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小說 >  花昭葉深 >   第974章 他可以

-

974

“一個月之前她在鵬城,那她應該很快就來了京城,收買兩個京城名醫院的助產士偷我們家的孩子,需要巨大的籌碼和時間來說服。”花昭說道。

這兩個助產士可是知道她的身份背景,卻依然敢動她的孩子,那對方肯定給了足夠的“買命錢”。

葉名搖頭:“具體多少不知道,不過兩人出事之後家也被偷過,翻得一片狼藉,值錢的東西都冇了。”

對方這是給了錢,又收回去了,連帶著她們的命。

吃相有夠難堪,不是善茬。

花昭的心又提了起來。

“走,去鵬城!”她說完就回屋收拾衣服。

她想到一種可能,有錢,有人,還是心黑手狠的人,還不止一個,還不怕葉家的威名,那隻有一種可能。

他們不知道葉家,或者知道了也不在意,因為不在一個體係內。

花小玉可能認識了港城的大佬,不知靠什麼說動對方出人幫她辦事。

越想越合理,花昭的動作飛快,很快就換好一身運動裝,拎著個簡單的行禮走了出來。

葉深看著她,知道現在拒絕她,讓她好好在家坐月子是不可能的了。

她根本不會聽,就算聽了也是陽奉陰違,轉頭肯定會自己偷偷去鵬城。

那還不如他帶著。

“你放心,既然有了目標,我一定會把孩子救回來!”葉深隻能一遍遍地安慰她。

“嗯嗯!”這麼多天來,花昭的心情終於像陽光穿過雲彩縫隙一樣,露出一道窄窄的亮光。

孩子還活著,目前應該不會死,花小玉偷他也許是想折磨他,虐待他,好報複她。

或者拿孩子跟她談什麼條件。

這些她都忍了!

到時候好好給孩子療傷就好,現在,她隻要他還活著。

“多帶些人去。”葉名說道:“我就不去了,我在家裡繼續接收訊息,隨時聯絡你們。”

他們隻查到了花小玉一個月出現在鵬城,她過去幾年的行動軌跡,她是否真的去了港城,傍上大款,什麼時候到了京城,還有冇有幫凶,現在在哪裡...

等等等等,這些有用的訊息都得有人來調查,來通知在外麵的花昭和葉深。

“平安把孩子帶回來。”葉名說道。

“一定!”花昭含淚道。

葉深隻是點了點頭,但是眼裡的光卻像闇火一樣跳動,無論如何,他也要把孩子平安帶回來。

......

第二天下午,一行人就到了鵬城。

葉深和花昭身後還有6個人,都是精挑細選能打能抗的。

落地之後第一件事就是聯絡葉名。

果然,幾個小時的時間,訊息又更新了,花小玉去年遊泳去了港城,順利穿過邊地禁區,到達市區,符合抵壘政策的要求,獲得了港城人的身份。

花昭狠狠,她運氣是真不錯。

抵壘政策就是這樣,偷渡客隻要穿過邊地,進了市區,就可以正大光明地去申請合法身份。

當然得有手續費,幾十塊好像,花昭有些記不清了,反正不是很貴,一般人都出得起。

出不起也沒關係,可以欠著,以後還。

至於那些運氣不好穿不過邊地線的,就會被抓起來遣返。

不過這不耽誤他們再穿越,再遊幾次泳的事情唄。

雖然遊過海峽,也是要人命的事,但是成功的案例也不少。

花小玉是幸運的,抵壘政策80年10月份就取消了,因為成功的人太多了,小小的港城裝不下了。

“這是她當時申請身份的落腳區,至於落地之後她又去了哪裡,乾了什麼,靠上了什麼人,你們自己過去打聽吧,比我轉達的快。”

葉名在電話裡說道:“到了那邊,聯絡這兩個人。”

他對葉深說了兩個人名和聯絡方式。

這就是他留在京城的好處,可以運籌帷幄,上下的關係都可以疏通。

聽說葉深和花昭的孩子被偷了,可能被帶去了港城,在葉名的遊說下,上麵很快就同意給他們兩條線,讓他們到了那邊不至於兩眼一抹黑,而且能很快地查明情況。

葉深冇有任何道謝,聽完掛了電話就動了起來。

去聯絡船隻,偷偷過去。

現在已經有羅湖口岸,還有鵬城特區,想正大光明地兩岸通商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得走程式,辦證件,他們這邊肯定是一句話就辦下來,但是那邊就不是了。

不然還說什麼了?葉振國早就一個命令下去,讓那邊全力搜捕花小玉了。

時間不對,這一點根本實現不了。

所以他們想快速過去,也得偷偷的。

遊泳不行,花昭還冇出月子,葉深捨不得她受罪。

而且坐船更快,又不是冇船!

隻不過要很多錢,一般人出不起罷了。

找船老大的事情也很順利,路子葉深都熟,他之前去M國就是這麼過去的。

畢竟那時候想去M國必須經過港城,國內冇有飛機,不通航。

花昭穿著一身黑色運動服,帶著黑色棒球帽,黑色口罩登上了一艘簡陋的漁船。

葉深也是如此,包得比她還嚴實。

船老大之前認識的是蘇恒,現在蘇恒已經消失,他是葉深。

“地圖你都記好了吧?”

兩岸很近,在最近的距離,從這邊可以望到那邊的燈火。

所以船幾乎是眨眼就到。

下船之前,葉深又一次問道花昭。

“記住了。”花昭點頭。

那地圖她真的仔細記過,前世她雖然來過港城無數次,但是現在和過去的地圖肯定是不一樣的。

而且她當初來,走得也不是這條路線!

“一會兒如果被人截住,你保護好自己,能跑就跑,跑不了就投降,乖乖回去,等我訊息,我一個人也可以救出孩子!你彆冒險!”

葉深不放心地交代道。

對方有槍。

搞不好會開槍

傷了一點點,他都心疼。

而且也不至於。

他一個人完全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