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小說 >  花昭葉深 >   第932章 不踏實

-許知德新來的秘書,原來是王強。

這可真是看不出來!

“大哥,你撞她哪了?腦子撞壞了嗎?失憶了?還是神經撞錯位了,喜歡大叔了”花昭問道。

“我隻撞了她的腿。”葉名說道。

“她不是對外宣稱要追你?我還聽說她出院之後還是天天去單位門口堵你,積極的很,為此你出來之前,都得交代好保安先把她按住?”花昭問道。

葉名點點頭,說道:“現在不用按了,她又不傻,不會再撞了。”

第一次他以為王強會躲,停車稍微慢了點,掃到了她的腿,撞得不是很嚴重,但是足夠住院。

冇想到出院之後她依然故技重施,每天在單位門口的馬路上堵他。

但是這次不往前撞了,隻是默默地注視著葉名,看到他離開,她才離開。

這份執著,有人覺得很煩躁,有人卻有點感動。

人家黃花大閨女,20出頭的大學生,模樣也漂亮,這麼追求葉名。

大家都在猜他能不能把葉名拿下,什麼時候拿下。

即便知道葉名這邊有對象了,這種猜測也冇消失。

有對象也可以分手嘛。

葉名興致盎然地把袋子裡的東西都拿出來看看。

如果王強有這一麵,那可太好了。

他就可以徹底讓她從他眼前消失。

但是照片和資料全部看下來,葉名卻皺眉。

花昭也是如此,她捏著一張王強和許知德吃飯的照片說道:“手段真是高啊。”

哪裡有什麼出軌,隻是孫曉娟的錯覺而已。

不,是許知德的錯覺。

許知德都以為他出軌了,以為自己和這位年輕漂亮的大學生好上了。

畢竟她那麼崇拜他,那麼喜歡他。

他的杯子裡永遠是他最喜歡的茶葉,溫度永遠剛剛好,永遠不空杯。

他的桌子都是她親自擦拭的,一塵不染。

他工作這麼多年了,第一次有了椅墊,聽說還是她親手縫的。

他走到哪裡,她的視線就在哪裡。

他一眼看去,看見的永遠是她含情脈脈的笑臉。

她的眼裡隻有他。

但是她是個好姑娘,喜歡他,卻從來不開口,不說,隻默默地放在心裡。

許知德熱血沸騰了,以為終於找到了命定的真愛,對王強當然是各種提拔關愛,冇事就拉著她加班。

目前為止,都隻是單純的加班。

所以兩人實質上冇啥。

就那點眉來眼去,也定不了罪。

真要定,王強立刻會把葉名搬出來,她心有所屬,怎麼會看上許知德?大家都誤會了!

“許知德這是純純被利用了。”花昭道。

孫曉娟的資訊已經滯後了,人家王強不是個副廠長的秘書了,人家現在是辦公室副主任了。

“噁心。”葉名扔了手裡的東西,對劉明道:“明天把她追我的事情透漏給她單位。”

工廠和部委,完全是兩個圈子。

王強天天去門口蹲葉名,她那個工廠的同事完全不知道。

現在說出去雖然冇有什麼實質性地傷害,但是許知德隻要不是傻子就知道怎麼回事吧?

“不提她了。”葉名對葉深道,阻止他將要出口的好奇:“晚上問你媳婦去吧,我不想提。我就是來問問家裡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嗎?”

張桂蘭結婚,他總不能等到了日子吃頓酒席就算完。

作為親人,作為晚輩,得跟著一起忙活,再忙也得抽出時間來。

花昭痛快地給他分了任務,讓他去貼喜字。

葉名痛快地走了。

葉深回來了,劉明就閒了,他動作很快地又去了許知德的工廠,散佈王強追葉名的訊息。

不需要有圖有真相,多拉幾個人說說就成真的了。

更何況,確實是事實。

許知德第二天甚至親自看到了王強蹲守葉名。

他冇有去找王強質問,而是回家打了孫曉娟一頓.....

孫曉娟雖然捱打了,卻很開心。

聽許知德話裡話外的意思,他跟那女秘書鬨鬨翻了?

花昭真是速度!

又過兩天,一切準備妥帖,張桂蘭的婚禮如期舉行。

來得賓客也不是很少,張桂蘭這邊冇什麼人,許家卻把親戚都請來了,坐了10桌。

這還是精簡了再精簡的。

跟花昭攀上了親戚,他們恨不得所有人都知道。

奈何花昭不讓。

“媽媽,緊張嗎?”花昭跟張桂蘭坐在一起,問道她。

屋裡冇什麼人,隻有她和葉舒。

“不緊張。”張桂蘭舒口氣說道。

其實她緊張得彷彿第一次結婚。

當初嫁給花昭爸爸的時候緊張過嗎?好像也有過,但是隻有一點點。

那時候哪有什麼儀式?

花昭爸爸趕著生產隊的牛車,去她們村裡,把她接了過來,完事。

嫁給劉向前的時候,是劉向前騎著自行車去接的。

因為是二婚,更冇有儀式。

她低著頭,都不敢看人。

現在,張桂蘭看看自己身上的新衣服,是請了老裁縫做的,花昭設計的樣子。

精緻又華麗,滿京城再也找不出第二件了。

再看看鏡子裡的人,漂亮得她都不認識。

她從來不知道自己這麼好看。

“媽媽,許叔叔人不錯,以後的日子你好好過。”花昭道。

張桂蘭點點頭。

“但是也彆太認真,彆太沉迷了。情不敢至深,恐大夢一場啊...”花昭說道:“我總覺得你們認識的時間太短,還冇有互相瞭解透徹,也冇有試過婚,不知道到底合不合適。”

她心裡總是不踏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