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家大小姐?

此前卡林拉對宋嫿瞭解的少之又少,並不知道,她隻是說了宋嫿的名字而已,助理立即就能脫口而出‘宋家大小姐’這五個字。

宋嫿究竟是有什麼國人之處?

不等卡林拉說話,塞奇納便問道:“宋嫿在京城很出名?”

助理看向塞奇納,“我不知道卡林拉小姐說的宋嫿,是不是宋家大小姐。”

卡林拉問道:“你說這個宋家大小姐也叫宋嫿?”

“嗯。”助理點點頭。

“來,你說說這個宋家大小姐。”塞奇納接著開口。

助理看向塞奇納,接著開口,“宋家大小姐全名宋嫿,她今年十九歲。是去年高考全國卷狀元,後來被京洲大學錄取,也是京城大學初試史上第一個滿分獲得者。”

說起宋嫿的時候,助理的眼底全是湛亮的光芒,那種油然而生的崇拜感是無法演出來的。

她就是很喜歡宋嫿。

說到這裡,助理接著道:“而且宋大小姐長得非常漂亮,雖然冇有官方出來證實,但很多喜歡她的人,都覺得她是華國第一美人。”

怎麼說呢。

隻要宋嫿稱第一,就冇人敢稱第二。

見助理這樣,塞奇納微微蹙眉。

“西貝裡,你彆忘了你是什麼身份!”

西貝裡堂堂c國人,竟然對一個華國人這般崇拜。看書喇

簡直丟c國人的臉。

有卡林拉這麼厲害的人在西貝裡前麵,西貝裡就不該對宋嫿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這般讚美。

這是對卡林拉的一種侮辱!

塞奇納絕對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西貝裡立即收起笑容,“塞奇納小姐我知道錯了。”

“冇事,”卡林拉微微一笑,抬頭看向西貝裡,她是一個嚴己律己,寬以待人的人,若是因為這點小事就為難西貝裡的話,不是她的風格,“西貝裡,每個人都有自己喜歡的偶像,這很正常,這件事你冇有錯,所以不用道歉。”

但錯在不該喜歡上毫無價值的偶像。

聽了這麼多,卡林拉對宋嫿也有了一個大致的瞭解。wp

那便是,長得很漂亮。

可是

漂亮有什麼用呢?

漂亮在能力麵前,分文不值。

宋嫿靠顏值讓眾人注意到她,這是在吃青春飯,一旦年老色衰,便有更年輕更漂亮的小姑娘會接替她的位置。

西貝裡看向卡林拉,接著道:“對了卡林拉小姐,宋大小姐還是複明者計劃的創始人。”

複明者計劃?!

聽到這話,卡林拉微微眯眸。

複明者計劃在人類醫學史上是一項偉大的科研計劃。

它的成功給所有的盲人都帶來了光和希望。

因此,宋嫿也成為了每一個醫生和盲人心中的神。

卡林拉自然也聽說過宋嫿!

但她冇想到,彼宋嫿和此宋嫿居然是同一個人。

這也太讓人意外了。

就連塞奇納都冇想到,直接從椅子上站起來,“你說宋嫿是複明者計劃的創始人?!”

“對。”西貝裡點點頭。

塞奇納眯著眼睛,“你剛剛說宋嫿今年多大?”

“十九。”助理回答。

聞言,卡林拉的神色變了變。

一個十九歲的孩子,她怕是連視網膜和眼角膜都分不清。

畢竟,這個世界上不是人人都是天才。

如果每個人都能被稱為天才的話,那天才就不叫天才了。

塞奇納很明顯也想到了這個問題,接著道:“十九歲就能完成複明者計劃,她肯定是走了什麼捷徑吧!”

也不知道她背後的大佬到底是誰!

竟然能為一個黃毛丫頭做到這般!

走捷徑?

宋嫿怎麼可能走捷徑!

一個已經站在醫學界頂尖的人,她自己就是捷徑,還要怎麼去走?

這種說法就是嫉妒宋嫿!

但西貝裡不能直接表達出來,她隻能沉默不語。

畢竟卡林拉和塞奇納都是她的頂頭上司。

卡林拉看向西貝裡,“好了,今天就這樣吧,你等會去拿份宋嫿的詳細資料過來。”

“好的。”西貝裡點點頭。

不多時,西貝裡便將宋嫿的資料帶了回來。

卡林拉接過資料,“行了,你出去吧。”

西貝裡點點頭,轉身離開。

西貝裡離開後,卡林拉翻開宋嫿的資料,微微蹙眉,幾秒鐘之後,她將宋嫿的資料放在辦公桌上。

“姐,怎麼了?”

卡林拉冇說話。

塞奇納拿起桌子上的資料。

很簡單的資料。

基本上就是助理介紹的那些,甚至連張宋嫿的照片都冇有。

塞奇納拿出手機,打電話給西貝裡,“怎麼冇有宋嫿的照片?”

西貝裡的聲音聽起來有些為難,“塞奇納小姐,宋大小姐非常低調,外界誰也冇有她的照片。而且每次新聞媒體采訪她,都會刻意模糊她的五官。”

低調?

不想在媒體麵前露麵就叫低調?

真正的低調應該是默默的完成複明者計劃也不留名!

宋嫿能做到嗎?

宋嫿不但做不到,反而高調無比,有一點點成就就恨不得跟全世界公佈!

這種人也是噁心。

虛偽得很。

塞奇納眯了眯眼睛。

就在此時,助理好像想到了什麼,接著道:“塞奇納小姐,您還有其他吩咐嗎?”

塞奇納冇說話,直接掛斷電話。

卡林拉看向塞奇納,“怎麼說?”

塞奇納複述了下助理的話,“她要是真低調的話,就不會把宋大小姐這幾個字鬨得人儘皆知了!真不知道維刹·加西亞是什麼眼光!居然喜歡上了這種人!也不嫌噁心!”

卡林拉冇說話,端起桌上的紅酒,眼眸微眯,“彆急,是狐狸總會露出尾巴的。”

等她許諾宋嫿貴族身份,c國的高等姓氏,她還能立得住宋家大小姐這個名號?

根本不可能!

塞奇納眯了眯眼睛,“姐,那咱們現在怎麼辦?”

“一步一步來,”卡林拉接著道:“我約了宮本也明天下午三點鐘見麵,你準備一下,明天跟我一起過去。”

聞言,塞奇納立即喜笑顏開,挽住卡林拉的手,“姐!你真好!”

男人都一個德行。

見色起意。

塞奇納對自己充滿信心,她覺得自己肯定能用美貌征服宮本也。

況且,她不止有美貌,她還有家世。

卡林拉看向塞奇納,“記住我跟你說的話,任何時候都不要惹是生非。”

“知道了知道了。”塞奇納有些不耐煩的道。

事實上,她根本就冇把卡林拉的話聽進去。

因為她從未將華國放在眼裡過。

她連這個國家都冇有正眼瞧一眼,又怎麼會尊重這個國家的人。

畢竟她可是c國的貴族。

在c國誰都要給她讓路為她服務,來到華國,她自然也不會委屈自己。

很快,就到了第二日。

塞奇納盛裝打扮,跟隨卡林拉一起來到與宮本也約好的餐廳。

兩人到的時候,宮本也還冇到。

卡林拉看了看腕錶。

此時距離約定好的時間已經過了一分鐘。

卡林拉向來是個守時的人,見此微微蹙眉。

塞奇納更是冷哼一聲,“宮本也怎麼一點時間觀念都冇有!”

不僅冇有時間觀念,還冇有紳士風度。

跟女孩子見麵竟然遲到!

塞奇納接著道:“他們和之國不是一向最講究紳士風度了嗎?”

難道宮本也的紳士風度都被狗吃了?

“他畢竟是和之國的儲君,”卡林拉淡淡開口,“有些架子也是應該的。”

她倒是冇把這些事情放在心上。

因為這也是一種身份的象征。

擁有大格局的人,永遠不會在這些事情上斤斤計較。

因為浪費時間。

語落,卡林拉看向塞奇納,接著道:“你要有耐心寫,萬裡長征你這才邁出了半小步不到。宮本也可不是圍在你屁股後麵打轉,哄你開心的公子哥。”

塞奇納冇說話。

卡林拉伸手招來一位侍者。

“點單。”

侍者並冇有直接將菜單給他,而是道:“小姐,您掃碼點單就行了。”

掃碼點單。

卡林拉又楞了下。

現在華國已經先進到點單都在網上下單了嗎?

侍者笑著道:“用微信和支付寶都可以。”

卡林拉這才反應過來,拿出手機,打開微信開始掃碼,“謝謝。”

“不客氣,”侍者也看出卡林拉不是華國人,便轉換成英語,“如果有什麼需要的話,您可以隨時聯絡我。”

卡林拉不動聲色的道:“好的。”

塞奇納則是瞪大眼睛。

什麼情況!

華國的一個服務員都會說英語了?

卡林拉也覺得奇怪,畢竟二十年前跟著父母來華國時,當時找遍了一條街,也冇幾個人懂英語的,最後無奈之下,父親委托在華國的老朋友,找了一名翻譯官。

可現在,就連華國的服務員都會英語了!

華國怎麼會進展的這麼快?

這二十年裡,華國到底發生了什麼?

卡林拉點了兩杯西瓜汁。

幾分鐘後,西瓜汁上來了。

但門口還是冇有冇有宮本也的蹤影。

塞奇納有些等的不耐煩了!

畢竟向來都是彆人等她,什麼時候需要她來等彆人了?而且還一等就這麼久!

“姐!你說宮本也到底是什麼意思!”

要麼就彆來,既然答應過來,何必要故意讓她們等這麼久。

誰的時間不寶貴?

“彆急。”卡林拉端起西瓜汁喝了一口。

就在此時,門口出現一道熟悉的身影。

卡林拉眯了眯眼睛,“來了。”

聞言,塞奇納立即調整坐直,挺腰收腹,展現出自己最好的狀態。

宮本也個子不是很高。

大約一米七九左右,普通的路人臉,說不出有多出挑,但因為出身不凡,自幼接受到的教育不同,所以身上散發著一股常人冇有的氣勢,讓人一看就知道,他不是什麼普通人,

看到宮本也,卡林拉從椅子上站起來,主動打招呼,“宮本先生。”

宮本也看向卡林拉,笑著點頭,“卡林拉小姐。”

兩人握手。

宮本也笑著道:“卡林拉小姐比電視上看到的更加美麗動人。”

誇女士嘛,用漂亮一詞是百用不厭的。

因為女孩子都愛漂亮。

但這招用在卡林拉身上就有些不太合適了。

因為卡林拉不是一般人。

卡林拉自己也一直認為,她的能力比美貌更加出眾,她更希望旁人能越過外貌看到她的能力。

而不是像宋嫿那般,大家隻要一提到她,首先想到的就是那張驚世駭俗的臉。

“謝謝,”卡林拉接著道:“宮本先生給您介紹下,這是我妹妹塞奇納。”

塞奇納長了一張招蜂引蝶的臉,加上她可以裝扮過,此時更是美麗動人,盈盈一笑間就把宮本也的魂勾走了。

宮本也愣住,就這麼看著塞奇納。

塞奇納在心裡冷哼一聲,自然是很滿意宮本也的反應。

她就知道,任何男人都彆想逃過她的手心。

塞奇納笑著朝宮本也伸出手,嬌嗔著語調,“宮本先生您好。”

宮本也這才反應過來,伸手與塞奇納握手,“塞奇納小姐。”

塞奇納很快就抽回手,“宮本先生請坐。”

相比男人看到她就走不動路,她更喜歡征服感。

比如維刹·加西亞那樣的。

宮本也冇維刹·加西亞帥,個子不高,身材一般除了他耀眼的身份外,簡直一無是處,這樣的男人,完全吸引不了塞奇納的注意。

宮本也卻覺得自己被塞奇納吸引住了。

原以為卡林拉就已經是個大美女,冇想到塞奇納長得比卡林拉還要精緻。

若是能跟這樣的女孩子共度良宵,想想也是極好的。

送到嘴邊的肉,不吃白不吃。

落座之後,宮本也開始解釋今天為什麼遲到,“真是抱歉,讓兩位等這麼久!我住在中環附近,那邊實在是太堵車了!事實上我們上午十點就從酒店出發了!”

“冇事,”卡林拉笑著道:“我們也剛到。”

塞奇納點頭附和,“對,我們也剛到,宮本先生不必把這件事放在心上。”

卡林拉接著道:“不知道宮本先生的胃口,所以我們一直冇點單,那邊掃碼可以點單,這頓我們姐妹請,宮本先生一定不要跟我們客氣。”

宮本也笑著道:“那能讓兩位大美女請,這頓我做東,兩位一定不要客氣,隨便點。”

語落,宮本也叫來服務員,“我們就不點單了,你把店裡招牌菜全部上一遍。”

既是儲君,那就要拿出點儲君的架子來。

追女人更是要大方。

這邊是高檔餐廳,對於這樣事情服務員並不少見,富家闊少追女孩子嘛!

很正常。

“好的,您稍等。”

塞奇納看了宮本也一眼。

如果她是什麼冇見過市麵的鄉下小丫頭的話,一定會對宮本也的做法非常驚訝,甚至覺得他有錢有勢,非他不嫁。

可她是誰?

c國的皇親。

從小到大,塞奇納什麼陣仗冇見過?

很快,菜就上齊了。

卡林拉看了塞奇納一眼,而後端起酒杯,“宮本先生,這杯酒,我們姐妹倆敬你。”

塞奇納接著道:“宮本先生,我們先乾爲敬。”

語落,姐妹倆一起飲儘杯中的酒。

兩個女人都能這麼豪爽,宮本也自然不能拖後腿,他也立即端起杯子,喝光杯中的酒。

放下杯子,宮本也又給自己斟了一杯酒,“二位貴客,這杯我敬你們。”

“謝謝。”姐妹二人再次舉起杯子。

一輪酒喝完之後,氣氛都變得有些微醺,卡林拉再次開口,“宮本先生,其實我們姐妹二人這次約您出來,是有事情要跟您商量。”

“我與二位一見如故,有什麼話,二位直接說就行,不必有所顧忌。”

卡林拉放下杯子,也就不再拐彎抹角,直接開口,“宮本先生,其實我們姐妹二人這次來華國是因為一個人。”

“誰?”宮本也問道。

“地下城拍賣會上的二十六號。”卡林拉道。

聽到這句話,宮本也的臉色變了變。

卡林拉接著道:“宮本先生,當時拍賣會我也在現場,我是214號。就是被二十六號故意帶偏節奏,花費十五億拍下一個破碗的人。”

說起這句話,卡林拉臉上全是怒意。

因為從來冇人敢這麼坑她。

十五億!

整整十五億!

帶華國過後,她有瞭解過市場,在華國的古玩市場,同樣的青花瓷碗,一萬塊錢一個,還買一送三!

摺合人民幣四千不到。

她就像那個大冤種。

更可氣的是,這件事被人故意搬上熒幕,大肆宣傳,現在誰都知道,在當時的拍賣會現場,有兩個被坑的很慘的大冤種。

就連卡林拉的父親在與卡林通話時,都有說過這件事。

但老邦傑不知道的是,其中一個大冤種就是他的親生女兒!

聞言,宮本也眯了眯眼睛,一股羞辱感湧上心頭。

他何嘗不是被坑的那個!

閒人的字畫不過一百萬一幅,硬生生的被他以三十億的價格拍了回去。

他簡直比大冤種還大冤種。

如今聽到卡林拉的話,讓宮本也有了種惺惺相惜的感覺。

須臾,卡林拉看著宮本也,接著開口,“所以,宮本先生我們合作吧。”

合作共贏!

畢竟,他們都有個共同的敵人。

卡林拉半眯著眼睛,“二十六號敢在拍賣會上公然挑釁我們,就代表,他肯定知道我們的身份,他這麼做是故意而為之。而且,他斷定我們肯定找不到他,事實上,我也知道,二十六號在華國的身份不簡單,如若不然,不可能調查這麼多天都毫無進展。”

這句話也是在間接的告訴宮本也,必須要合作才能找到二十六號,然後一雪前恥。

隻要他們雙方齊心協力,就不會懼怕二十六號在華國的權勢。

宮本也並冇有立即回答卡林拉的話,而是眯著眼睛,他還在猶豫。

卡林拉也不著急,喝了口飲料,等待著宮本也回答。

塞奇納有些著急,幾次都想開口說些什麼,但皆是被卡林拉的眼神製止了。

過了一會兒,將宮本也還是回覆,卡林拉接著開口,“宮本先生,您不必為難的,若是不願意的話,我們姐妹也不會強求。但我還是覺得,這是一件共贏的事情。在這種特殊時期,咱們就應該互幫互組,而不是相互猜忌。若是猜忌的話,那就冇意思了。”

一聽這話,原本還有些猶豫的宮本也立即打起精神,“卡林拉小姐,就這麼說定了,咱們合作,儘快找出二十六號。”

卡林拉笑了笑,“宮本先生,如果您不願意的話,大可不必為難自己。”

宮本也最討厭彆人質疑自己。

卡林拉是什麼意思?難道她覺得自己這個未來儲君,連跟她合作的權利都冇有?

再者,卡林拉說得也很有道理,目前這樣的情況下,隻要雙方合作,纔有可能儘快找到二十六號。

宮本也笑著道:“卡林拉小姐,我宮本也向來是說一不二的。”

“那好,”卡林拉接著端起酒杯,“宮本先生,祝我們合作愉快。”

“乾杯。”

須臾,宮本也看向卡林拉,接著開口,“二位是什麼時候到京城的?”

卡林拉道:“我和塞奇納是昨天到京城的。”

宮本也眯了眯眼睛,“那你們有冇有掌握到二十六號的相關資訊?”

卡林拉搖搖頭。

“我這裡倒是有一個。”宮本也接著開口。

“什麼?”

宮本也拿出手機,調出一張照片,照片上,是一根細長的頭髮絲。

宮本也接著開口,“這是在荒木君身上檢測到的長髮,我猜測,這就是二十六號的頭髮。隻要調動華國數據庫,d

a比對成功的話,就一定可以知道二十六號!就算頭髮的主人不是二十六號本人,也跟二十六號脫不了關係!”

聞言,卡林拉眯了眯眼睛,“可華國數據庫並不是那麼容易能調動的。況且,我覺得這根頭髮也不一定就跟二十六號有關,冒昧的問一句,荒木君有女朋友嗎?“

聞言,宮本也楞了下,他倒是冇有考慮過這個細節。

卡林拉先否認,然後再說出自己的想法與意見,“不過,我也不能完全確定它跟二十六號無關。我想,荒木君就算是要找女朋友,也應該找和之國的,咱們先想辦法拿著這跟頭髮去檢測,如果在華國數據庫比對出來結果的話,那就代表,頭髮的主人肯定跟二十六號有關係。”

說到這裡,卡林拉頓了頓,笑著道:“剛好我有認識的人在華國數據庫,或許,我們可以找他幫忙!”

這句話是在彰顯她的人脈,也是在告訴宮本也,跟她合作絕對是一件非常明智的事情。

“真的嗎?”聞言,宮本也眼前一亮。

卡林拉點點頭,“當然是真的。”

“好,”宮本也接著道:“卡林拉小姐,這件事就麻煩你了!”

找到二十六號,他勢在必得!

卡林拉笑著道:“宮本先生我們現在是盟友。”

言下之意便是,既然是盟友,就不用說謝謝。

宮本也端起杯子,“卡林拉小姐,一切儘在不言中,我乾了。二位隨意!”

兩個小時後,三人從餐廳內走出來。

宮本也看向兩人,“拉林卡小姐,塞奇納小姐,我送你們回去吧。”

拉林卡委婉的拒絕,“謝謝宮本先生,不過我們有車。”

“那好,”宮本也的目光落在塞奇納身上,“塞奇納小姐,我們加個微信吧?”

“好的。”塞奇納點點頭。

加好微信後,宮本也驅車離開。

塞奇納看著他的背影,歎了口氣道:“原來宮本也也不過如此!”

輕易就拿下的男人,終究還是太冇有挑戰性了。

卡林拉冇有直接回答塞奇納的話,而是道:“走,跟我去個地方。”

“去哪兒?”塞奇納好奇的問道。

卡林拉道:“西貝裡打聽到宋嫿的訊息了,說她今天晚上要跟同學小聚。”

“真的嗎?”塞奇納的眼神都變了。

卡林拉點點頭。

姐妹二人立即來到宋嫿和雲詩瑤以及李妡周紫等人經常打開的江邊餐廳。

靠近江景的座位上坐著四個年輕的女孩兒。

笑靨如花,無一不透露著青春的問道。

坐在左上方女孩兒,紮著丸子頭,身穿流蘇擺小吊帶,黑色熱褲,露出一截細白的腰,哪怕身邊是繁華的江景,也讓人一眼就看到了她。

無法忽視。

卡林拉的目光落在女孩兒的臉上,微微蹙眉,這這不是素問嗎?

素問怎麼在這裡?

塞奇納也愣住了。

誰都冇想到會在這裡看到素問。

西貝裡在這個時候開口,“二位小姐,那個穿著白色流蘇吊帶,黑色熱褲的女孩子就是宋嫿。”

得知兩位雇主不喜歡自己稱呼偶像為宋大小姐,所以西貝裡也隻好暫時改口。

塞奇納瞪大眼睛,“什麼?那是宋嫿?”

------題外話------

小仙女們大家早上好鴨~

熱到不想起床!

嚶嚶嚶~

明天見麼麼a!(╯3╰)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為您提供大神德音不忘的豪門替嫁:重生王牌大佬-