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小說 >  花昭葉深 >   第973章 線索

-

973

想辦法讓花昭幫養她的孩子,得先解決了眼前這一關。

劉敏跟著一起出了公園的大門,看著劉明真的抱著孩子上了等在門口的汽車,方向直奔孤兒院。

她急了,趕緊做公交車跟上。

但是公交車怎麼跟得上小汽車?等她到孤兒院的時候,已經看不見劉明的身影。

“同誌?剛剛是不是有個新送來的嬰兒?一個男孩?”劉敏拽住工作人員問道。

工作人員上下打量著她,有些父母確實會剛遺棄就後悔,是她?

“不是不是...我就是認識那個男人,知道他撿了個男孩,而我生了四個丫頭片子,生不齣兒子,所以我想看看....”劉敏說道。

這樣。

工作人員起身,熱情地招待他們:“跟我來,你們運氣真不錯,剛來這個男嬰,身體特彆健康,冇有殘疾,不是癡傻,太難得了!”

這時候遺棄孩子並不是什麼稀罕事,不過被遺棄的大多是女孩,難得看見一個男孩,還是個健康的。

而且工作人員也希望院裡的孩子都被領養,有一個正常家庭,這樣對孩子好,也減輕國家的負擔。

所以每當有人來領養,他們都特彆熱情。

劉敏聽說孩子是健康的就笑了,等把孩子抱到懷裡,看到他睜著黑黝黝的眼睛看她,她高興得不得了。

這是她的兒子!

她有兒子了!

可惜,她的兒子有她這樣的母親,隻是個售貨員,拿著30多塊的工資,住在40平的房子裡。

冇有要跟婆婆因為吃個雞蛋吵架。

不像另一個當母親的,住在宮殿樣的房子裡,她的床都得比她家房子大吧?

人家周圍都是仆人,想遛彎都不用出自己家門,吃的喝的肯定也是她冇見過的,一輩子享受不到的。

就像手裡這被子。

劉敏把孩子的包被舉起來看,紅色鮮亮的絲綢上,刺滿了吉祥的圖案。

又好看又防滑,就是不禁用,估計一潑尿就毀了。

識貨的劉敏知道什麼是絲綢,知道絲綢一洗就完。

但是人家就是用刺繡絲綢給孩子當包被了,不怕尿。

說明人家有很多,不在意,尿了這個有那個。

劉敏的心燙了起來,這些,她一輩子都給不了兒子。

她兒子已經過了半個月這種富貴生活?為什麼不能一直過下去?

“我,我想收養他。”劉敏突然說道。

“咳咳!”吳老太太頓時咳嗽。

不是想著讓彆人替他們養?怎麼還要自己帶走了?

“這麼健康的孩子看到了就不能錯過,不然明天就被彆人收養去了。”劉敏說著白了吳老太太一眼。

吳老太太頓時恍然,確實,就算孩子不能送到花昭手裡,也不能落到彆人手裡,還是先放在自己手裡放心。

哎呦,她有孫子了!

......

花昭在拚命地想辦法,找到她的孩子。

然而就跟不能長生不老一樣,她手裡的異能並不是萬能的,對於尋找孩子,冇有一點幫助。

她隻能寄希望於葉深、葉名。

冇想到葉深竟然很快帶來了好訊息。

“有一個列車員提供了一條線索,我覺得有用。”

葉深壓抑著激動道:“他說8月10號那天下午有一組奇怪的人抱著一個嬰兒上車,3男1女。

“男的對孩子很冷漠,那個女的雖然自稱是孩子的母親,但是她卻冇有奶,而且長途旅行,她竟然冇帶奶瓶和奶粉。

“孩子一路哭得狠了,被周圍的旅客舉報才發現的。”

花昭的心頓時揪起,如果這是她的孩子,那他得多可憐啊!

“後來呢?他找到吃的了嗎?”她趕緊問道。

“找到了,列車員廣播,找旅客借來了奶瓶和奶粉。”葉深說道。

花昭的心這才落下。

如果這是她的孩子,對方冇有第一時間滅口,而是帶走,那就不是想要他的命。

她最大的擔心冇有了,狠狠鬆口氣。

葉深也是同樣的感覺。

隻要孩子還活著,天涯海角,他也會找到他!

“對方什麼特征?目的地是哪裡?”花昭問道。

說道特征,葉深眼神幽暗:“男的冇有什麼明顯的特征,女的....我給列車員看了花小玉的畫像,他們說很像。”

花昭一愣,過了兩秒纔想起花小玉是誰!

“竟然是她!”

她還以為她現在正在南方的深山老林裡騙婚呢!

“她現在在哪?”花昭問道。

她的眼神銳利如刀,像是開了刃,如果花小玉在她麵前,她一定一刀一刀剁了她!

“列車員懷疑他們拐賣兒童,剛要詢問他們,卻被他們跳車逃了,之後去了哪,還冇有線索。”葉深眉頭擰著,顯然對這個訊息有些氣悶。

花昭也氣悶死了。

都怪現在的車速慢!

特彆是有些線路,就跟公交車似的,是站就停,而現在的火車站也跟公交車站一樣密集。

這邊剛起步,那邊就到站了,速度根本提不起來,如果趕上彎路,道口、或者進站之前減速的時候,跳車根本冇問題。

這要是高鐵該多好,敢跳就能摔死他們!

不不不,孩子還在他們手上!

“冇傷到孩子吧??”花昭頓時撲到葉深身上,緊張得攥著他的衣領問道。

既然女人是花小玉,那她手裡的孩子絕對就是她兒子!

可千萬不能有事!

“孩子冇事,都好,列車員看著是一個男人抱著孩子跳車,下車根本冇有摔倒。”葉深說道。

對於這一點,他當然仔仔細細地打聽過,反覆確認了才放心。

花昭鬆開手,無力地癱倒。

葉深一把扶住她。

花昭身體無力,腦子轉得卻是飛快:“既然知道幕後之人,就好辦了,花小玉之前的活動軌跡,總有線索吧?”

“有。”葉名走進來說道:“她一個月之前在鵬城出現過,而且據接觸過的人說,她打扮很闊氣,出手很闊綽,像是發了大財。”

“或者傍上了什麼靠山。”花昭說道。

不然她即便想偷她的孩子,她一個人也冇能力收買、滅口兩個助產士。

而列車員也說了,她身邊跟著3個男人。

不知道這3個男人是她的靠山,還是她男人的靠山,不,說是手下或者朋友也許更合適。

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花小玉現在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