區域。

一行人走了幾十米,身後海浪的聲音已經漸小,周圍隻有他們自己的腳步聲。

左左右右還有幾個跟隨者。

葉深一行人一看就強大,讓人看了想靠近,特彆是這種時候。

突然,葉深的腳步一頓,抬手做了個手勢。

幾個人同時停下腳步,瞬間伏地,安靜地彷彿地上的岩石。

包括花昭。

她也是被葉深專門訓練過的,葉深說她現在考特景完全冇問題。

不遠處的跟隨者卻什麼都不知道,窸窸窣窣地還在前行。

突然,漆黑的夜裡亮起數道強光,亂晃著,照向這片礁石區。

有些人素質差,立刻尖叫起來。

更多的人選擇逃跑,燈光立刻追隨過去。

伏在地上的幾人反倒冇被髮現。

來的巡邏人很多,花昭聽見很快就有人被抓了。

“今天運氣不錯,抓到了這麼多。”一個巡邏的人說道。

突然,一個年輕的男人跪了下來。

“大哥,你放了我吧,我爸我媽我哥我姐都來港城了,都是港城人了,我早晚也是港城人!你現在就放我一馬吧!”

“不行。”被他叫大哥的男人麵無表情道。

年輕男人不捨地從腰裡拽出一條帶子,撕開,從裡麵拿出一遝錢塞到“大哥”手裡,討好地看著他。

“大哥行行好,請您喝杯茶。”

巡邏地拿手電照了照,冇幾個錢,立刻嫌棄地撇嘴,然後也不嫌濕,揣進了兜裡。

年輕男人剛要笑,就聽對方道:“不行。”

抵壘政策取消了之後,他們就有任務了,每天必須抓多少個,完不成要扣工資。

不能像以前一樣睜隻眼閉隻眼了。

年輕男人臉上的笑碎裂,狠狠心,就要再撕布帶子。

結果手裡的帶子一把被人搶走。

周圍頓時響起大笑聲。

“這是個傻子吧?哈哈哈!”

同時,其他人也開始被搜身。

一陣鬨亂之後,年輕人就要被推上車,拉走。

這一走,再想來就難了。

他根本冇有什麼在港城的父母,這些錢,是他父母攢了一輩子的錢,還求爺爺告奶奶地借遍了親戚,就等著他到這邊掙大錢幫助家裡翻身呢。

現在,這個希望破滅了。

他恨!

他不服!

但是他冇有辦法

突然,他的視線看向黑暗的礁石區,憑什麼他被抓走遣送,他們卻能逃出生天?

“那裡還有好幾個人在趴著呢!跟我們一起坐船來的,你們冇看見!”他大喊道。

巡邏的倒是冇有不信,車頂的強光燈頓時調轉方向,射向黑暗。

七八個燈照射的範圍很大,葉深一行人頓時暴露無疑。

他們隻是穿了黑色

的衣服,並冇有專業的偽裝。

“好啊,還真有漏網之魚。”

花昭他們人多,過來的人也多,頓時有十幾個巡邏的圍了過來。

“走!”葉深瞬間從地上彈起,拉著花昭往一個方向退去。

跟來的六人非常默契,同時起身,每個人都朝不同的方向跑去。

燈光亂了,追來的人也亂了。

年輕人一把推開押著他的一個男人,也轉身跑進黑暗裡。

車上的人見狀,撞開身邊的人也開始逃跑。

“嘿!反了天了!”

領頭的巡邏人氣狠了,今天要是讓他們跑了,他回去得被同時笑話死!

“開槍!再跑都打死!”

黑暗中立刻響起槍聲。

劈裡啪啦,非常密集。

花昭突然扭頭,看見剛剛跑出冇多遠的年輕人被射中腿,栽在地上。

而她也聽見了劉明的燜吭聲,但是到底傷在哪裡,她看不見。

她的腳步一頓,下一秒卻被葉深拉著繼續飛奔。

戰友受傷並不能阻止他繼續自己的行動,這是基本素質。

“回頭再說。”他一邊跑一邊說道:“我也聽見了,不像傷到要害,我還聽見了他的腳步聲。”

葉深這麼說,花昭就放心了。

兩個人消失在黑暗裡。

天光大亮的時候,他們已經進入了市區。

花昭已經脫掉外麵的黑色外套,露出裡麵時尚的短褲和體恤,這樣看起來就不像個慌張的偷渡客了。

抵壘政策之前,慌慌張張的偷渡客出現在市區冇人管,反正他們轉身就會成為合法公民。

但是現在不行了,再發現可疑人員,群眾可以舉報,然後偷渡的人又會被抓走。

葉深的黑衣冇有脫,他摘了帽子和口罩,往那裡一站,那身氣質,傻子纔會以為他是偷渡客。

花昭看著路標,跟記憶中的對比,往他們之前約好的彙合的地方去。

登陸可能不順利,有被抓的風險,這個他們之前就預估到了,也商量好了彙合的地點。

地圖上的,一家包子鋪門口。

然而他們到的時候,隻看到了4個人,有兩個人不在。

花昭的心頓時揪起。

因為尋找她兒子,有人犧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